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684章世外桃源的男人

第684章世外桃源的男人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第684章︰世外桃源的男人

    龍夜天可好是愜意的呢,當然了,猶豫這麼忙的情況下,他也沒有那個時間來武器部給她找茬。

    小舞每日也不會閑著,會去武器部報道,正所謂學無止境,她在這兒確實能夠學習到很多東西。

    除了藥劑以外,還有許多關于槍械類武器的知識。

    甦小舞的哥哥曾經是南都最大的軍火商人,她也算是出自軍火家了,從小配槍,槍法也是一流。所以對槍械類的東西是了如指掌的,只是她不感興趣罷了。

    要不然那個時候,也不會讓冷炎一個人販賣軍火,她自個兒去熱衷藥劑去了。

    婚禮籌備,越來越進入正軌了。

    這一場萬眾矚目的世紀婚禮,更加是讓人期待,日子越來越接近了。

    或許對于很多看戲的人來說,這是一場值得祝賀的喜事。

    然而對小舞而言,實在是令人感嘆世界瞬息萬變,你原本以為會是怎麼樣,然而,轉眼之間,所有的事情都能夠面目全非。

    當初那個改變了這個格局的人,只留在人們心中的男人,此時又在哪里呢?

    世外桃源。

    陽光映射在樹林間,零零碎碎的陽光穿過茂密的樹葉,落在了樹木間的一張吊床上,男人悠閑的躺在搖晃的吊床,手里拿著一張報紙悠閑的看著。

    雖然說是世外桃源,但是可不是與世隔絕,這里是只是一個很僻靜的小鎮,只要是國際新聞,都能夠隨時知道。

    吊床上,他的皮膚如雪一樣白皙。

    柔邪的面龐,頭發又長了許多,更加的像是童話故事中的妖精了。

    他一雙漂亮的眸子,看著國際新聞的頭條,西城公主慕容未央與皇甫烈的婚禮報導。

    皇甫御眸光掃著報紙,沒有一點的驚訝,反倒是意料之中似的︰“呵,未央啊……最終你還是沒有逃脫出那所謂的皇族束縛……”

    無奈的輕笑了一聲,這或許就是追求不同吧,她是關在鳥籠里的金絲雀,沒有挫骨揚灰的決心,是飛不出那牢籠的!!

    呵……

    他悠閑的將報紙丟到了一邊,並未再多看一樣,那個世界的種種,再也與他無關,即使惋惜,卻只能夠化作一聲輕嘆。

    短短的嘆息,隨風飄走,然而煙消雲散……

    吊床輕輕搖晃著,皇甫御愜意的拿起了一旁的耳機,放入了耳中,音樂響起時,他閉上了眼楮。

    晃晃悠悠的影子。

    伴隨著的是利落的灑脫……

    *

    領這個世界矚目的婚禮如火朝天的舉行著,來參與的人,各國貴賓,其中西城自然是最多的了。

    到場的政員不少,還有慕容揚在場親自操持,女兒的婚禮,可以說的上是舉辦的轟轟烈烈。

    盛大的教堂。

    門打開的那一刻,慕容未央一身白紗長裙,那是甦小舞親自給她挑選的婚紗,層層疊疊輕紗彌漫,綴滿軟緞,鑽石勾勒。

    修身的婚紗,帶著高貴的氣質。

    一頭紅色中分短發,還是那麼的瀟灑干練,高高的皇冠戴在頭上,巨大琥珀色寶石帶著皇族的貴氣。

    頭紗足足有四米長。

    當婚禮協奏曲響起時,慕容未央一步步的步入教堂。

    走在她身後的是,作為伴娘的未茵,粉色長裙,在如此莊重的場合,也是特意的把長發盤了上去。

    慕容揚將女兒的手交托到了皇甫烈的手中。

    坐在下面,甦小舞眼楮直直的看著那兒,心里滿滿的感慨,或許是她八年前的那段婚姻開始的太兒戲。

    其實她自己結婚的時候,都未曾有過這麼深的感觸。

    或許是千帆歷經,看慣了世態,直到此時才對婚姻有了另一番的詮釋吧……

    “我願意。”

    “我願意。”

    “請新郎新娘交換結婚戒指……”

    “禮成。”

    明明很漫長的婚禮,竟然不知不覺中就度過了,恍惚好似眨眼一般,看著今天的未央和皇甫烈,男俊女美,只是這麼看的話,確實是一對璧人。

    教堂的婚禮,是公開的,有記者報導,有電視直播,不過禮成後的晚宴,確是不公開的,沒有邀請帖的人,是絕對不能夠擅入。

    而能夠來的,自然除了外賓之外,都是南都的達官貴人,這些人一個個非富即貴。

    紫色粉色,白色三個色系的玫瑰,將整個禮堂,裝飾的浪漫而又奢華,到處垂釣著的水晶,更加的添了幾分浪漫之色。

    禮廳金碧輝煌,華麗的燈光照射場地里,設施齊全,豪華的一塌糊涂。

    連地板都是那麼的熠熠生輝。

    門外前來參加婚禮的車輛鱗次櫛比,華貴氣息自是不用多說。

    周圍的安保,盡是筆挺的軍人,巡邏的士兵,也是里三層,外三層,安檢嚴格而又紋條有序。

    畢竟這是國家大事,關系兩國之間,自然是更加注意安全問題了。

    小舞是作為,未央的姊妹,參加婚禮的。

    她穿著極講究的晚禮服,顏色淡雅,樣式樸素,多褶的裙裾拖在地面如一片波浪。

    這樣簡單的衣裙,在這樣的場合下,雖然不失大雅,卻實在是不出眾,不與群花爭艷,更不奪新娘的光彩。

    小舞發際戴著一個精致的貝殼發飾,多了幾絲柔美,烏黑的鬈髻,垂在耳際……

    而未央,作為主角,脫下了婚紗後,一身火紅色的晚禮服,艷麗而又奪人眼球,發間換了另一個奪目的王冠發飾。

    盡顯公主高貴。

    雖然有好多的道喜聲,而未央卻從始至終沒有多少言語,她本身就不善言辭,所以也只是微笑點頭。

    性情偏淡的未央,對自己親妹妹都尚且沒有太多的熱情,卻唯獨對另一個人例外。

    走出人群後,拉著小舞就往父親那兒去……

    這會兒,慕容揚正在和龍夜天說話呢。

    “父親。”未央拉著小舞過去。

    慕容揚看向了女兒,龍夜天也瞥了過來,那冰冷的視線不似別人先落在未央身上,而是第一眼看到了小舞身上。

    他還未細細打量過她這身衣服,現在仔細看起來,柔美而又不失典雅,看來是用了一番心思。

    黑眸盯著小舞,便盯著小舞。

    視線毫不遮掩的落在她的耳根上,脖頸上,鎖骨上……抹胸上……腰身上!

    每一處都細細打量過著……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