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758章龍夜天的母親

第758章龍夜天的母親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第758章︰龍夜天的母親

    後來生了bb之後,就再也沒有剪過發了……

    不知不覺的,頭發也就過腰,現在看著這些長發一點點的掉落,到還真有些舍不得了。

    身後,听到小舞說懷孕兩個字時,龍夜天的手稍微頓了頓,眉頭不禁的皺了起來,也沒有再繼續剪了。

    小舞見他一直沒有動靜,疑惑的抬了抬頭︰“在想什麼呢?你還剪不剪?”

    “沒什麼,只是在想,原來已經過去這麼多年了。”他收起了臉上所有的情緒,繼續開始剪起了頭發。

    甦小舞沒有多心去想,悶悶的應了一聲︰“是啊,一晃眼就這麼多年了,你也30出頭了吧?”

    想想18歲嫁給他的時候,他才23左右,如今一晃八年過去了,歲月走得太匆匆了,可奇怪的是,在他的身上,除了更加的成熟穩定之外,似乎還是和以前一樣,沒有一點的變化……

    當年那個冰冷的男人。

    如今還是那麼冰冷……

    當年那個走到哪里,都吸引無數女人目光的他,現在魅力似乎比以前還要濃烈了。

    “呵……”龍夜天輕笑了一聲,沒有回答什麼,繼續剪著她的發絲。

    周圍是那麼的安靜,一個人坐著,一個人站在背後,悠閑的替她剪發,看似平凡的事情,卻帶著一種無比的親近和溫馨。

    小舞算著他的年齡,31歲……

    腦海里猛地想起了黑袍阿姨,歐!不對!現在應該叫她朱薔阿姨。

    想起了阿姨說過,31年前,她曾生下過一個男孩,放在孤兒院的門口。

    雖然這件事和龍夜天八竿子打不著。

    不過或許是因為同年,不禁讓她有些多想︰“咦,龍夜天,我好像一直沒有听你說過你的母親。”

    即使他們曾經有過一段婚姻,但是她所知道的,也是龍夜天有一個繼母江惠,對他的親生母親毫不知情。

    他剪發的手腕,又頓了頓,垂眸,冰冷的目光疑惑的看著她︰“怎麼突然問起這個?”

    “嗯……突然好奇而已。”小舞隨口說著。

    龍夜天眸光一沉,眼底多了一些暗淡,似乎不願意提起似的。

    在沉默了幾秒後︰“我母親,據說在我出生後,就難產死了。”

    “哦……抱歉。”眼角的余光撇到了他眸中的暗淡,小舞趕緊壓住了自己的好奇心,沒敢再多問下去。

    其實,以前的時候,她好像就隱隱知道龍夜天母親是很早就去世的事情,只是龍家的人,包括龍夜天自己都不曾提起……

    所以她後來也不曾多問過……

    仔細想想,那事情就應該是,龍夜天母親難產死亡後,老爺子就娶了江惠吧……

    時間一點點過去。

    “沒想到,你剪頭發,還不錯麼?”小舞站在鏡子面前,看著自己的新發型,頭發剪得不算太短,剛好齊肩的位置。

    而且剪的很有層次感,這要是換了她自己剪的話,那反正就是橫著一刀直接剪齊下去!

    “當然。”龍夜天倒是沒有謙虛,將剪刀放到了一邊,走到了甦小舞的身後,站在背後,手輕輕的落在她左臉的紗布上。

    眼底流露出了一絲心疼。

    透過鏡子,他眼底透出的心疼暴露在她的眼前,心里一顫,沒有想過他會露出這種眼神……

    不禁的,小舞立刻轉過了身︰“醫生說我隨時都可以出院,我們明天去看看軒軒,就回去南都吧。”

    “你想回去了?”

    “皇甫烈現在知道你手里握著一整塊朱雀軍區的兵符,很清楚,你這一回去就回收服朱雀軍區,咱們要是繼續在西城多耽擱的話,萬一橫生枝節了怎麼辦?”

    她相信,龍夜天肯定早就思慮到了這些,只不過她在這兒住院,多多少少耽誤了他的時間。

    無論是哥哥,還是冷炎,或者說是那場大火導致她這張臉毀去,都和皇甫烈脫不了干系!

    仇是越堆越深,她當然不願意讓皇甫烈再使出別的什麼花樣了。

    龍夜天點了點頭。

    在醫院里又住了一天的院,甦小舞自己去了醫院的實驗室,提取了臉頰上的血,果然和她想的一樣。

    毒藥因為火燒產生了變質,就算是配置了解藥也沒有辦法讓臉恢復原樣……

    如果找不到別的治療臉的方法,或許,就這樣一輩子吧……

    這很難令人接受,可心疼過,難受過後,她默默的學會了接受,不想要把這一份負面的影響帶給任何人。

    當做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就好!

    “ 甦小姐,臉上你真的不上藥了麼?”醫生在給她肩膀上燒傷的地方上藥時,又抬眸看了看甦小舞臉上那褐色的疤痕。

    那樣恐怖的疤痕,就連他們這當醫生的,都是頭一次見到。

    可想而知,她臉頰的疤痕有多麼的恐怖。

    只是還好的是,疤痕的面積雖然大,但是是在左臉頰偏脖頸的地方,沒有在臉頰正中央的位置。有時候低頭,頭發遮擋也看不出來……

    只是一抬頭,那麼大的疤痕,還是會暴露無遺。

    小舞搖了搖頭︰“不了,你給我擦的藥,是專門治療燒傷的吧?我臉上的這個傷疤,擦這些藥也沒有半點的用處。”

    醫生沉默無答,沒有否認小舞的話,也代表了半個承認,畢竟……那個臉那個樣子,擦燒傷藥,也不過是司馬當成火馬醫罷了……

    最後一次給肩膀上了藥,醫生也開了許多了燒傷藥給她,戴上口罩,和龍夜天一起離開了醫院。

    去了給小軒軒治療的軍用醫療所。

    沒有事先打過招呼就來了,軒軒真躺在床上看著漫畫,一見到來人,雙眼都發光了︰“媽咪!”

    又轉眸,看到龍夜天,更加驚喜︰“爸爸!你們這麼快就來看我了啊!”

    軒軒的病情雖然有好轉,但只是剛剛開始好,所以現在小家伙,還只能夠躺在床上,不能夠下床走路呢。

    小舞走了過去︰“嗯,想我了嗎?”口罩的遮掩下,說話似乎听起來有些听不清楚似的。

    軒軒疑惑的盯著媽咪的臉蛋,眼楮眨了眨,好奇的問道︰“媽咪……你為什麼戴著口罩啊?”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