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746章甜如蜜糖

第746章甜如蜜糖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第746章︰甜如蜜糖

    傍晚,天邊的霞光給診療所里的花草樹木都染上了一層淡淡的金色。

    籠罩在這一片霞光中,甦小舞和龍夜天在軍醫和護士的目送下離開了軍用診療所,兩個人肩膀挨著肩膀。

    小舞不適應的輕拉了拉手腕。

    繩子的牽動下,他的手也被她扯的晃來晃去,劍眉一擰︰“你有完沒完?”冷情的聲音刺入了她的耳膜。

    她舉起了手︰“繩子怎麼辦?真的就要一直這麼綁著嗎?”

    “不然呢?”說著,他眼角的余光看了看繩子打結的地方。

    小舞也看了看打結的地方,兒子這系的是什麼麻花結?解開是容易,可解開了系的不一樣,讓那孩子多想怎麼辦?

    是啊……

    龍夜天說的對,不然還能夠怎麼辦呢?

    只能夠這麼綁著了。

    兩人並肩走在一起,旁人注意到兩人手腕上系著的繩子時,都不禁投去異樣的眼神,小舞嘆了一口氣︰“哎……丟臉都丟到國外來了。”

    “你覺得很丟臉嗎?”他淡淡的開口。

    “這麼綁著一個繩子,人家會以為我們是神經病吧?”

    “看不到這根繩子不就是了。”一邊說著,龍夜天的大手握住了她的手,將她的手心藏在了自己的手掌中。

    指端的觸踫……

    她不禁的想要收回手,可每一次想要用力的抽出時,就被他的大手握的更緊︰“龍夜天……”

    “你不覺得,這一段路的風景很不錯嗎?”他始終沒有松開她手的意思,拉著她往前走。

    回去酒店的路上,兩邊靠種植著開滿白色花朵的樹木,微風吹過時,隨著莎莎的樹葉作響,花朵隨著風兒飄落……

    身邊總有走過的行人,也有恩愛的情侶。

    而他們看起來就像是這恩愛情侶中的其中一對似的,看不到綁在兩人手腕上的繩子,只有緊緊握在一起的雙手。

    久違的平淡,久違的牽手,她幾乎能夠感覺到他的掌心是有多麼的溫暖。

    可小舞的眉頭,卻一直擰著無法舒展開。

    走過那一道都是花的漂亮小道,他眼角的余光回眸便注意到了她那緊擰無法舒展開的眉頭。

    黑眸中多了一絲深沉,就是走過那條夢幻的小道,也到回到現實的生活中一樣似的,他松開了她的手。

    溫暖離去,陣陣清風吹涼了她曾被他握過的手。

    甦小舞垂眸看著他松開的大手,緊皺的眉頭,這才松開,可眼底卻還是藏著千萬種難言的情緒。

    回到了預訂的酒店。

    雖然是一人一張房卡,可看看此時的狀況,根本沒有可能分開單獨睡覺!

    小舞手里拿著房卡,站在酒店大廳里,不敢想象今天晚上該怎麼熬過去︰“不如,我們先去吃飯吧?”

    “可以。”

    轉悠轉悠著,又除了酒店,去了附近的一家餐廳。

    兩人隨意找了一個地方,剛想要分別坐到桌子的對面時,這一兵分兩道走的時候,她的身子就被他強大的力氣給拉扯的直接撞了回去。

    龍夜天似乎早已經習慣了,拉開椅子坐下,又看了看自己身畔的椅子。

    小舞臉色一沉,沒有辦法,只能夠坐倒了他的身邊……

    望一望這偌大餐廳里,人也不少,情侶也不少,像他們倆這麼吃飯都親密像是糖一樣黏在一起的……

    還真是沒有!

    龍夜天單手拿著菜單看著。←百度搜索→【愛書屋】

    小舞坐在一旁,垂著腦袋,就跟要死了似的表情,臭著臉……

    黑眸一斜︰“這里有人欠你錢了?”

    甦小舞抬眸,眼神帶著死寂,對上他的視線,沉默了好幾秒後,她這才開口︰“我肚子疼。”

    “嗯?”他眉頭立即一擰。

    “我想去廁所。”她硬著頭皮繼續說道。

    “所以呢?”

    鳳眸一飛,天知道她已經忍耐了有段時間了,望向了衛生間的方向……

    龍夜天眉頭都擰成了好幾個字,壓低了聲音︰“你該不會是想讓我陪你去女廁所吧?”

    “要不然呢?”小舞看了看綁在兩個人手腕上的繩子,總不能夠把一個人的手砍下來吧?又道︰“你總不可能讓我一會兒在這兒解決吧?”

    “憋著!回酒店再說!”

    “不行,我憋不住了。”

    小舞站了起身……

    龍夜天一把將她拉了回來,她瘋了?竟然要拉著他去女廁所!黑眸冰冷冷的等著她︰“甦小舞,你在跟我開玩笑嘛?”

    “你看我的樣子像是再開玩笑嗎?”人有三急,不說的時候還好,一說起來就一刻都忍不住了。

    她掙脫開他的束縛,用力的往外扯了扯繩子。

    而他就跟一尊雕像一樣坐在椅子上移動不動,兩個人一人拉著繩子的一邊,用力的扯動著。

    ‘ ……’

    只听扯斷的聲音,繩子的中間一下被撕裂成了兩半,重力的突然消失,她的身子也猛地失衡。

    整個人往後倒退了幾步。

    看著她往後面摔過去,龍夜天猛地站了起身,伸手想要去拉住她。

    “呃……”她的身子已經重重的撞到了旁邊的一張椅子上,手慌張中撐在了桌子上,這才站穩了身子。

    龍夜天收回了手,垂眸看了看自己手腕上斷開的繩子,又看了看她。

    小舞也顧忌不了疼痛,擰著眉頭看了看繩子︰“怎麼辦?”

    “你先去廁所。”他揮了揮手。

    小舞臉上閃過了無奈,斷了的繩子,也不可能完好無缺的接回去,只好轉身先去了衛生間……

    餐廳里,龍夜天拿著那斷開的繩子,單手將系在是手腕上的死扣解開,放到了一邊。

    “伯爵真的很帥呢……”遠處隱蔽的角落里,一個身著藍裙的卷發女人用菜單遮擋著臉,嘟囔的說著。

    而坐在對面得玫瑰一臉嚴肅︰“咱們是來執行任務的,你犯什麼花痴?盯緊點!”

    “哦……”卷發女人只好應了一聲。

    ‘嘩啦,嘩啦……’

    衛生間,沖洗干淨了手,甦小舞看著手腕上的繩子,這明兒看到兒子該怎麼向他解釋才好啊?

    “哎!”

    長嘆了一口氣,無奈的將手腕上打結成麻花的扣解開,隨手將繩子放入口袋中……

    “嗯?”

    手放在空空的口袋里摸了摸,腦子里突然想起了什麼,兵符?兵符呢?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