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716章該不該來

第716章該不該來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第716章︰該不該來

    小舞盯著神父,遲遲沒有開口說話,甚至是有些走神。←百度搜索→【愛書屋】

    “甦小舞小姐,你是否願意嫁給花沐臣先生?”神父再一次強調的開口。

    甦小舞的這一停頓,讓周圍的人都疑惑了,注意力都集中到她的身上……

    恍惚間。

    小舞這才抬起眸子︰“是,我願意。”她不敢再把視線停在哥哥的身上,而是立即轉過了眸子,看向身邊的花沐臣。

    “現在請新郎,新娘,交換結婚戒指……”在神父的引導下,做完了一系列的儀式︰“禮成……”

    在所有人掌聲的中,大家紛紛的獻上祝福。

    神父一直站在高台的地方,手里的書緩緩放下,臉色帶著笑容。

    而在座椅下。

    皇甫烈架著腿,托著腮,目光筆直的盯著高台處的神父。

    “殿下,您一直在看什麼?”未央坐在皇甫烈的身邊,疑惑的問道,她知道皇甫烈和小舞之間的敵對關系,深怕這兩個人再起爭執。

    皇甫烈優雅的一笑,轉過眸子︰“沒事。”看向未央時,他眼角的余光又看了一眼站在高處的神父。

    是他眼花嗎?

    總覺得那個神父,有些眼熟的樣子,卻又說不出來哪里眼熟,難道是他最近疑心太重了嗎?

    禮堂的現場,十分熱鬧,禮成後大家都走了上前祝福,但小舞也不敢上前和哥哥說一句話,深怕被別人看出端倪來。

    不一會兒。

    她在紅蓮的陪同下,去了化妝間,一會兒還要去宴會的地方,雖然都是在學校里,可光是流程就有好多個。

    要換的衣服也有五六件。

    “小舞姐,一會兒是換中式的衣服對吧?”一路往化妝間走去時,紅蓮在旁邊嘰嘰喳喳的問著,起手推開了房間門。

    “嗯。”小舞心不在焉的點了點頭。

    隨著化妝間的門一點點被推開︰“你……你是誰?怎麼在新娘的化妝間里!”紅蓮驚呼了起來。

    走神的小舞趕緊抬起頭,只見化妝間內,男人一襲長袍背對著他們站著。

    男人緩緩的轉了過身。

    紅蓮睜大了眼楮︰“神父?!”

    小舞心里一顫,當視線和神父對上時,立即道︰“紅蓮,你先出去,守在走廊的地方就說我在換衣服,別讓人進來。”

    “呃?哦,好。”紅蓮完全摸不著頭腦這怎麼一回事,只好乖乖的點了點頭,離開了房間。

    當門 噠一聲關上時。

    甦小舞箭步沖了過去,抓住了他的手︰“哥,你怎麼那麼沖動,你為什麼今天還要來?你明明也知道,皇甫烈就一直算計著在今天抓你啊!只要忍過了今天就沒事了……你怎麼還……”

    大手抬起,輕輕的撫過她的長發︰“寶貝的婚禮,我怎麼可能缺席呢?”

    “我寧可你不來!”

    “無論如何,我也該來。”

    “哥,我一眼就能夠認得出來,那麼說不定別人也會認出來你的,這太危險了,你趕緊走,趕緊離開這兒……”

    甦小舞越想越緊張,別人認出來還不可怕,可怕的是如果是皇甫烈把他給認出來的話,該怎麼辦啊?

    “嗯,我一會兒就會走,不過有些話,我還是要囑咐你。”

    “什麼?”

    “以皇甫烈的性格,自此之後,一定會視你為眼中釘,所以你一定要處處小心他。他越害怕就會越不折手段!”甦瑾風眼神變得尖銳了幾分。

    “害怕?害怕你和龍夜天聯手對付他嗎?”

    “以我對皇甫烈的了解,如果不到萬不得已的情況,他是不會破釜沉舟的,現在朱雀軍區是這一場爭斗的樞紐,皇甫烈擔心朱雀被龍夜天所得,擔心到迫不及待的要鋌而走險。”當初這麼年的朋友,即使有些東西看錯了,但畢竟還是了解的,繼續說道︰“朱雀軍區的兵符,一分為二,有半塊在龍夜天那兒,還有半塊……”

    “在皇甫烈那兒。”

    “不,另外的半塊一定不在皇甫烈那兒,所以他心里更加沒底。他故意制造出兵符在他那兒的假象,就是想讓龍夜天去他身上打主意,而不去別的地方尋找兵符的下落……”

    “沒有想到,皇甫烈的沉府竟然這麼的深!”連她都一直以為皇甫烈手里有另外的半塊兵符,可哥哥的這個猜測,更加的令她驚訝!

    “原本那天我約了你和龍夜天來,也就是想要告訴他這件事,不過看來我在這兒不能夠久留,你找個時間替我轉告他吧。”

    “嗯,好!哥哥,你放心吧。你先去安全的地方待一段時間,等有朝一日,皇甫烈倒台,就徹底安全了。我相信,龍夜天既然有稱霸四大軍區的野心,他就一定會成為勝者。”

    甦瑾風微微一笑,輕輕撫弄著妹妹的長發,眼底無數的溫柔︰“我知道,無論我怎麼阻止你,你想要做的事情,還是會去做。所以你只需要答應我一件事就夠了,答應我,無論如何,都不要讓自己太置身危險之中,凡是先替自己的安危著想。”

    “哥,我知道。”

    禮堂外面。

    所有的賓客都開始往宴會的地方撤了。

    “殿下。”玫瑰悄然的走到了皇甫烈的身邊︰“還是沒有找到任何甦瑾風的下落,他看來真的是沒有來婚禮。”

    “是麼?”皇甫烈皺了皺眉頭︰“甦小舞人呢?好一會兒沒有看到她了。”

    “這個點,應該去更衣室換妝了吧。”

    “我們的人有跟過去嗎?”

    “呃,這個沒有,那里屬于新娘私密的地方,我們的人,不好跟過去。”

    皇甫烈眉頭深鎖,又掃了一眼禮堂︰“那個神父呢?”奇怪,好像禮成之後,那個神父就不見蹤影了。

    眸光一轉。

    他一直覺得那個神父很眼熟,難道說……

    “帶我去新娘的更衣室。”

    “是。”

    玫瑰立刻領著皇甫烈離開的禮堂,穿過長長的走廊,很快到了新娘更衣更衣室的附近。

    紅蓮一直在這條走廊上來回走走著,一抬頭就看到皇甫烈帶著一個女人匆匆朝這邊走來,趕緊上前︰“大殿……”

    皇甫烈斜眸,給了玫瑰一個眼神。

    玫瑰立刻會意,在紅蓮話都還沒有說完的時候,就立刻上前,一個擒拿手,直接將紅蓮反手扣住,死死捂住嘴巴。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