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447章凶手是誰

第447章凶手是誰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447章︰凶手是誰

    听到麻痹兩個字時……

    所有人都跟著神經緊繃了起來。

    龍一凡更加是大聲的說道︰“這,這個東西,是從哪個房間里搜出來的,該死的!竟然害死了我的父親,我必定要手刃仇人!”

    那個親兵低了低頭,他可並不知道那是誰的房間。

    而帶領士兵去房間里的女佣,此時正全身發抖,一顫一顫的回答道︰“是,是,是在,大少爺的臥房里,發現的這個都東西。”

    一石激起千層浪!

    大少爺!

    誰不知道龍家的大少爺是龍夜天啊!

    甦小舞僵硬的站在原地,腦子嗡的一聲,天啊,到底怎麼回事,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那個藥,是她放在龍夜天的房間里的,可是從來沒有想過,事情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小舞著急的看向了身旁的龍夜天。

    除了她的目光以外。

    紛紛投過來視線的人,還有在場的所有人,無論是貴族,還是元老,還是皇甫烈,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龍夜天的身上。

    龍一凡也呆滯了兩分鐘,在那安靜後,他突然像是暴躁的獅子一樣發狂,手指直指龍夜天︰“哦……大哥!沒想到竟然是你害死了父親!天啊,你為什麼要用這種陰毒的方式害死父親?”

    龍夜天皺了皺眉頭,冷著臉道︰“我沒有理由加害父親。”淡淡的一句話,像是和平常一樣,完全沒有任何的起伏。

    所有人都有些不知所措了起來,現在犯人直指伯爵耶,這沒有什麼身份地位的人,哪里敢胡亂開口瞎說什麼話。

    就在這時。

    ‘咯吱。咯吱…’

    牢籠里的小倉鼠突然吱吱叫了兩聲,肚子一翻倒了下去。

    藥劑師大驚失色,慌忙道︰“心髒麻痹?沒想到這個世界上還真的是有讓人不知不覺心髒麻痹死亡的藥物!”

    那藥劑師也從未見過,所以此時才會這麼的驚訝。

    然而……

    這個時候哪里是驚訝的時候,藥物確定了是心髒麻痹的藥物,又是從龍夜天的房間里搜出來的人,這幾乎是要把殺害老爺子的罪名給扣在他的身上啊!

    即使,龍夜天那句,沒有理由加害父親,說的確實很在理,而且看起來,龍夜天確實沒有任何的理由要加害老爺子,可是……現在的矛頭都指向了他,要脫身難!

    “好,夜天,你說你沒有害龍老將軍,那麼你解釋一下,這個心髒麻痹的藥,怎麼會出現在你的房間里?”一個元老站出來說道,以他的身份地位,自然有那個資本和龍夜天對峙。

    小舞朝前走了一步,剛要開口說話。

    龍夜天一把將她了回來。

    小舞看了一眼他,眼里帶著著急,龍夜天啊,都這個時候,你為什麼還不讓她說啊,說那些藥是她帶回來的不就是了?要是不說的話,那些罪名可都會落在你的身上啊!

    她用力的掙脫了一下他的手腕。

    龍夜天卻抓的更緊,拉住她,將她護在了身後︰“欲加之罪何患無詞?清者自清,濁者自濁。”

    他淡淡的說著,風輕雲淡的態度,著實讓人很難相信,老爺子的死是龍夜天有關。

    龍一凡可不一樣了,從頭到尾都十分的激動︰“什麼欲加之罪?現在是證據確鑿!東西是從你房間里找出來的,大哥,我知道你是伯爵,本事通天,能弄到這種心髒麻痹的藥,很簡單吧!你根本就是一早就肆意要殺父親!現在還殺了管家,是不是過幾天,咱們龍家的人都要被你一個人給殺光了啊!”

    龍一凡的話,不禁讓人寒暄。

    小舞心里堵著一口氣,忍不住了直接開口︰“龍一凡,你在這兒詆毀你的大哥,不覺得內心有愧嗎?在場的,一個個都是明眼人,我想大家應該都很清楚,龍夜天身為伯爵,他沒有任何理由對老爺子不利!說這是為了錢?為了權?這些說的通嗎?更何況老爺子去世後,遺囑上,所有的家業都留給了二少爺龍一凡,真要論起來誰有那個動機害死老爺子的話,一凡你的動機可不是比夜天大?”

    “我?我有什麼動機啊?我是父親遺囑上寫的明明白白的,家業繼承人,有大殿下替我作證!”龍一凡拍了拍胸脯,趾高氣揚的說著。

    “是呀,你都是家業繼承人了,如果說夜天害死了老爺子為了家業的話,那現在家業由你繼承著,不覺得很奇怪嗎?”甦小舞冷冷的一笑,憤怒都已經頂到了喉嚨口。

    龍一凡也怒了︰“我看他就是做賊心虛,所以才會沒改老爺的遺囑!”

    “哈……笑話!誰會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如果決定不該遺囑,為何還要害死自己的父親!”小舞義正言辭,每一字,抑揚頓挫,毫無半點的差池。

    她的話。

    也不禁得讓周圍的人深思了一番。

    雖然罪證確鑿,但是那些話,不無道理,龍夜天沒有任何的理由害死龍老將軍,為財,為權都是說不通的,畢竟遺囑在那兒擺著。

    龍一凡也被小舞給頂的沒有話說了,再說下去,他恐怕這害死老爺子的罪名就得跑他腦袋上去了。

    想到這兒,哪里還敢亂說什麼。

    安靜,並未持續幾秒。

    突然一個身影站了起來︰“誰說,夜天沒有動機的?”江惠目光緩緩的看向了龍夜天,眼眸輕眯。

    再一次聚焦。

    江惠面無表情的看向大家,緩緩說道︰“卻是,身為伯爵,夜天不缺錢財,在政事上也有一番作為,但是……老爺子早就和說過,夜天以後有心參涉軍事!”

    這話,讓大家都有些沉默了。

    有心涉足軍事?雖然說出來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可是龍夜天畢竟是伯爵的身份,政軍兩涉的話,確實也會讓個別人,有些擔憂。

    “參涉軍事怎麼了?這正常吧?伯爵也只是關心時局罷了。江夫人拿這個話來說伯爵有動機的話,恐怕很難服眾。”人群里,一個年輕貴族,站出來直接替龍夜天喊話。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