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424章把酒言愁

第424章把酒言愁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424章︰把酒言愁

    “四處走走,浪跡天涯。”

    “呵……你倒是瀟灑啊,留下這麼多人在到處找你,你知道嗎?你知道我們找你找得多辛苦嗎?”小舞一邊喝一邊說著。

    皇甫御微微一笑。

    甦小舞已經迅速咕嚕下一瓶酒,接著拿起了第二瓶,打開蓋子,豪爽的拿著酒瓶子,一邊喝一邊說道︰“不止是我們,還有未央,她也在到處找你,尋著你莫名其妙的浪跡天涯,、呵……”

    一邊說著,甦小舞自顧自的搖起了腦袋。

    皇甫御喝酒的動作停止了︰“你說未央啊,呵,她也是一個被關在皇城里金絲雀,多出去走走也不錯。”

    “你說的倒是輕巧啊!”

    “這很沉重嗎?”皇甫御反問著,他腦袋上帶著的帽子緩緩的落在了一邊,那一頭漂亮的頭發,比起離開之前更加長了。

    這麼長的頭發,讓他看起來更加的漂亮了。

    或許是酒不醉人,人自醉,甦小舞太想要讓自己暈暈,麻痹麻痹自己,很快眼前看到的人就已經花了。

    她雙眼模糊一片,意識恍惚,看不清楚面前的人了。

    皇甫御放下了酒瓶子,邪魅的臉蛋一下湊到了小舞的面前,手指輕輕的彈了一下她的腦門︰“是誰欺負你了?讓你這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

    甦小舞撐著腦袋,麻痹的腦門被彈了也感覺不到任何的疼痛,打了一個飽嗝︰“哎……”長長的嘆了一口氣。

    “丫頭?”皇甫御用食指輕輕的戳著她的腦門,指尖將她的腦袋撐了起來。

    酒精麻痹的大腦。

    甦小舞看著面前的人,眨了眨眼楮︰“你是誰來著?”眼楮都花了,她哪里還認得出來面前的人是誰?

    腦袋都疼了無數次了,思路早就不清起了。

    皇甫御食指戳著她的腦門︰“你想我是誰?”

    甦小舞眼珠子一轉︰“哥、哥哥!”說著,她撲哧的一下露出了甜美的傻笑,哥哥,果然不管在什麼時候,她最想要見到的人就是自己的哥哥。

    戳著她腦門的手指微微一松,皇甫御收回了手指,她已經不是第一次在他面前喊哥哥了,呵……這個丫頭是個戀兄?

    唇角勾起了笑容,皇甫御膝蓋支撐著手拐的地方,拖著腮︰“嗯,那你就把我當成你哥哥。”

    “哥、哥哥?你真的是我哥哥嗎?”小舞用力的把眼楮睜大,可是還是看不清楚他的樣子,只是知道這個聲音很耳熟。

    皇甫御配合的點了點頭。

    可就在他點頭的那一刻。

    甦小舞那前一秒還笑嘻嘻的臉蛋,下一秒就變成了苦瓜一樣,耷拉著表情,眼淚一下就奪眶而出,淚水怕啦啪啦的直接流了下來︰“哥,哥哥,真的是你?”

    “是……哎。”皇甫御唉聲嘆氣的點了一下頭,她就那麼的想哥哥嗎?呵,這一刻自己倒是有幾分妒忌這個女人的哥哥了,真不知道是什麼樣的一個人,讓這丫頭日日惦記著。

    “哥,為什麼我身邊的人一個個都離我而去?對我好的人,都走了,一開始是你,後來是老爺子,現在是香姐他們,都走了,都拋下這凡塵走了。”小舞說著,撕心裂肺的痛哭了出來。

    皇甫御一怔,這才明白了失落的原因,是朋友去世了嗎?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拉住了小舞的手,將她擁入了懷抱︰“人活著,就是為了等待死亡,他們只是那一天早來了一些,死亡只不過是人最後的歸宿罷了,那些離世的人,不過早日去了自己最後的歸宿。”

    他淡淡的說著,沒有什麼多余的情緒,卻看得出來,是在費盡心機的安慰懷中的女人。

    “嗯,嗯。”小舞窩在他的懷里,點了點腦袋︰“哥,那你不走了好不好?留在我的身邊好不好?像以前一樣。”

    皇甫御摟著她的手顫了顫,松開了甦小舞,眼里閃過了一抹情緒︰“算了,小舞,你醉了,我不是你哥。”

    不知道是因為什麼原因,他突然的不想要這樣下去。

    那個時候,他期盼著甦小舞叫自己哥哥,那樣,他總是可以去懷戀自己去世的妹妹,然而這麼久了,到現在他竟然不喜歡那一聲哥了。

    或許是,在他的眼里,這個女孩,已經不在是‘妹妹’

    小舞的腦袋,從他的胸口中移開,疑惑的看著面前的男人︰“你不是我哥哥?那我哥哥呢?哥哥?哥……”

    她激動的站了起來,四處開始找起了自己哥哥的身影。

    皇甫御揉了揉太陽穴,趕緊拉住了她的手腕︰“別找了,哥哥在這兒。”只好勉為其難的將她拉了回來。

    繼續扮演著哥哥的角色。

    甦小舞疑惑,可是麻痹的意識並不允許她再繼續多想下去,看著那邊的酒瓶子,只覺得口渴,脫離開皇甫御又奔了過去,拿起酒瓶子咕嚕了起來。

    “下次再也不找你喝酒了。”皇甫御無奈的搖了搖頭,這一次會回來南都,是因為听到了龍老爺子的死訊。

    特意回來拜祭。

    龍老爺子是一個難得的好人,就那樣去世了真是可惜,原本他卻是打算拜祭後再度離開的。

    沒想到葬禮上又見到了她,那一眼,不知道為了什麼,他留了下來,時不時的在她可能出沒的地方轉兩圈。

    到現在,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為了什麼要這麼做。

    醇香的酒味,彌漫了屋子。

    另一邊。

    冷炎回了家里,卻一直坐立難安。

    小軒軒已經換好了睡意,嘴里叼著牙刷,滿嘴的泡沫走了出來,一邊刷牙一邊看著坐在沙發上唉聲嘆氣的冷炎叔叔,口齒不清的喊著︰“冷炎叔叔,你干嘛呢?怎麼一個晚上都在哼哼啊?”

    冷炎抬了抬頭,看向小家伙︰“我在擔心你媽。”

    “媽咪回來了嗎?”

    “嗯。”冷炎點了點鬧嗲。

    小軒軒把牙刷從嘴里掏了出來,滿嘴泡沫的問道︰“擔心媽咪的話,你就去看看她呀。在這兒唉聲嘆氣也不是辦法呀,要不,我陪你去看媽咪?”

    冷炎站了起身,走到了小家伙的身邊,大手輕輕的揉了揉小軒軒的腦袋︰“你這下家伙,倒是挺會操心的,放心吧,我已經叫了別人去看她了。你呀,還是趕緊刷完牙去睡覺,明天還要去幼稚園。”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