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476章屁股有點松

第476章屁股有點松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476章︰屁股有點松

    “管家,我想知道一下,之前你帶人燒了一品軒的時候,那些人的身上是不是有一枚白色的八角星形狀的勛章?”小舞問道,冷炎說過,當初在一品軒時,有人留下的那枚勛章,和害自己哥哥的人,和害哥哥的人身上的勛章一模一樣,只是不知道這兩者中是不是有所牽連。

    管家仔細的想了想,卻也記不起來︰“甦小姐,我也是奉命行事,帶去酒店的那些人是夫人找來的人,那些是夫人的屬下。所以我記得並不清楚。”

    “哦……”小舞點了點頭,本以為可以問出一些哥哥的事情,看來,也是竹籃打水一場空了。

    “甦小姐,對不起,我也對不起你。燒了你的酒店……我……我……”

    “你走吧。”小舞皺眉說著。

    “是。是。”管家佝僂著身子離去。

    望著那瘦骨嶙峋的背影,人的這輩子,都會犯錯,然而有些人,終究會為自己犯的錯承受一輩子的自責,看著管家那日漸滄桑的樣子,她幾乎能夠深刻的感覺到,那一定是被內心痛苦的摧殘過,痛苦掙扎過後的摸樣,日不能飲,夜不能眠才是世界最大的懲罰。

    而香姐的死,管家不過也只是一把槍罷了,真正背後的人,拿著這把槍的人,是江惠!

    ‘ !’

    突然一根手指戳在了小舞的眉心間。

    走神的她一下回過神來,只見龍夜天站在自己的面前,食指正戳著自己的腦門︰“你戳我干什麼?”

    “一副苦大仇深的摸樣,在想什麼?”他收回了手指。

    小舞直直的看著他,到了這一刻,她也終于知道,龍夜天為什麼能夠爬到如今的地位了,無論是,管家假死,他自己入獄,還是後來的重重,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龍夜天,你這麼運籌帷幄,到底失誤過多少次?”

    “我最大的失誤,就是當年娶了你。”龍夜天冷淡的說了出口。

    小舞差點咬斷自己的舌頭︰“你……!好,那可真遺憾了,注定你這場失誤,會越來越大。”

    “呵……”他冰冷的眼神里,多了一抹溫柔,她或許永遠都不知道,在她的身上,他早已經屢屢失誤太多次了。

    多到,他自己都數不清了。

    這些日子以來,如果說,他一直在下棋的話,那麼甦小舞並不是棋子,而是另一個無法操控的手,她總是不經意間,會將棋子放再一個令人驚喜的地方,不知不覺,她在與他下著同一盤棋,而且,她走的比他意想中還要漂亮。

    歡宴在一片和諧下落下帷幕。

    “主人!哇……爵爺,好就不見啊!你怎麼有空來這兒啊?”一回到龍夜天的私宅,耳邊就嗡嗡嗡的環繞著那只嘰嘰喳喳風雀鳥的聲音。

    小舞不禁的抹了一把汗,這個風雀鳥,還真是坐地為王了嗎?它難道忘了這里可是龍夜天的家?

    無奈的聳了聳肩膀。

    龍夜天依舊漠視風雀鳥。

    然而風雀鳥卻在他的腦袋頂上盤旋著,突然一坨白色粘稠的東西往龍夜天的肩膀上掉下去。

    “嘰咯咯,嘰咯咯。”風雀鳥偷笑的聲音就跟母雞似得。

    龍夜天冷漠的一個側身,直接躲過了那落下來的鳥屎,一把將風雀鳥死死的拽住︰“小舞,今天晚上,讓廚房給你炖點湯。”

    “嗯?”甦小舞一下看了過去,愣了神。

    “嗯?”風雀鳥也悶哼了一聲,身上的羽毛都快了豎了起來,吞咽了一口鳥唾沫︰“該,該不會是要,要炖我吧?”

    冰冷的眼神落到風雀鳥的身上,他目光冷淡,唇角一抹冷笑。

    風雀鳥趕緊撲哧著翅膀︰“主人,救我,救我……”

    小舞嘆了一口氣︰“哎,看來也只有這樣了,這麼貴的一直鳥,不知道吃了之後有什麼功效。”

    風雀鳥、瞪大了鳥眼︰“主人!你不要我啦?我,我,我可是你的心肝寶貝啊。”

    甦小舞像是想到了什麼一樣︰“好渴啊,我要喝點水去。”想著,她大步的朝屋內走去,沒有再理會風雀鳥,龍夜天也只是嚇唬一下風雀而已,也不會真的宰了它。

    反正,嚇唬嚇唬風雀鳥也好,省得它整天瞎得瑟。

    “爵爺……我錯了,我只是最近屁股有些松弛,沒有憋得住而已……你別誤會,我不是故意的。”風雀鳥開始苦苦哀求了起來。

    龍夜天手掌再握緊。

    “嘰……”風雀鳥一聲嘶叫,干脆眼楮一閉,裝死算了。

    大手這才將它背後一甩。

    風雀鳥一下睜開眼楮,在身體未落地的那一瞬間,立刻撲哧著翅膀飛了起來,趕緊的往外面飛去。

    它的去別的地方避一避才行,要不然,鳥命不保。

    龍夜天也沒有再去理會風雀,進了屋,小舞見他手心里沒有鳥︰“鳥呢?”

    “走了。”

    “哦。”甦小舞漫不經心的沏著茶,反正那只鳥去哪兒都認識回家的路,自然不用她去操心什麼。

    沏了一杯熱茶,小舞瞥了一眼沙發上的報紙,還是那個假的龍夜天早晨留下沙發上的,便隨手丟進了垃圾桶里︰“對了,我忘了問你,在監獄的時候,江惠把你給送去了什麼地方?”

    龍夜天托著腮,微微一笑︰“我哪也沒有去。”

    追憶前兩天監獄里,龍夜天如平常一樣在監獄里,而當天晚上,整個監獄安靜的出奇,因為皇室的某一些原因,整個監獄里,守衛少的可憐。

    而一行戴著面具的人潛入監獄時,那些守衛幾乎視若無睹,看起來是被人買通了。

    在龍夜天牢房的窗戶那兒放入了迷香,整整一個小時後,迷香擴散足夠後,一行人推門而進。

    “哼,就算是伯爵,還不是被迷暈,快,把他帶走,夫人有命令,把他綁起來運到港口去喂鯊魚。”其中一個看似領頭的人站了出來,掃了一眼倒在床上的龍夜天得意的說著。

    而其余的戴面具人,立刻走了上前,並未拿出繩子,而是拿出鑰匙打開龍夜天手上和腳上的銬鏈子。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