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741章︰無以回報的溫柔

第741章︰無以回報的溫柔

    天才壹秒住,檳 ┘ 市 f。第741章︰無以回報的溫柔

    安靜的臥房,甦小舞的耳朵幾乎快要貼在了花沐臣的嘴邊︰“信?”嗯?什麼信?起身再看向花沐臣,小舞雙眼充滿了疑惑︰“什麼信?”

    是她听錯了嗎?

    從剛剛就在那兒嘟囔,什麼龍夜天之類的。

    呼……

    小舞松了一口氣,沒有再繼續多想,該是花沐臣發燒把腦袋都給燒暈了,開始說胡話了吧!

    坐到了床邊,把放在他腦袋上的毛巾拿了下來,滕了滕水,擰干重新放在了他的腦門上……

    “小舞……小舞……”

    花沐臣迷迷糊糊的又嘟囔了起來。

    “在呢!”她應了一聲。

    “不要走,小舞……”他迷糊的說著,不知道是在做什麼樣的夢,眉頭深深的擰了起來,似乎很痛苦的樣子。

    甦小舞坐在床邊,看著他露出的愁容,心里更加的不是滋味︰“花花,我該怎麼回報你的溫柔?”

    他已經不再是她的學長。

    曾經的事情也過去了十余年,然而這一份溫柔,卻不曾改變。

    經歷了這麼多的事情,他的這一份恩情,她實在是無以為報……!

    在旁照顧了一夜,或許他們並不是真正的夫妻,但不知不覺中,早已經彼此都把對方當做成了親人。

    陽光從窗戶外映射了進來,小舞趴在床邊睡著了。

    一件被單落在了她的身上。

    輕輕的動作將她驚醒。

    甦小舞迷糊的睜開了眼楮,看向了那張極其邪魅的臉,她打了一個哈欠︰“花花……你醒了?怎麼樣?還燒嗎?”

    花沐臣站在一旁,俯下身,一下湊到了她的面前︰“小舞,你昨兒是在這兒照顧了我一夜嗎?”

    “怎麼了?”

    “我很高興……”

    “高興什麼?”小舞站了起身,身上的被單跟著滑落到了地上,她趕緊彎腰將被單撿了起來。

    花沐臣只是笑了笑,將她拉了起來︰“小舞,你永遠不知道,我什麼時候最孤獨。”

    “哈?什麼?”小舞被他說的莫名其妙的。

    他卻貪念般的抱住了她,頭無力的埋入了她的發間,聞著那只屬于她的芳香,只有她不在他身旁的時候,才會孤獨。

    所以天知道他此刻看的溫暖,是那麼的令他眷念。

    花沐臣腦袋靠在了小舞的肩膀上……

    就這樣持續了很久。

    一分鐘過去了……

    兩分鐘過去了……

    甦小舞實在是忍不住的吭了一聲︰“花花?你可以放開我了嗎?”

    怎麼沒有反應?

    小舞輕輕拍了拍他的背︰“花花……”

    依舊是沒有反應,她這才疑惑的撇過眸子,只見花沐臣靠在她的肩膀上閉著眼楮,竟然睡著了!

    偶買噶!

    也太能睡了吧!

    甦小舞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這笨重的身子拖回了床上躺著,拿出體溫計量了量,高燒退了,卻仍舊還在低燒。

    接下來的幾天,小舞都沒有去過武器部,而是家里照顧花沐臣。

    至于夏夢,花沐臣揮一揮手,給她安排了一棟隱秘的私人別墅,那里佣人司機保姆應有盡有,讓她自己選擇自己想要去過的生活。

    洛琪終日在外面瘋耍,是一個想要留都留不住的主,三天兩頭的可能會出現在你的視線里,不過你眨一眨眼楮的功夫,他又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還有,紅蓮,石磊。

    石磊的身體康復的很快,只是腳上的傷太重了,現在還在做復健,相信用不了一兩個月就能夠恢復曾經的矯健了。

    紅蓮當然是在一旁照顧了,這兩個人的關系早已經塵埃落定了,恩恩愛愛的不行,相信石磊康復後,好事也將近了。

    至于哥哥,那個甦小舞一直牽掛的人,婚禮過後,就再也沒有哥哥的消息了,她知道,哥哥是暫時離開了南都這個是非之地。

    總有一天,哥哥會回來的!

    一大早,花沐臣就病怏怏的過來︰“小舞,你要去哪兒呢……”

    “我今天要去武器部,你今天自己照顧自己吧,還有,別再故意不吃藥了,你想一直低燒不退麼?”

    花沐臣攤了攤手,瞬間從那病怏怏的摸樣變得精神了幾分,一個斜身坐到了沙發上︰“真沒意思呢……”

    “那我先走了。”

    “對了,小舞,我重新安排了蜜月,這一次去遠一點怎麼樣?”

    甦小舞已經開始收拾起了包包︰“好啊,什麼時候你低燒退了,我們就去啊。先不跟你說了,我先走了。”

    “拜……”

    花沐臣揮了揮手,躺在了沙發上,摸了摸自己的腦袋,算了,為了早些去蜜月,還是叫醫生來看看吧。

    *

    武器部。

    “上佐,這是處理的公文,您看看。”

    “上佐……請簽字。”

    幾天沒來,又堆積了一堆的文件,小舞快速的看著那些公文,還指望著今天來武器部後,就去打听一下師傅要她弄得藥呢。

    結果又是忙。

    一只手轉著筆,把文件處理了一般,整理出一部分︰“拿去,把這一些文件給最高長官送過去,讓長官趕緊決定了。”

    “呃?上佐,長官剛出去辦事去了啊。”

    “出去了?去哪兒了?”

    “好像是去死牢里審犯人去了吧,有個人把武器部的機密資料給透露出去了……”屬下後面在說什麼甦小舞根本全都沒有听到。

    站了起身,拿起了文件︰“這些文件很重要,我得親自找最高長官立即簽了。”說罷,她匆匆的出了門,

    這幾天她一直找不到名真言順的借口去死牢,這回好了,如果是跟著最高軍火人去的話,就算皇甫烈有所懷疑也不敢確認了。

    甦小舞立即匆匆的出了門,驅車一路去了死牢,開得飛快,在死牢門口就直接堵住了最高軍火人。

    說明來了來意,把文件給了他。

    “哎呀,小甦啊,你這幾天不來武器部,怎麼就變得這麼盡職了,一個文件還追到這個地方來。”孫吉拿起了筆,龍飛鳳舞的在文件上簽了字。

    甦小舞笑了笑︰“這不是著急麼,對了,長官要去審問犯人。”

    “是啊,嗯,你也上佐了,要不你跟著一起來吧。”

    “好。”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