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448章爭論不斷

第448章爭論不斷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448章︰爭論不斷

    人家這話喊的也沒錯。

    不少人對此都保持沉默態度。

    然而江惠卻不急不緩的說道︰“不瞞大家了,在場的各位都知道,要正式繼承將軍,必須要有兵符,才能夠統治軍區,然而……老爺子去世後,兵符就一直找不到了,這件事,我一直私底下讓管家去尋找,誰知道現在管家也慘遭橫禍!夜天……我也不想是你……可是,除了你……還會有誰?藥,是在你房間找到的,兵符消息,管家尋找兵符,跟著慘遭橫禍。是,遺囑確實是讓一凡繼承,可是你拿走了兵符,一凡根本不可能繼承將軍之位!”

    一語道破夢中人!

    兵符!

    這是多重要的東西啊,這個東西,代表了軍隊里最權威的的象征,沒有了那個東西,就不能夠名正言順的成為將軍,調動千軍萬馬。

    “私藏兵符,這可是死罪……”一個元老低沉的說道。

    “如果是這樣的話,伯爵確實有嫌疑,而且,嫌疑很大。”

    “是啊……看來這件事……伯爵確實是脫不了干系了。”

    正說著。

    突然一個女佣舉手諾諾的開口︰“我今天下午的時候,看到了管家神神秘秘的從,從大少爺的房間里出來……就在宴會開始不久前。”

    即使女佣的聲音很小聲,但也足以得到大家的重視。

    小舞搖了搖頭,天啊,真被龍夜天說中了!這真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詞了!江惠竟然硬生生的要把這頂帽子往龍夜天的腦袋上扣!

    而且扣的讓人無法反駁!

    小舞看了一眼身旁的龍夜天,現在他說什麼都是錯,說多人,人家認為他是心慌解釋,說少了,錯一個字,就是步步都是錯!

    然而……最好的就是沉默了。

    “咳……”皇甫烈輕輕咳嗽了一聲︰“此事牽涉到伯爵,就事關重大了!兵符的事情,暫且不議,這個心髒麻痹的藥,雖然是在伯爵的臥房里發現的,但是如果是有人要陷害伯爵的話,也無不可能。”

    “不!大殿下,你錯了,你恐怕還不知道吧?站在夜天身邊的那位甦小姐,是夜天的未婚妻,她是皇家藥院的高級藥劑師,所以,這個藥一定也是出自甦小姐之手吧。你們兩位的感情在龍家一直是典範,甦小姐為了喜歡的人,就算是制作心髒麻痹的藥,去害平常疼你的老爺,也做的出來的,是吧……”江惠苦笑又帶著諷刺味道。

    她說著。

    苦澀的眸光往小舞的身上看過去。

    兩個人的視線在空中交匯,小舞錯愕的對她對視,從江惠那溫柔的眼中,看不出任何的敵意,可更可怕的就是這看不出來的敵意。

    甦小舞後跟輕輕的往後退了一步,她怎麼也沒有想到自己找師父幫忙研制的藥,現在卻成了別人手中的把柄。

    當所有人的目光都紛紛露在小舞的身上時。

    那個皇家藥院的藥劑師開了口︰“江夫人說的沒錯,這位甦小姐,我雖然未曾見過,不過確實是我們皇家藥院的高級藥劑師。如果沒有記錯的話,是由伯爵,親自舉薦入藥院的人。”

    話就像是一個大石塊一樣,在他們最糟糕的時候,落到了身上,沉重的擔子,壓得人穿不過來氣了。

    周圍到處都是小聲議論的聲音,她已然成為了眾矢之的。

    這件事情像是越說,龍夜天殺父的帽子就越是坐實了一樣,再這樣下去,他們會沒有退路的。

    小舞站穩了腳跟,為今之計,只有拆穿江惠︰“這件事……”話剛到嘴邊,就 在了喉嚨里,這件事,是江惠所為,他們是被誣陷的。

    不,她不可以這麼莽撞,江惠既然在這里堂而皇之的陷害他們,就是做好了完全的準備,梳子她一定藏起來了,而且人證也死了。

    她在這兒慌張的指證的話,是會被人當做是瞎說,沒有任何證據,只會被當做是倒打一耙,被別人以為他們是做賊心虛了。

    “這件事怎麼了?”龍一凡朝前一步。

    小舞握緊了拳頭,選擇了沉默。

    江惠朝前走了一步,停在了兒子的身邊︰“甦小姐,這件事龍夜天,和你脫不了干系吧?這個藥,是你研制的嗎?還是說要拿去鑒定科,查看一下這個藥盒子上有沒有你的指紋呢?”

    好一個江惠,果然是計劃周密!

    龍一凡嘶吼著︰“甦小舞,你為什麼要制藥去害我父親。我父親平日對你那麼好,沒想到你竟然還會如此狼心狗肺,做這種惡毒的事情去毒害他?”

    “一凡,你先別急,甦小舞怎麼會無緣無故毒害老爺呢,沒有動機,也沒有任何的理由,這背後,必然是有人指使的。至于,背後的人是誰……”江惠淡淡的說著,目光婉轉,雖然沒有點名道姓,但是目光已經落到了龍夜天的身上。

    他們這是故意要陷害龍夜天,所以話鋒千回百轉,最後還是會落到龍夜天的身上。

    在場的人也都明白了怎麼回事。

    幾個說得上話的元老們,互相看了一眼,像是商議過後,站了一個出來說道︰“這件事,事關重大,伯爵既然嫌疑最重,那麼無論如何,也要調查清楚了,所以伯爵還是跟著我們回去一趟吧。”

    皇甫烈沉默了許久之後,也點了點頭︰“加害龍老將軍,私藏兵符每一條都是死罪,即使是伯爵,也于庶民同罪,來人啊,請伯爵走一趟吧。”

    士兵會意,立刻上前,朝龍夜天走去。

    甦小舞緊緊的閉了閉眼楮,她知道,龍夜天的沉默,是因為他沒有的選擇。

    “那個制藥的甦小姐,是不是也應該一同帶走審問呢?”蒼老的聲音傳來,一元老摸著胡須打量的說道。

    皇甫烈點了點頭︰“嗯,一起帶走!”

    “是!”士兵也朝小舞走了過去。

    江惠哀傷的愁容上,多了一絲狡黠,呵……這叫先下手為強,還好她先動了手,要不然現在遭殃的恐怕就是她了。

    士兵還沒有走到小舞的面前,龍夜天伸手將她一把摟入自己的懷中︰“你們要怎麼調查都可以,唯有她,誰也不許踫。”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