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429章什麼是落湯雞

第429章什麼是落湯雞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429章︰什麼是落湯雞

    龍一凡擰起了眉頭,看了一眼母親,這才不得不閉上嘴巴。

    龍夜天自然從始至終都是那樣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摸樣,甦小舞也宛如局外人一樣,事情淡下來了後。

    吃起了飯菜。

    這邊江惠揮了揮手,喚來了管家︰“管家,這幾日繼續用素食,為老爺子守孝。”

    “是,夫人。“趙管家恭敬的點了點頭。

    小舞坐在椅子上,目光抬起朝趙管家的身上看了過去,目光特別的停留在趙管家那一張臉上。

    心里不禁的像是被什麼東西揪了一下,想起香姐他們最後的遺容,眼里就迸射出了一股寒光。

    趙管家也注意到了小舞的眼神,恭敬的看了過去︰“甦小姐,有什麼事吩咐嗎?”

    兩個人的視線交匯,一秒,兩秒……

    小舞的眼里帶著冷冽,到第三秒時,臉色立刻一變︰“沒什麼,對了,好像這幾天要反請一些客人吧?不知道準備的怎麼樣了?”

    所謂的反請,就是在人死去後的數日後,請來賓客款待,讓逝者安息。【愛書屋】

    這在貴族中也是一件大事,畢竟隨便隨手請來的人,也都是有著顯赫身份的人,到時候又是一片熱鬧的場景。

    管家點了點頭︰“甦小舞,不必操心,事情已經準備妥當了。”

    “那就好。”小舞點了點頭。

    飯後。

    龍夜天去書房忙事情去了,甦小舞一個人再花園里散著步,一個人細細的琢磨著許多的事情。

    殊不知背後,林芸芸悄然走近,她撿起了地上給花草噴水的水管,打開,對著小舞的背後……

    ‘嘩啦……’

    直接噴了過去。

    背後一股冰涼,衣服瞬間濕透了。

    甦小舞轉過身來,林芸芸沒有放下手里的水管,單手捧著肚子︰“哈哈哈,哈哈哈,你們看,她像不像一個落湯雞呢?”

    林芸芸嘲笑得問著兩邊得女佣。

    女佣們哪里得罪得起甦小舞啊,誰不知道大少爺是疼甦小姐的,萬一得罪了出了什麼事,誰來擔待?

    一個個低著頭不說話。

    林芸芸丟下了水管,扭頭瞪著身旁的女佣,憤怒的捏住了女佣的下顎用力的一巴掌甩了過去︰“喂,我跟你說話呢?你耳朵聾了,還是啞巴了?我問你們,她像不像落湯雞!”

    “啊!”女佣疼的直叫,還是不敢多言。

    這讓林芸芸更加憤怒了,這些不知死活的東西,竟然不吭聲,是怕了甦小舞那個賤人麼?呵呵!

    小舞站在一邊,沒有太在意的擰了擰袖子的水,天氣漸漸涼了,身上噴上這些水,很快就能夠感覺到全身都冷了。

    抬頭隨意的看了一眼林芸芸。

    她正揪著女佣,責打著女佣。

    “一個個都是賤痞子!跟甦小舞一樣不是什麼好貨色!”林芸芸漫罵著。

    小舞看著她,沒有多說什麼,踩著高跟鞋直步的朝林芸芸走了過去,站在她的一側,她一把揪起了林芸芸的頭發。

    “啊……哎啊,甦小舞你干什麼!”小舞拖著林芸芸的頭發,直接往花園的別的地方走去。

    “啊……啊!痛,甦小舞,你他媽的干什麼,你放開我,放開我的頭發。”林芸芸撕心裂肺的吼叫著。

    小舞卻沒有半點的動容。

    “給我安靜點。”冷沉的低吼了一句,甦小舞揪著林芸芸的頭發大步的走著,直到走到了蓮花池的時候。、

    才停下的腳步,放開了林芸芸的頭發。

    “甦小舞,你干什麼!你這個瘋婆子!”林芸芸哭喊著捂住了自己那疼痛的頭皮,大聲的謾罵。

    小舞卻一點也不著急,冷靜的看著她︰“你不是想知道,什麼是落湯雞嗎?我告訴你什麼是!”

    說著,高跟鞋一腳踹在了林芸芸的屁股上。

    林芸芸已經完全忽略了自己是站在蓮花池的旁邊,那一腳踹過來,瞬間重心都失去了平衡,前倒後歪︰“啊……啊!”

    ‘噗通’

    那一聲漂亮的水花,林芸芸整個人都掉到蓮花池子里面去了。

    小舞拍了拍手,看著水里掙扎的人,慵懶的伸了一個懶腰︰“林小姐,你現在懂了嗎?什麼叫做落湯雞了嗎?這回,不需要別人再來教你了吧。”

    “啊,唔!甦小舞,你,你……快拉我上去!”林芸芸在水里撲哧撲哧著。

    見林芸芸游泳的姿勢,雖然不標準,但是也算是會點狗爬式,倒是淹不死,小舞站直了身板︰“自己加油吧!”小舞給了她一個鼓勵的眼神。

    轉身離開。

    自作孽不可活,真是該!

    一個人離開了蓮花池邊,路過宅院側邊的右花園里,只見管家在這兒張羅著布置著場地。

    看到管家的樣子時,小舞不禁的腳步停了下來,目光打量著那邊指揮的趙管家,眼神再度一寒。

    很快,管家也注意到了那邊的小舞。

    兩人的視線交匯,小舞臉上露出甜甜的笑容,朝管家走了過去︰“管家,這是在干什麼呢?”

    “哦,這不是要反請麼?夫人說要在後花園的地方,所以我就把場地布置出來,葬禮雖然不同于宴會的反請,不需要奢華,但是卻處處都要講究著些什麼。”

    “哦,這樣啊,辛苦了。”小舞笑了笑。

    “這些都是應該的。”

    小舞微笑著,雙眼彎成了漂亮的月牙了,漫不經心的說道︰“管家真是忙啊,我還以為不用伺候老爺子了,管家就該清閑下來,不過看起來,並非如此。”

    “呵,呵呵呵,這些都是我該做的。”

    “嗯,是呢,我看管家日日夜夜都在忙,不知道管家還不記得,三四天前的晚上,管家在哪里忙,什麼?”小舞突然眼神里閃過了一絲異樣,一下湊到了管家的面前,帶著另一種眼神問道。

    趙管家愣了一下,足足的有好幾分鐘沒有反應過來,好一會讓才開口︰“甦小姐,怎麼突然這麼問?”

    小舞眯了眯眼楮,打量著管家的神情,微微一笑,她本不該這麼沖動的直接和管家說這些話。

    不過說了也就說了吧。

    看到管家那眼里一閃過的驚慌,至少可以確定,有些人在做賊心虛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