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483章開解

第483章開解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483章︰開解

    江惠卻始終一臉冷漠,林芸芸,別怪她無情,是你天堂有路不走,地獄無門闖進來,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

    像你這樣的女人,她的眼里實在是容不下,還想去揭發罪行?呵,簡直就是天大的笑話,自己掉進了甦小舞的陷阱都還不知道的蠢豬!!

    江惠閉了閉眼楮,雖然知道這是甦小舞的故意讓林芸芸惹她生氣的。然而,那個臭丫頭確實算準了她的心思,知道她恨毒了林芸芸,留不得這個禍害。

    臭丫頭啊臭丫頭!

    你可比我想象中的要陰狠許多了啊,借我的手,殺了林芸芸,哼……呵……

    林芸芸被人在龍家暗殺去世的消息,很快就傳遍了…。

    冷炎這個消息小達人也是早早的就拿到了第一手消息,激動的就跑去臥室︰“小舞,小舞……”

    這會兒,甦小舞正抱著兒子睡覺呢,夢中驚醒,趕緊撐起身子摟了摟懷里的兒子︰“什麼事,一大早的,困死了。”

    冷炎看了一眼床上的小軒軒,這才壓低了聲量︰“剛剛听到了一些不得了的消息,听說林芸芸死了,被人暗殺死了,凶手現在還沒有找出來。這是哪位好心人做的好事啊。”

    小舞眸光一閃,這麼快?

    掀開被子坐了起身︰“好心人?江惠也算是好心人嗎?”

    “江惠?你說江惠殺了自己的兒媳婦?”

    “嗯。”小舞點了點頭,她也沒有想到會這麼的快。這其中,確實也是因為她挑唆了一些事。

    “怎麼回事呢?”冷炎好奇的問道。

    “我告訴林芸芸,江惠殺了老爺子。所以林芸芸打算離婚,我就隨便給了她一些文件,說是江惠害死老爺子的證據,讓她去威脅江惠要財產,所以……”甦小舞一邊說著,一邊走到鏡子面前,將頭發扎了起來。

    她知道江惠恨毒了林芸芸,如果林芸芸這個時候還去激怒江惠的話,下場好不了,所以就是故意引導林芸芸去激怒江惠的。

    這種挑撥離間的做法,確實很卑鄙!

    但是,她始終堅持著一個道理,對待卑鄙的人,就要用更加卑鄙的手段!

    冷炎听著,眼底閃露一抹光彩︰“所以你昨天說自然有人會替你收拾,那個人就是指的江惠嗎?”

    “嗯,不過我也沒有想到,林芸芸會如此的心急如焚,江惠也是那麼的急不可耐。”她的挑唆,不過是起到了一些激化兩人關系的作用,然而真正趨勢林芸芸走上死路的是林芸芸自己,人若不心懷不軌,就不會這麼輕易的撞到槍口上去。

    “哎呀呀呀!”冷炎一手握成拳頭,拍在了另一只手心上︰“那你以後可要小心點,江惠那個人狠毒,萬一她要是知道是你挑唆的他們的話,估計又要來找你茬了。”

    小舞扎好了頭發,看向冷炎︰“江惠已經知道了。因為知道她殺了老爺子的人沒有幾個,以江惠的頭腦,一定猜的到是我告訴林芸芸的。”

    “江惠明明知道你中間作梗,為什麼還要替你殺了林芸芸?這不是被你牽著鼻子走了麼?”對于這幾個人的關系,冷炎確實是越搞越不明白。

    “所以說,江惠急不可耐麼……”林芸芸是什麼樣的人,江惠心里跟明鏡似的,在對于林芸芸的事情上,江惠就算是知道被她牽著鼻子走了,也心甘情願的。

    “真是不懂你們女人。”

    “婆媳關系,向來就是一門重要的功課。”她淡淡的說著,回到了床邊,用溫度計量了量兒子的體溫。

    冷炎也沒有再多問,正所謂以眼還眼以牙還牙,林芸芸就那樣死了也就算是隨便了,落到他的手里,不把她折磨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怎麼可能輕易放過?

    收回了眼里的尖銳,走到床邊︰“軒軒的燒退了嗎?”

    “嗯,看起來退了不少,今天吃點藥就好了。”

    冷炎點了點頭︰“林芸芸這麼一死,你和龍夜天都得回去龍家主宅一趟吧?”

    “嗯,這一趟還是要走的。”

    “那你走吧,別在這兒耽誤時間了,軒軒我來照顧。”冷炎溫柔的說著,他總是把所有的路都給她想清楚,如果不是到萬不得已的話,不需要她去操半點的心。

    小舞遲疑了一下,看著床上還在睡夢中個兒子,目光久久沒有轉開。

    龍家這幾日起起伏伏,悲悲喜喜,大起大落,接二連三的死亡,讓這個家族陰雲密布,甚至是所有的佣人臉上都一團黑氣,認為呆在這兒不吉利。

    龍一凡一身黑衣,袖口上掛著一圈白色的布︰“芸芸……芸芸……”他失魂落魄的坐在沙發上,雙眼一片死寂。

    自從昨天晚上知道林芸芸死了後,他就這麼一直坐在沙發上嘴里喚著妻子的名字。一夜沒有閉眼,魂不守舍的摸樣,看著佣人們都退避三舍。

    “一凡,你別在這樣了好嗎?林芸芸不值得你為她這樣的傷心。”江惠在旁邊苦苦勸告著兒子,她意料到了林芸芸死了兒子可能會很傷心,但是沒有想到會傷心成這個樣子。

    “不!我愛她,媽,我愛芸芸啊!!我現在什麼都沒有了,家族沒有了,將軍的位置沒有,連芸芸都沒有了,我還活著干什麼?我要去陪芸芸。”說著龍一凡就站了起身,要一頭撞向前面的桌子。

    江惠趕緊一把拉住兒子,啪的一個巴掌打了過去︰“你給我清醒一點,你瘋了?為了那麼一個女人你竟然尋死覓活?我生你,我養你20多年,你就這麼沒有良心,為了一個女人就要丟下你媽媽,丟下成安嗎??”

    龍一凡狼狽的站在原地,痛苦而又絕望的閉上眼楮︰“我什麼都沒有了,什麼都沒有了,什麼都沒有……”

    江惠站在兒子的面前,捧起了兒子的臉蛋,紅著眼楮看著他︰“兒子,听媽的,咱們不能夠灰心,你失去的東西,媽一樣的替你討回來。”

    “討?怎麼討??”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