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436章調虎離山

第436章調虎離山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436章︰調虎離山

    一到江惠的房中,小舞就迅速的找起了那把梳子。

    梳妝台,梳妝台……

    抽屜里,一個個的翻了起來,現在一切都很清楚了,江惠絕對和老爺子的死有關系,遺書也是虛假成分,關于酒店的事情,是江惠想要殺人滅口,才讓管家去做的吧!

    這一切串聯起來之後,終于變得不再那麼的奇怪,變得順理成章了起來。

    說實話,甦小舞真的是不願意去想江惠,如果去想是她的話,就會感覺敵人真的很強大,這些日子以來。

    江惠在誰的面前都偽裝的那麼好,沒有人能夠看出那個柔弱的身體里,竟然有著那麼惡毒陰狠的心腸。

    這一點也是她始料未及的。

    或許老爺子,也沒有猜到自己的枕邊人,會是這樣一個蛇蠍心腸吧。想到,就不由得嘆了一口氣。

    翻找著。

    很快就從櫃子里翻出來了那把梳子,甦小舞將梳子湊到了鼻息間,上一次她沒有仔細的去聞。

    現在將梳子放在了鼻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即使是這麼近距離的聞著梳子,那個香味依舊不是很濃烈。

    非常的淡。

    聞著也很舒服。

    拿出了準備好的刀片,甦小舞輕輕的在梳子上刮走了一些小木屑,這梳子的香味和心髒麻痹的那個藥很相似。

    但只是相似而已,並達不到完全相同,如果這個梳子真是害死老爺子的東西的話,她相信絕非如此簡單。

    一定是還有別的東西一起混合使用,才會達到那種悄無聲息心髒麻痹的的效果。

    刮完了木屑,放入口袋中,小舞將梳子放回了抽屜里。此地不宜久留,她得趕緊離開才行……

    轉身,小舞想要走。

    可就在剛剛轉身得那麼一刻,只見門口的門柄被人緩緩的按下。

    小舞瞳孔一怔。

    還來不及做出其它的反應,只見臥房的門就被推開了,江惠單手抱著小成安站在房門口,目光一眯,看向了屋子里的人。

    當她的視線落到甦小舞的身上時,眼神出奇的淡定。

    小舞一下捏緊了拳頭,屏住了呼吸,心髒一下躁動不安了起來,江惠怎麼會突然回來了?她不是回去放小成安了嗎?

    怎麼會又抱著成安回來了?

    難道說……

    她早已經看破這些是她使用的調虎離山之計嗎?

    兩個人視線交匯。

    小成安趴在江惠的懷里,咕嚕咕嚕的吸允著自己的小拇指,圓鼓鼓的眼楮看向了小舞,沖著小舞就嘻嘻嘻的笑了起來︰“嘻…抱,抱抱……”

    成安從以前就喜歡小舞,看到小舞的時候,自然眉眼之間,都露出喜色。

    孩子的笑聲,將這一片尷尬的安靜打破。

    江惠摟了摟懷里的孩子︰“成安乖,別淘氣。”拍了拍孫子,她柔和的目光這才一點點的看回小舞︰“小舞,這麼晚了,你不在自己的房間里睡覺,怎麼跑到我的房間里來了……”

    江惠眉眼帶笑的說著。

    看不出來她有任何的假裝,一副自然的樣子。

    既然對方都裝的這麼自然,甦小舞又何必自己拆穿呢,一掃臉上的緊張,嘴角露出了微笑︰“我有些事情來找夫人的,敲門沒有人應聲,就自己進來了。真是不好意思。”

    江惠摟著孩子,坐到了沙發上,優雅的還是如一個溫柔的貴婦人︰“這有什麼不好意思的,我們是自家人麼。進來就進來了,客氣……什麼?”說著抬眸,尾音剛落時,眼底閃過了一抹銳利,目光瞥上了小舞。

    被那樣的一盯。

    小舞都能夠感覺自己的心慌了一下,可能這就是做賊心虛吧,是真的有點虛啊,然而甦小舞的心再虛,也沒有露出任何的異樣。

    朝沙發那兒走了過去︰“成安這麼晚還沒有睡嗎?夫人怎麼還抱著成安到處走啊?”她話鋒一轉,將話題往別的地方拉開。

    看著江惠此時溫和的摸樣。

    和老爺子在世時沒有一點的區別,還是那麼的溫柔和善,眉毛眼楮里都帶著平和貴氣,即使是在房間里抓著她,都沒有露出任何多余的表情。

    好厲害的一個女人。

    如果不是知道她真實的面目的話,估計換了誰,都得被這張假面具給欺騙了。

    想想,就連小舞都不禁有些心驚膽戰,這樣的一個可怕女人,這麼多年都沒有暴露,她的心思,到底有多縝密?

    江惠一邊哄著寶貝孫子一邊說道︰“是啊,成安睡不著,我就抱著他走出轉轉。對了,小舞,你剛剛說有事要找我,是有什麼事呢?”

    “哦,明天傍晚不就是反請的日子嗎?我想問問都有誰來參加,老爺子去了後,我那養子也沒有去探望過,我想看看合適不合適,讓那孩子回來拜祭一下。”

    她隨口胡謅了一個理由。

    總不可能說她是進來調查梳子的事情吧。

    小成安在江惠的懷里亂動著,她才把孩子放到了一旁的沙發上,讓孩子自己爬著玩,然後悠哉的說道︰“都是一些老爺子的老朋友,還一些貴族,像大殿下也應該會來。不過……這種晦氣的很,你那養子年齡還小,要是在明天帶回來的話,恐怕會招待不周。”

    江惠隨口說著。

    甦小舞點了點頭︰“江夫人說的有理,那這件事以後再說吧。”反正她也只是隨便找的一個理由,又不是真的就要把兒子給帶回來,所以這點倒是無所謂。

    “其實這點事兒,你去找管家問問就知道了,不用來問我都行的。”江惠淡淡的說著,一臉隨和的摸樣。

    可是在眉眼之間,似乎又帶著別樣的神情。

    總之讓人看起來會覺得有些奇怪,甚至是心口發涼。

    小舞保持著自然的微笑,點了點腦袋︰“管家這些日子以來一直很忙,有時候想要找到管家的人影,還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呵,是啊。”江惠附和著點了點頭、

    “這麼晚打擾您休息,真是不好意思啊,那要不就這樣吧,我就先回去了。”這個地方不宜久留。

    再說下去,也不知道會變成什麼樣子。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