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471章是誰無知

第471章是誰無知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471章︰是誰無知

    這話說的讓所有人都摸不著頭腦,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明白她這話里到底是什麼意思。【愛書屋】

    龍一凡手里握著兵符。

    他手一伸,亮在眾人面前“甦小舞,你眼瞎了嗎?我手里握著的就是青龍軍區的兵符!哼呵!”

    “就是啊,他手里拿著的不就是兵符嘍?那個甦小舞在鬧什麼啊?”周圍隱隱的想起了一些爭議聲。

    林芸芸趕緊沖了上前,又回到小舞的身邊︰“甦小舞,你傻了嗎?別在這兒丟人現眼好嗎?”

    龍一凡也緊接著呵斥道︰“簡直就是無知婦孺,來人啊,把甦小舞給我抓出去!”

    眼看著典禮站成兩排的士兵就朝小舞走過來。

    小舞卻紋絲不動,臉上依舊掛著悠然的笑容︰“到底是誰無知呢?龍一凡,你確定你手里兵符是真的嗎?還有各位元老們,你們都老眼昏黃了嗎?竟然讓人拿著一個假兵符就謀權篡位?”

    瞬間!

    禮堂里,一片嘩然。

    幾乎所有人都睜大了眼楮,表情呆滯著。

    站在台上的江惠也瞪大了眼楮,假的?怎麼可能!那個兵符和以前自己見過的一模一樣,不可能是假的啊!

    龍一凡也急了︰“你,你胡說八道什麼?我這個兵符就是父親留給我的,怎麼可能是假的!這是千真萬確的青龍軍區兵符!”

    即使龍一凡這麼挺直胸膛的說著話,也擋不住台下面交頭接耳的聲音。

    小舞優雅的一笑︰“是真是加,找人鑒定一下不就知道了。”

    看甦小舞那麼悠然自得的樣子,江惠有心心慌了,快步的走到了兒子的身邊,一把奪過了兒子手里的兵符,眼巴巴的看著,這不可能是假的,明明就是一樣的。

    而此時,一直沉默的皇甫烈緩步的走到江惠的身邊,肅著臉,從江惠的手里拿過了那塊青色的兵符,在手里掂量了一下。

    手指輕輕的摸著那塊兵符,劍眉微微一擰。

    “大殿下,請將兵符給我鑒定一下。”一個元老走了上舞台,畢恭畢敬的說著。

    皇甫烈擰著眉頭,似乎有所察覺,隨手將那一塊玉牌對給了身旁的人。

    元老從口袋中掏出了一塊眼鏡,仔細的辨認著,一會兒對著光,一會兒對著地的看的。

    在場的幾乎所有人都盯著元老手里的那塊兵符,每一個人的眼里都帶著疑惑。

    林芸芸和江惠更是緊張的拽緊了拳頭,心里不斷的祈禱著。

    片刻後,元老放下了眼鏡︰“這一塊兵符,從色澤、質感,雕工上來說,都和真的差別不大,但是仔細觀察的話,還是有細微差別。這兵符,確實是假的!”

    龍一凡深吸了一口氣,一下瞪大了眼楮,沖了過去抓住了元老的衣領︰“不,這怎麼可能,這怎麼會是假的,這是真的兵符,是真正的青龍軍區的兵符!”

    “哎呀,龍先生,你別這樣,我這把老骨頭經不住你搖晃啊!”

    “兵符,你給我再看一遍!這是真的兵符,你快跟大家說,這兵符是真的!”

    “這確確實實是假的啊!”

    台上亂成了一團。

    江惠臉上的表情變得越來越木訥,她僵硬的扭過頭,詢問的目光望向了皇甫烈,祈求著皇甫烈能夠說些什麼。

    皇甫烈陰沉著臉︰“胡鬧,簡直是胡鬧!”一揮袖,他眉眼之間難掩憤怒,轉身走下了舞台。

    這樣的舉動,無疑是也認定了那兵符是假的。

    江惠整個人幾乎無力的往後倒了倒,若不是背後還有人站著,險些就從舞台上倒了下去,她支撐著額頭,假的?

    怎麼會是假的呢?

    這兵符從甦小舞手中奪過來的時候,她就小心翼翼的放著,沒有人在動過了啊!

    難道說……

    甦小舞再給她的時候就是假的嗎?不,怎麼可能呢!如果是假的的話,甦小舞怎麼還會在盒子上面裝上定位器,還和假龍夜天說出要把兵符偷回去的話?

    沒有道理啊!

    根本解釋不通啊!

    林芸芸也整個人魂魄都飛了似的︰“假、假、假的?那一凡現在,還、還是將軍嗎?”

    小舞偏了偏頭,並沒有說話。

    是在台下中政界元老的元老開口︰“既然兵符是假的,那龍一凡自然就不能夠接任將軍的位置了。”

    一句話宛如要把林芸芸打入十八層地獄啊,她激動的喘著氣,整個人狼狽的跌坐到了地上。

    剛剛飛上枝頭的夢想,被著突然席卷來的暴風雨弄得一身狼狽。

    人群中,議論聲更大了︰“哎呀,這兵符竟然是假的啊,沒想到啊沒想到。”

    “那真的兵符在哪里?”

    下面的話,听得江惠目光慌張而又閃爍︰“真的兵符在哪兒?甦小舞,你私藏了真正的兵符對不對!”

    甦小舞笑而不語,只是扭過頭,在人群中尋找著龍夜天的身影,緩緩的,她的眸光定格在那個身著銀灰色西裝的男人身上。

    與龍夜天的目光交匯。

    小舞微微一笑。

    龍夜天也緩步的朝前走去,大步盎然的走上了舞台︰“真正的兵符,自然是一直由我在保管。”

    一時間大家都有些不明白情況。

    只見龍夜天拿出了另一塊碧青色的玉牌,那上面雕刻的青龍栩栩如生。

    江惠身子不禁的往旁邊一倒,踉蹌了幾步,趕緊站穩了腳跟,疑惑的望著那走上舞台的龍夜天。

    奇怪……

    這怎麼回事呢?

    真的兵符怎麼會在他的手里?

    “龍夜天,你在說什麼呢?你怎麼會有兵符?”江惠質疑的問著。

    龍夜天目光緩緩落到了江惠身上,視線冰冷而又刺骨︰“父親去世前,早就將兵符交由我保管,這很奇怪嗎?倒是我想問問江夫人,你們難道不知道私自偽造兵符,是重罪嗎?”

    “重罪?龍夜天,你給我下去!不許在這里妖言惑眾!”江惠憤怒的命令道,手一揮,示意他滾下台。

    而龍夜天沒有任何的動作。

    江惠急了︰“龍夜天,我在跟你說話,你不懂嗎?我現在命令你,給我下去!”叱喝著,先不論他手里的兵符是真是假,一定要先穩住現在的情況才行,偽造兵符,那可真的是重罪啊!現在糟糕的是,這個龍夜天,是腦子突然進水了嗎?在這兒胡言亂語什麼?她可沒有交代過他來演這種戲。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