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706章一段仇怨

第706章一段仇怨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第706章︰一段仇怨

    花沐臣的家宅,洛琪一個人在花園里伸著懶腰,肩膀上還包扎著繃帶,卻像個沒事人的樣子。

    嘖……

    悶了一個大早上了,簡直無聊死他了!

    養病什麼的,果然最討厭了!

    ‘滋……’突然一聲急剎車,一輛黑色的車子停在了宅院門口。

    洛琪雙眼一閃,好奇的湊了過去,走到門口的地方,只見車門打開從車內走下來一張熟面孔︰“呦?這不是胖妞的老相好麼?你竟然找到這兒來了啊,好厲害呦!”

    靠在大門口的扶欄上,洛琪嘻嘻哈哈的說著。

    龍夜天冷漠疑惑的看向了門口的洛琪,他確實沒有想到,他們會躲到臣這兒來︰“她呢?”

    “嗯?你是問花沐臣?還是胖妞啊?”洛琪咧著笑容,唇畔的虎牙露出了出來,雙眼趣味滿滿。

    沒等龍夜天回話,洛琪又自言自語的說道︰“不過他們倆都不在家,準備新婚是很忙噠,听說他們出去好幾天,還要去照婚紗照什麼的……”

    “婚紗照?”

    “嗯。”洛琪點了點頭。

    龍夜天望了望花沐臣家里的宅院,目光微微一暗,轉身要走。

    “誒,龍夜天,等等!”洛琪身子一躍,一個大幅度的跨欄,從屋子里面翻了出去,動作太大,還是硬生生的扯了肌肉一下。

    他停下腳步,回眸。

    洛琪捂了捂傷口,湊到了龍夜天的身邊︰“我們家老大關在哪里?”

    “西城駐守在南都的刑事牢房,看管比死牢還要嚴格,由南都和西城同時負責監管,想要從外面救的話,還是死心吧。”

    洛琪撇了撇嘴︰“老大讓我告訴你,叫你也不用管他,現在只有你才可以扳倒皇甫烈,所以你無論如何也不能夠因為他的事情而被牽累,老大說,他自己會想辦法自救。”

    他當然也是知道老大在和龍夜天一起對付皇甫烈的事情,所以說話更加不會去可以顧忌什麼。

    龍夜天眉頭一鎖,沒有多言說什麼,轉身上了車子。

    洛琪杵在原地,自言自語的說著︰“果然和胖妞說的一樣,真是一個自帶冷氣的男人!”洛琪打了一個寒顫……

    龍夜天的車子已經一溜煙的揚長而去,單手抓著方向盤,一只手拿出了電話︰“去給我查一下,臣和甦小舞在什麼地方拍婚紗照。”

    一句話冷情的落下,沒有多余的語言,龍夜天直接掛了電話。

    南都的一條街上,比起晚上的熱鬧,白天的這里,顯得格外的冷情。

    在絕色店的樓上。

    蕭策沏了一杯熱茶,遞給了坐在一旁的甦小舞︰“你來就是想要知道,瑾風和烈之前的恩怨是嗎?”

    “嗯。”

    蕭策懶卷的眯了眯眼楮︰“他現在,還好嗎?”

    “我也不知道,我現在也沒有哥哥的消息,不過他說,他有辦法自救。”

    “是麼……”蕭策望了望天花板的地方,他是今天早上才知道風的消息,國際罪犯,呵……烈,這又是你的杰作吧?

    小舞坐在一旁,看著蕭策沒有動靜,疑惑的歪了歪頭︰“蕭策?”

    “嗯。”他這才將視線轉移了回來,恢復了平淡︰“你是她妹妹,告訴你也是應該的,當年……”

    蕭策不緊不慢的將當年的事情全盤說出,也並沒有掩飾自己那個時候所做過的事情,一一都告訴了小舞。

    這些年來,小舞猜測過很多,卻沒有猜到竟然會是這樣,這簡直令人不可思議。

    原來哥哥和皇甫烈曾經竟然是要好的朋友。

    難怪哥哥會一心要對付皇甫烈呢,他是迫害他們家四分五裂的,當初害哥哥人,如今害哥哥的人,還是殺了冷炎的人,都是他!

    那一瞬間,小舞的雙眼都紅了,憤怒在眼底燃燒著,如果皇甫烈這個時候站在她面前的話,她一定會克制不住的想要和他同歸于盡的。

    看出來了甦小舞眼底的憤怒。

    蕭策緩緩開口︰“陳年舊事,原以為已經煙消雲散,呵……看來並非如此。你再煩勞,也無濟于事。”他起身,離開了客廳外面走去。

    走過落地窗,走去了陽台。

    小舞望著蕭策的背影,是啊,都那麼多年了,她再煩勞也無濟于事了,那些仇怨可以累積著,但並不是現在就要發泄出來。

    只是當前的況狀,才是令人棘手的。

    甦小舞也跟去陽台的地方。

    還未開口說話。

    站在這高高的陽台上,蕭策目光俯視,只見絕色店門口停靠著一輛銀色的跑車,一個男人正靠在車旁。

    雖然有一段很高的距離,但是也勉強能夠看到那個模糊的影子︰“是花沐臣嗎?”

    甦小舞順著蕭策的目光看了下去︰“嗯。”

    “確定要和他結婚了?”

    “嗯。”小舞點了點頭。

    蕭策的眸光些許慵懶,唇角勾著微笑︰“這確實是現在最好的選擇,婚禮那天,可別忘了要請我。”

    “當然了。”

    蕭策起手,像是大哥哥一樣落在她的發間︰“你要相信風,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小舞抬了起頭,點了點頭︰“我知道了。”

    短暫的談話後,小舞離開了絕色店,或許是她對過往的事情太多的好奇,也看得出來,哥哥曾經和蕭策的關系很好,這才來找他。

    當知道了這一切後,心里百味交雜,說不出來的感受,也瞬間明白了一切因因果果,恩恩怨怨。

    哥,這些事,你真的不該一直這麼瞞著我的,我是你妹妹啊,那些痛苦,你應該讓我和你一起承擔的。

    走出絕色店。

    花沐臣見她出來,唇角勾起淡笑︰“聊完了?”

    “嗯。”

    “走吧,還要趕去照婚紗照。”

    “嗯。”小舞點了點頭,上了花沐臣的車子,坐在副駕駛的位置上,一路上她都托著腮,眸光中帶著太多的愁緒。

    花沐臣駕車一路朝前……

    就像是甦小舞此時的處境一樣,被人推著也好,被人拉著也好,強迫,硬著頭皮也要往前走。

    沒有退路!

    蕭策站在陽台上,身子慵懶而又悠閑的望著遠去的車影,嘆息了一口氣︰“烈,把他們兄妹逼到這一步,呵,真是絕情啊!”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