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757章剪刀和他

第757章剪刀和他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第757章︰剪刀和他

    沉默了許久……

    甦小舞吸了吸鼻子,深深呼出一口氣,睜開眼楮,她的唇角勾起了笑容︰“嗯,我知道,丑了點而已,沒關系!”

    緊咬著牙說著了,她握緊了拳頭,強大的內心將那種不好的想法,統統都擋在了腦海之外。

    女人的臉,雖然很重要,但說白了,不過都只是一副皮囊罷了!

    沒有關系!

    小舞不斷的這麼告訴自己,跌宕起伏的內心,這也才平靜了下來。

    見她慢慢的安靜下來,龍夜天將她從地上扶了起來,看了一眼被撕下來的紗布︰“紗布有藥,我去叫醫生來給你重新上藥。”

    “嗯。”小舞點了點頭。

    “你……”他走到病房門口,似乎有些擔心,回眸又看了一眼坐在床邊的她。

    小舞唇角帶著笑痕︰“我沒事,剛剛只是有些被自己嚇到了而已,你去叫醫生吧……”她揮了揮手。

    龍夜天離開病房的那一刻。

    甦小舞一個人落寞的坐在床邊,貝齒緊緊咬著下唇,一行眼淚落下,她沒有哭出任何聲音,只是揚了揚頭,瀟灑的擦去淚水。

    就像是在告誡是自己,不要輕易落淚一樣,她不該被這樣就輕易的打倒。

    醫生重新拿來了紗布和藥,給甦小舞的臉重新包扎好。

    在龍夜天面前,關于臉的事情,醫生什麼都沒有說,所以她只能夠在龍夜天離開的時候,悄悄問了醫生。

    這才知道,她的臉頰之所以會變成那這樣,並不全是因為被火燒傷!

    因為,其實左邊臉頰的燒傷並不嚴重,甚至沒有她肩膀上的燒傷重,但,不同的是,在她的臉上檢測到了毒素,毒藥順著燒傷的口子,滲入了皮膚中。

    而且毒藥也在毒煙的催化下,產生了另一種效應,幾種因素混合,所以才導致了她臉上的皮膚變成了那樣恐怖的摸樣。

    至于治療的問題……

    醫院無法弄清楚臉上毒藥的成分,所以不敢輕易治療,擔心毒素蔓延到其它地方,引起更加嚴重的後果,所以對她毀了的半張臉,束手無策!

    而听完醫生的解釋,小舞的心里也咯 了一下,想起了玫瑰在灌她喝毒藥時,藥不慎的灑到臉上的事情,心里也大概清楚是怎麼回事了。

    那些殘余在臉上的毒藥,本來沒有大礙,卻因為火燒的原因,滲入皮膚。

    她身上的毒雖然已經清干淨了,但是臉頰上的毒卻沒有被清理掉,反而因為火燒和濃煙的原因產生了另一種反應。

    小舞起手,摸了摸臉上蓋著的紗布。

    按照醫生的話,如果她想要治療臉,就必須先把臉上的毒拔出來,但是醫院沒有遇到過這種事情,對于這種癥狀根本無從下手。

    至于小舞呢?

    她很清楚,想知道毒藥的成分不難,如果毒藥成分制作不復雜的話,提取血液就可以查出毒藥成分,然後配置解藥。

    可是按照醫院提供的現狀,毒藥和火燒產生變質的話,恐怕,就根本不是有解藥那麼簡單了。

    或許……

    這傷疤,就會一輩子的在自己的臉上。

    甦小舞一個人回到了衛生間,看著鏡子里的自己,紗布的遮掩下,看不到那恐怖的傷疤,她拿起了從醫生那兒要來的剪刀……

    “甦小舞!你在干什麼?”龍夜天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了病房,看著拿著剪刀的她,目光瞬間一涼。

    小舞回過了頭,手里的剪刀還對著自己脖頸的地方︰“我……”

    話還沒有說完,男人眉頭皺的更加緊了,看著剪刀,的刀尖,大步的走了進去,二話不說的從她的手中奪過了剪刀。

    小舞伸了伸手︰“你拿我剪刀干什麼?”

    “這話該我問你,你拿剪刀要做什麼!”

    “我剪頭發啊?”她立即回答道,納悶的盯著他,鳳眸一轉,像是想到了什麼,繼續說道︰“你該不會以為,我是要自殺吧?”

    豆大的汗從他的腦門滴了下來,劍眉一擰,沉默了兩秒,這才開口︰“剪頭發?你剪頭發干什麼?”

    小舞抖了抖自己左邊被火燒的參差不齊的頭發︰“你說呢?我頭發現在一邊長,一邊短,怎麼出去見人?”

    龍夜天打量著她的頭發,並不覺得很奇怪︰“我覺得,還好……”

    “你什麼審美水平?”

    “你覺得呢?”他黑眸里閃過了一絲情緒,或許,對他而言,只是因為那個人是她,所以怎麼樣都好。

    只要是她,似乎怎麼樣都沒有差。

    “可能隨著年齡的增長,你的審美水平也越來越差了吧。”小舞輕笑了一聲,伸手要去拿回他手里的剪刀︰“還給我。”

    “你會剪頭發嗎?”

    “不就一刀下去的事麼?”

    “我替你剪。”他拉過了甦小舞的胳膊,將她從衛生間拽了出來,拉到了病房的椅子旁,從一旁拿了一塊白色的紗布圍在了她的身上。

    別說,還挺有模有樣的。

    小舞坐在椅子上,回頭望向他︰“這個,你真的行嗎?”

    “反正你自己不也是一刀剪下去麼?”

    “也對。那你剪吧!悠著點。”她沒有再亂動彈,只要不把她給剪成了禿子,似乎怎麼樣也都好。臉蛋都那樣了,還在乎一個發型怎麼樣麼?

    龍夜天一只手拿著剪刀,另一只手輕輕的掠過她的黑色長發,縷縷陽光從落地窗外映射進來。

    穿過被他撩起的長發……

    溫暖的陽光,映射在了她的脖頸上,暖暖的。

    她微微垂眸,看著地面的影子,是背後的他撩起她頭發的動作。

    龍夜天拿著剪刀, 嚓一聲,剪去了她的長發,看著一根根黑色的發絲飄落,黑眸中似乎帶著一些不舍︰“我記得,那年,你離開的時候,頭發還沒有長過下巴。是後來一直沒有剪過頭發了嗎?”

    “嗯。”小舞輕哼了一聲,像是想到了什麼︰“哦,不對,懷孕的時候剪過一次。”她在懷孕的那段期間,身體意外的糟糕。

    都說,頭發會吸收肚子里寶寶的營養,所以她就把好不容易長長一點點的頭發又剪短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