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465章交易達成

第465章交易達成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465章︰交易達成

    “好呀,你大可以叫人來抓了我,殺了我,反正兵符現在不在我的身上,我死了,你們也別想拿到兵符,龍一凡,一輩子也別指望當上將軍,咱們一拍兩散不就是了。”小舞說著打了一個哈欠。

    困倦的摸樣,只讓江惠看的牙癢癢。

    而小舞則是一臉毫不在乎的模樣,回憶起昨天在從龍夜天私宅的假山里找到的盒子,里面放著的東西,正是江惠四處找破頭都找不到的兵符。

    老爺子死後,兵符失蹤。

    然而作為登位最重要的信物,一旦沒有兵符,就根本沒有資格正式登位。

    甦小舞是沒有想到,那個時候江惠誣陷龍夜天私藏兵符,然而會這麼的巧合,這兵符真的就在龍夜天手里拽著。

    他雖然一直沉默,手里卻一直拽著牽制江惠母子的東西。要說江惠老謀深算的話,也絕對想不到,兵符,會在龍夜天的手里。那個男人,比她算的更加的長遠。

    甦小舞完全相信,這個東西會讓江惠比她們還要著急,和迫切。

    江惠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甦小舞,你想怎麼樣?你以為你們手里拿著兵符就能夠威脅我什麼嗎?就算龍夜天有兵符,也不可能繼承將軍之位,這塊玉牌對你們而言,不過是一塊破銅廢鐵罷了。”

    她鎮定的說著,龍夜天先生背負殺害老爺子的罪名,就算有兵符名不正言不順,他也登不上將軍的位置。

    然而,小舞卻沒有因為江惠的話,有任何的動搖︰“是,我們現在拿著這塊兵符,是沒有什麼用,但是龍一凡沒有兵符,他就這輩子都當不上將軍。老爺子現在去世了,青龍軍區長期無將軍的話,萬一發生點什麼內亂,被別的軍區吞並了什麼的,也不一定霍?”

    邊說著,小舞聳了聳肩膀。

    江惠眯了眯眼楮。

    自從老爺子去世後,她就四處找著兵符,原以為老爺子藏去了什麼秘密的地方,沒想到會實在龍夜天手里。

    如果沒有兵符的話,就算有遺囑,一凡也不可能繼承將軍位。

    所以,兵符必須弄到手!

    眼眸微怔,江惠緩緩的坐到了小舞對面的沙發上,並沒有一點的慌亂,平淡的說道︰“說吧,你的條件是什麼?”

    既然這個丫頭,會把兵符的照片郵寄給她,無非就是想要用兵符和她做交易。

    好……

    就成全了她!

    “我呢,不會無聊到讓你去自首承認你是殺害老爺的凶手。反正你也不可能那麼做。”小舞繞著彎諷刺著說道。

    江惠嗤之以鼻,這個女的,竟然話里話外得過諷刺她害死了老爺,呵……

    江惠沉默,沒有接小舞這句話的任何茬。

    小舞繼續說道︰“我要你,想辦法親自證明龍夜天是清白的,他沒有殺害老爺子。”

    “你這個要求,有點難啊,所有的證據都指向了龍夜天,你要我莫名其妙的去證明龍夜天是清白的,我拿什麼東西去證明她是清白的?”江惠為難的搖了搖頭。

    “明人不說暗話,江夫人,我相信,你當既然有那個本事陷害他,現在也有那個本事證明他的清白。如果你做不到的話,那麼兵符我扔進大海,也不會讓你們找到。”小舞眯了眯眼楮。

    解鈴還須系鈴人。

    她沒有足夠的證據證明害死老爺子的是江惠,但是現在必須要做的是先把龍夜天的罪名洗脫了。

    不管用什麼方法,最重要的都是讓他先從那個暗無天日的地方出來。

    江惠緊咬著牙,輕笑的點了點頭︰“你倒是真看得起我!甦小舞,是不是只要我證明了龍夜天的清白,你就把兵符給我?”

    “君子一言快馬一鞭。”

    “好,好……我答應你,可如果萬一我證明了龍夜天的清白後,你卻不肯把兵符給我,怎麼辦呢?萬一你們拿著兵符奪權,我豈不是虧大了。”

    “江夫人,你現在沒有的選擇,想要兵符嗎?想要就按照我說的做,要不然,還是那句話,你走你的陽關道,我過我的獨木橋。今兒的事,就當我從來就沒有提過。你請回吧。”小舞干脆下起了逐客令。

    江惠皺了皺眉頭︰“三天,你給我三天時間,我救龍夜天出來,但是這三天內,你必須24小時在我的監控中,也就是說我會監視你的一切。在證明龍夜天清白的那一刻,你必須把兵符交出來,否則,我可不會對你客氣。”

    “要監視我可以,但不要讓你的人出現在我的視線里。”

    “為什麼?”

    “我怕我會忍不住想打他。”小舞厭惡的說著,交易永遠都不可能是一方單獨佔上風的,所以要江惠無條件的答應她是不可能的,對方也得留些後手,這在她的預計範圍之內。

    江惠站了起身,將照片輕輕的放回了桌子上︰“那麼,我們就這樣說好了,甦小姐。你到時候可別出爾反爾。”

    “江夫人,我做人呢,是以誠為本的。”小舞微微一笑。

    “好,我信你。我告辭了,人我會留在你家公寓附近,不會打擾到你的正常生活。”江惠壓抑著內心的憤怒,卻還是不得不用比較客氣的話說著。

    這個時候,她不得不先放下自己的架子。甦小舞可以一直拿著兵符跟她耗下去,但是她可不能夠一直跟甦小舞耗下去。

    一凡必需立即登位。

    看著江惠離去的背影。

    小舞從口袋里摸出了一枚碧青色的玉牌,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這個東西,她從來都沒有打算藏起來,就是這麼打算一直戴在身上,因為,她有那個百分百的把握,讓江惠不敢明搶。

    皇城。

    “江夫人,這邊請,殿下在側廳等您呢。”侍女的帶領下。

    江惠到了側廳的地方,只見皇甫烈正在那兒閑來無事的擺弄著木積,簡簡單單的幾根木頭,在他的擺弄中搭成了一座高高的塔狀。

    “大殿下。”江惠朝皇甫烈那兒走近,低了低頭。

    皇甫烈抬眸看了一眼江惠,揮了揮手示意佣人下去。

    佣人離開後,整個側廳顯得格外安靜,皇甫烈這才抬頭︰“怎麼了?突然這麼急急忙忙的來找我?”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