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443章搭橋鋪路

第443章搭橋鋪路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443章︰搭橋鋪路

    “是。【愛書屋】”門外的女佣這才走開。

    老管家踉蹌的從地上站了起來︰“反請的宴會一會兒就要開始了,很多事情,都還需要我去辦,我恐怕得先去處理一下,可以嗎?”

    “去吧。”

    “謝謝甦小姐。”

    老管家連連低了低頭,後怕的看了一下龍夜天,這才畢恭畢敬的退了出去。

    管家一走,小舞整個人松了一口氣坐到了沙發上︰“還好順利,我還真擔心管家掘了,什麼都不肯說,一頭撞死了,那可就糟糕了。”

    龍夜天彎下腰身,從她的手里拿過了手槍︰“100槍,說真的?”

    小舞抬了抬眸子︰“你想試試嗎?”

    “誰教你的?”

    “我哥唄,怕我被人欺負,總得教我點東西防身吧。”

    “呵……教自己妹妹干這個,你哥可真行。”龍夜天將手槍放到了一邊。

    小舞蹭的站了起來︰“對啊,我哥一向很行,這個你是知道的。”她微微一笑,自信而又自豪。

    從小,哥哥就是她自豪的資本。

    龍夜天眯了眯眼楮。

    小舞整理了一下身上皺巴巴的衣服,話題一轉道︰“走吧,反請的宴會要開始了,你這個伯爵不到場可不好。”

    他微微頷首,兩人並著肩膀走了出去︰“你這麼心疼你哥,哪天你要是發現你哥是我害的,你豈不是得殺了我泄憤?”

    “我相信你,是誰都不可能是你。”無論是五年前,還是現在,關于哥哥的事情,她從未認為過是龍夜天。

    在這個方面,似乎對他有著特別的信任。

    只不過……

    冷炎說,這次燒了酒店的人,留下了一個徽章,那個徽章和當年害哥哥的人是同一批人,現在擺明了燒酒店的人就是江惠,可江惠是因為老爺子的事情,才要害她和龍夜天的,和自己的哥哥,八竿子打不著關系啊。

    那枚徽章的出現是巧合嗎?

    這個疑問,在甦小舞的心里,揮之不去,卻又無法解釋。

    龍家返請的宴會,設在自家後院,看起來就像是普通的家宴一樣。銀畢竟是喪事,不是什麼喜事,所以弄得並不隆重,但參與的人,卻一個個都有著傲人的人家背景。

    都是貴族……

    政介的人,軍勢的人,畢竟老爺子的人脈是非常好的,自然來的人,都一個個非常的有身份。

    例如皇甫烈也到場了不說,還有幾個少有出現的政介元老。

    那些元老,就算是在政事上一手遮天的龍夜天,也不得不謙讓著。否則,這些元老聯手做什麼的話,別說是龍夜天無力招架了,或許皇甫烈沒有辦法招架。

    熱熱鬧鬧的宴會,沒有了喪禮那天的沉重,雖然談不上歡愉,但至少也多了一些的輕松,逝者已矣……

    多的都是祝願一路走好了。

    “管家……找了你這麼久,原來你在這兒啊。”

    趙管家正處理著事情,背後突然傳來了一聲親和的女性聲音,嚇得管家扭過頭,此時再看到背後的人時,多了一些的慌張︰“夫、夫人……”

    “你跟我來。”

    “是……”

    隨著江惠一路離開,到了僻靜的地方。

    江惠停下了腳步,轉身︰“我剛剛听女佣說,你從龍夜天的房間里出來,你去他的房間做什麼呢?”

    “哦……返請的宴會上,大少爺有些事情吩咐我,就讓我過去說了一些事情,不過倒都不是什麼大事情。”

    “是嗎?”江惠眸光一眯,眼底多了懷疑,昨天甦小舞剛從她這兒弄走了梳子的木屑,今兒管家就疑神疑鬼的,可她的臉上依舊是平靜而又婉約的微笑︰“管家,你在龍家那麼多年了,你出了什麼事情,都是我出面替你擔著,當年你妻子帶著孩子背棄你,是我替你要回了你的孩子,後來,你孩子生病呀,是我引薦的醫院醫生,替你解決的後顧之憂。你家里從你,到你孩子,到你孫子,哪件事不是我在替你操心啊……”

    “是,夫人,我知道,夫人對我的恩情,我沒齒難忘。”

    “是啊,你真的沒齒難忘了嗎?老爺在世的時候,我從未讓你替我做過什麼,就讓你忠心耿耿的。然後現在,老爺子走了,我才讓你替我一些的事情,管家,你應該很清楚,這件事情對我和一凡而言有多重要,你可是看著一凡長大的啊……”江惠柔情的話里帶著剛硬,這條路,鋪了二三十年了,當年傾盡一切的對待管家,可就為了這最後的一天,她怎麼可能允許有一點點的意外發生呢?

    管家看著江惠,眸光顫抖了起來︰“夫人……我……”

    宴會的一邊。

    人多熱鬧了起來,這里面,估計除了甦小舞不用去搭訕以外,每一個人都沒有閑著的,各自都在忙著和人聊天說話。

    就連林芸芸也不例外,她今天算是重裝出席,和一幫貴族少婦小姐們,呆在一起。

    而龍一凡今時不同往日,他是未來的青龍軍區將軍,手握軍權的人,可就是掌握一國命脈,這會兒不知道多少人巴結著呢。

    小舞顯得輕松多了。

    一個人站在角落里,手里拿著一杯紅酒輕輕的搖晃著,今兒這種場合,想必不會有什麼她的熟人來吧。

    比如蕭策,肯定是不會來的,這種場合,太正式了,從高位上退了下來,他就不會再出席任何正式的場合了吧。

    至于……

    皇甫御……

    小舞聳了聳肩膀,她更加沒有對皇甫御抱有任何的希望,這種場合,估計他是有多遠就走多遠了。

    正想著。

    突然一道熟悉的身影就擋在了小舞的面前。那是一個高挑的女性身影,窈窕的身材,一身黑色的衣裙,將那頭酒紅色的短發襯托的格外炸眼。

    “小舞。”她站在甦小舞的面前,溫柔的一笑。

    甦小舞手里端著的酒杯都不禁抖了一抖︰“未央?你怎麼會……”她睜大了眼楮,還以為是自己看岔了。

    “嗯,我回來了。”慕容未央點了點頭。

    小舞這才放下了紅酒,未央回來了,是因為皇甫御回來了的原因嗎?可皇甫御回來的事情,應該沒有多少人知道的才對啊︰“未央,你怎麼會突然回來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