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743章︰軒軒醒了

第743章︰軒軒醒了

    天才壹秒住,檳 ┘ 市 f。第743章︰軒軒醒了

    沒有在死牢門口久留,她的先趕緊把兵符放去安全的地方才行。【愛書屋】

    ‘鈴鈴鈴’

    剛走了幾步,手機鈴聲響起,甦小舞看著打來的電話,真是說曹操,曹操到啊!

    “喂,爵爺有何貴干呢?”

    “你在哪兒?”

    “我?我在馬路邊,怎麼了?有事?”小舞疑惑的問了一句。

    “你過來機場一趟,跟我去西城。”

    “西城?為什麼要去西城?”

    “軒軒醒了,難道你不想要去看看嗎?”電話里,龍夜天的話落下後……

    甦小舞的心就像是被什麼東西揪了一把似的︰“我立刻就過來!”掛了電話,她趕緊驅車朝機場的地方去。

    軒軒醒了?

    她真的不是在做夢嗎?都說植物人你要抱著,可能十年八年都醒過來的決心去等待,可這一份驚喜實在是來的太突然了。

    車子一邊極速的往機場去時。

    小舞驚喜之余,趕緊也給花沐臣打了一個電話過去︰“喂,花花啊,我最近幾天可能回不了家了,我得出一趟遠門。”

    “嗯?你要去哪里?”

    “西城,龍夜天剛剛說,軒軒醒了,我得去見他。我現在正在去機場的路上。”對于花沐臣,這些都不是需要隱瞞的東西。

    “是嗎?太好了,孩子醒了好事,要不,我和你們一起去看看那孩子。”

    “你也要去嗎?”小舞並沒有任何的多心。

    電話那邊卻遲遲沒有回復,不一會兒,他緩緩開口︰“算了,我還是不去了,休息了這麼多天,我也還有很多公務要忙。”

    “哦……好吧。行,那我先掛了啊。”

    “嗯。”

    ‘嘟、嘟、嘟。’花沐臣做在沙發上,手里拿著為掛斷的電話,眸光瞥向了一旁站著的好幾個醫生,皺了皺眉頭︰“打針可以,但我討厭吃藥。”

    醫生紛紛恭敬的鞠了鞠躬。

    機場的vip尊貴候機室里。

    “爺,行李已經放好了。”青蓮彎了彎腰身說道。

    “嗯。”龍夜天微微頷首,像是想到了什麼,又開口︰“夏家的那個孫女,有下落了嗎?”

    青蓮搖了搖頭︰“還沒有,不知道是不是被皇甫烈的人抓了,如果真的被抓了的話,恐怕另外的半塊兵符,已經在皇甫烈的手中了。”

    “這幾日,你再仔細去萬花鎮查查。”龍夜天揮了揮手。

    “是。”

    ‘ 噠。’突然,候機室的門被人從外面推開,甦小舞氣喘吁吁的站在門口︰“我來了,幾點起飛?”

    龍夜天的目光朝門口看了過去,手優雅的從一旁抽出了一張紙巾,起身朝門口走了過去,腳步停在了他的面前。

    紙巾輕輕擦去了她腦門上的汗水。

    甦小舞愣了一下,心都跟著他的動作咯 了一下,抬眸望向了他,慢慢伸手結果他手中的紙巾︰“謝謝,我自己來。”

    “現在就可以登機了,走吧。”

    “嗯。好。”

    兩人一前一後的出去,青蓮望著那兩人的背影,心里多了不少的感嘆,多希望有一天能夠看到這兩個人能夠和好如初啊……

    只是或許,只能夠成為或許了。

    私人專機在空中劃過了一道漂亮的弧線,甦小舞坐在沙發上,心心念念的眼神里,透露著激動︰“軒軒是已經完全醒過來了嗎?算是康復了嗎?”

    “具體的事情還不知道,醫生也是今天剛通知我的。”

    “哦……嗯。”小舞點了點頭︰“那其實,只要醒過來的話,就算想好了是吧?”

    他點了點頭︰“嗯。”

    甦小舞臉上慢慢的期待,多久了?快要半年了嗎?她已經快有半年沒有見到兒子了,好想他……

    *

    皇城。

    皇甫烈手里拿著一個極其漂亮多了錦盒遞給了未央。

    慕容未央疑惑的看著錦盒︰“這是?”

    “打開看看。”他低沉的說著。

    未央帶著幾分疑慮的將盒子打開,只見里面躺著一條閃爍的藍寶石項鏈,那是很漂亮的顏色,像大海,又像天空︰“給我的?”

    “當然了。”皇甫烈拿出了寶石項鏈,走到了未央的身後,親昵的將項鏈替她戴上。

    未央起手摸了摸寶石,眼底沒有太多的情緒,只是道︰“殿下,謝謝。”

    戴好了項鏈,皇甫烈輕輕的撩動了她的酒紅色短發︰“未央,結婚這麼久了,你還改不來過來口嗎?你不該叫我殿下,該叫我烈……”

    慕容未央鄙夷的回了回頭,一個不經意,她的臉差點踫到了皇甫烈的臉上,婚後他們從未有過正常夫妻的親近。

    這個男人從不逼迫她任何事情,甚至是同房都尊重她的意見。

    “殿下,可以和小舞和平共處嗎?”

    “未央,甦小舞的事,已經不再是私底下的事,她現在是軍區上佐,她的事已經是公事了。”言下之意,是讓她不要參與公事。

    慕容未央不再言語。

    “殿下。”這會兒,玫瑰進來,一看到屋內親近的兩人,趕緊低頭︰“抱歉。”

    皇甫烈這才從未央身邊離開。

    未央知道他要處理公事,便沒有打擾離開了。

    “殿下,剛剛得到消息,甦小舞今天又去死牢了。”

    “嗯?她自己?”皇甫烈眸光瞬間一利,示意屬下說下去。

    “不,是陪同最高軍火人去牢房里審問犯人。”

    “她去過七號牢房了嗎?”

    “這個,不知道。”玫瑰搖了搖頭。

    “呵……現在她人呢?”

    “從死牢里一出來,就立即去了機場,和龍夜天一起,去了西城。”

    聞言,皇甫烈眸光閃爍揣測之意︰“甦小舞這個丫頭機靈的很,跟著孫吉進去死牢,掩人耳目這一招,玩的倒是很棒。不過……我猜她一定去找朱薔了。”

    “殿下,那……那您說他們立即去了西城,是不是那半塊兵符被藏在西城了?”

    “寧可錯殺,不要放過!在西城可比在南都,出了什麼事情,可是無從追究的!”皇甫烈唇角帶起了笑意。

    玫瑰立刻會意︰“我立刻派人去西城。”

    “注意著點,如果他們真是去找兵符的,就先盯著看看,兵符在哪兒,如果不是的話……能在西城解決點東西,就解決了。”他意味深長的說著。

    “是!”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