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740章花沐臣的呢喃

第740章花沐臣的呢喃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第740章︰花沐臣的呢喃

    “哦……”小舞點了點頭,也對,這種私密的事情蕭策再知道,他就是神了。

    “那,那個敵國將領是誰啊?”

    蕭策搖了搖頭︰“具體是誰,我也不知道,小東西,你要知道30年的時候,我可能才剛出生,或許還沒出生!我所知道的事情,不過也都是曾經軍區里的一些老將說的。”

    “哦。”小舞點了點頭︰“那上一任將軍夏勇和朱薔將軍是什麼關系啊?”

    “你這不廢話嗎?上一任將軍夏勇就是這位朱薔將軍曾經的副將啊!朱家倒台後,朱雀軍區的副將,接任了將軍的位置,就這麼簡單。”

    “哦……”小舞點了點頭,這一下,所有不清楚的事情全都思路清晰了,看來夏老將軍是一位極其忠心的部下,在自己主子被關了30多年後,還不忘了要去救她︰“她也是一個可憐人,如果當時夏老將軍,把她給救出來就好了……”

    “救?”蕭策笑了笑︰“從死牢里救一個人出來,說難不難,說簡單不簡,然而對于朱薔這種通敵賣國的罪犯,你敢是試圖去救,那麼同罪族全族,她全身上下都是禍,誰敢觸踫一下,誰就是死。別說是夏老將軍了,就算是皇甫烈想要救她都不可能。除非……”

    “除非什麼?”

    “除非有人能夠統治四大軍區,再一並干掉政界的那些元老。做到唯我獨尊的地步,那麼就能夠救她出來了。要不然,這個女人就是,誰也不可以去觸踫的禁忌!所以……小東西,不管你是不是為了找朱雀軍區的兵符,都不要妄動去救她出來的心思。”

    小舞點了點頭︰“嗯。知道了。”

    “小姐,您的外賣好了。”服務員提著大包小包的打包盒走到了甦小舞的身旁。

    “哦,好。”

    接過了打包盒。

    蕭策站了起身︰“走吧,我送你回去。”

    “不用那麼麻煩了,我自己回去就好了。”小舞委婉拒絕。

    蕭策慵懶的眸光帶著笑意盯著她,什麼話都沒有說,只是盯著她就盯著她。

    這樣對視持續了幾秒後,甦小舞還是妥協了︰“好吧,那就麻煩你了。”

    “不客氣。”

    一路驅車,蕭策熟門熟路的將她送去了花家,小舞下了車︰“你對這附近倒是挺熟的麼?”

    “呵……再見。”蕭策淺淺一笑,不再多言什麼。

    一踩油門,驅車離去。

    小舞提著大包小包的東西回去,洛琪聞著飯菜的香味就撲過來了︰“胖妞,你再不回來我就要餓死了。”

    “拿去拿去,餓死鬼!”小舞把大包小包的打包盒都遞給了洛琪,又看了看屋子上下︰“咦?夏夢呢?”

    “哦,你老公一回家就病倒了,照顧人這種事,我又不會做,只能夠讓她幫個忙嘍。”洛琪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聳了聳肩膀。

    “花花病倒了?”她立即篤篤篤的朝樓上走了去。

    推開臥室的門。

    花沐臣躺在床上,而夏夢正站在窗戶旁開著窗戶,听到開門的動靜,她回頭望去︰“咦?甦姐姐,你回來了呀。”

    “夏小姐,謝謝了。他沒事吧?”小舞趕緊走到了床畔,看了看花沐臣,他面色慘白,臉上有著密汗,看起來很憔悴的摸樣。

    “剛剛量了量體溫,39度高燒。已經吃了退燒藥了。”夏夢乖巧的說著。

    “哦,行,我剛剛打了外賣回來了,你也餓了吧,趕緊下去和洛琪吃飯吧。”

    “好,謝謝甦姐姐。”

    夏夢點了點頭,便沒有多做任何停留,直接離開了臥房。

    安靜的房間里,小舞坐到了床邊,看著床旁放著的冰水,這夏家小姐倒是挺會照顧人的……

    用毛巾浸濕了冰水擰干放在花花的額頭上,又看著花沐臣唇角略有傷痕,不用說,這一定是白天的時候跟龍夜天打架打的吧!

    收回來放在毛巾上的手。

    突然……

    花沐臣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狹長的眸光微微睜開︰“小舞……”

    “你醒了?”甦小舞湊近了他的臉,見他眼神里都沒有什麼神色,看起來病怏怏的。

    “你走過來的時候……我就知道,是你……”他唇角挑起了一抹笑意。

    小舞抽回了手︰“還笑得出來,都這個樣子了,白天的時候不還生龍活虎的麼?怎麼晚上一回來就搞成了這樣。”

    “還不都是夜天!那個王八蛋,開車開得那麼快,又不關窗戶,吹了我幾個小時風。”花沐臣說著,眼里難免又多了一些怨念。

    小舞沉了一口氣,懶得多說他和龍夜天的關系,只道︰“還難受嗎?”

    “難受啊……”他擰起了眉頭,眼底和眉宇間,都帶著壞意。

    小舞的額頭閃過了黑線︰“我看你其實挺精神的麼?”

    “小舞,我渴了。”他帶著一些疲倦的開口。

    “等等,我去接水。”雖然不是真正的夫妻,但是就算是名義上的,照顧他也是應該的。下了樓接水。

    洛琪正和夏夢坐在一起吃飯呢。

    “呦,胖妞,你要不要一起來吃飯?”洛琪嘴里還包著東西問道。

    “不了,你們吃吧,洛琪,一會兒你給夏夢找個房間來,讓她暫時睡會兒。”小舞囑咐著,沒有多理會樓下這兩人了,端著溫水上樓。

    回到了床邊。

    瞅著床上的人,好像又睡過去︰“水來了……”

    花沐臣沒有反應,這麼快就又睡著了嗎?也是,發著高燒的人,說睡著就睡著的,把水放到了床頭櫃上。

    她不打算在這兒打擾他睡覺,扭頭準備離去。

    “小舞……”床上的男人開始呢喃了起來。

    甦小舞回過頭︰“醒了?”鄙夷的看著他,到底是醒著,還是睡著?

    只見他眉頭緊鎖,眼楮緊閉著,干燥而又蒼白的嘴唇呢喃著︰“小舞,如果有一天……你發現龍夜天是有苦衷的,你還會去愛他嗎?”

    他的聲音很小,小的小舞都有些听得不太明白,只听到苦衷,還有什麼龍夜天之類的字眼。

    “花花,你在說什麼?”小舞湊近他,耳朵貼到了他的唇邊。

    “信……”干燥的唇,啞啞的說著。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