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763章說不清的關系

第763章說不清的關系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第763章︰說不清的關系

    “像她那種丑八怪,有什麼資格生氣著急?能夠嫁給臣少,已經是八輩子修來的福氣了!”

    “嗯……也對。”

    女人們低語著,風浪過後,一個個都恢復了平靜,大家都從角落里一點點回到了客廳的其它地方。

    也有人朝花沐臣走了過去︰“哎呀……臣少,你就不要管那個丑八怪怎麼樣啦,我們繼續過去玩好不好?”

    短裙女人湊到了花沐臣的身邊,幾乎要把自己的身上貼到了他的身上去。

    花沐臣轉了過來,看向那靠近的女人時,唇角再度勾起了微笑。

    看到花沐臣的笑容,短裙女人貼的更加近了︰“臣少,你娶那個丑八怪,一定是被家里逼得吧?”

    花沐臣依舊笑著,伸手,摟過了女人的腰,將她的身子貼近了自己。

    “哎呀,臣少……”短裙女人嬌嗔一聲。

    花沐臣單手摟著她,湊到了她的耳邊︰“你剛剛說誰……是丑八怪呢?”他臉上的笑意,變得陰森了起來。

    “呃……臣,少!疼!”

    花沐臣單手捏著女人的腰身,另一只抬起掐住了女人的下顎,兩指幾乎要把她的臉頰骨都給捏碎似的。

    “唔,疼,疼,臣少!”短發女人哀求著,眼淚嘩啦啦的落了下來。

    “你說,要怎麼弄,才能夠把你變成丑八怪呢?”花沐臣兩道眉毛帶著邪惡的氣息擰起,笑容也透著蝕骨的寒意。

    剎那間,剛剛還在說風涼話的女人們,一個個閉上了嘴巴,沒有誰敢再啃聲一句,全都抿緊了唇,眼里帶著怯意。

    ‘啪!’

    花沐臣揮手,將身前的女人甩開︰“滾……”

    短裙女人踉蹌的從地上爬了起來,就像是逃命一樣趕緊往門外跑。

    而其余的人都還傻站在原地,不知所措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緊接著,花沐臣偏頭過去︰“我說的,是全部。”聲音里帶著徹骨的寒意,片刻之間,整個屋子里的女人,趕緊拿起了自己的東西,匆匆離開……

    轉眼熱鬧的派對,落寞了……

    花沐臣站在玻璃渣里,起手擦去了臉上的血痕,大步的上了樓……

    臥室里,小舞已經換了一身休閑的睡衣,坐在化妝鏡前,將亂糟糟的頭發梳理了一下。、

    ‘ 噠’

    臥室的門突然被人從門外推開。

    鳳眸微轉,朝門外望了過去,只見花花站在房門口,臉上還有著沒有擦干的血跡,摸樣看起來十分陰沉︰“小舞……”

    “你的客人們,都走了?”

    花沐臣並沒有回答,而是朝屋內走去,眼楮直勾勾的盯著她左臉頰上的傷疤,眼眸顫抖,他的腳步停在了小舞的面前,伸手顫抖的撫向了她臉上的傷疤……

    或許是因為是新傷,被人觸踫的時候,還會有點疼痛,她悶哼了一聲,下意識的躲了躲花沐臣的手。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為什麼會弄成這樣?你的臉……怎麼了?”他的聲帶明顯在顫抖著,多情的眼中,漫上了水霧。

    小舞回頭,看了看鏡子中的自己,盯著臉上的傷疤,雖然她現在看到這道傷疤也並不是很習慣,但也沒有一開始那麼的抵觸了。

    松了一口氣,微笑的開口︰“在西城的時候,遇到一些意外,被燒傷了。”

    “燒傷?這是燒傷弄得嗎?”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這種傷疤,怎麼可能只是因為燒傷……

    “確實,不止是因為燒傷,因為有毒素的原因。”

    花沐臣沉重的閉了閉眼,他不知道她在西城到底遇到了什麼危險,可此時看著她臉上無所謂的笑容,心里就像是揪了一把似的。

    在她最痛苦的時候,卻沒有能夠陪在她的身邊。

    小舞拿起了桌子上的紙巾,起手,輕輕擦了擦花沐臣臉頰上的血跡,一邊細聲細語道︰“這里一直在流血,去擦點藥吧。”

    花沐臣睜開眼楮,起手抓住了她拿著紙巾的手腕︰“今天的派對……”

    他話未說完,小舞立即說道︰“抱歉,我把你的派對搞砸了。”

    “嗯?”花沐臣擰起了眉頭,沒有想到,他的話,竟是換來了她的一句道歉︰“小舞……今天的事,我……”

    “我們本來就只是協議結婚,雖然說一年里,要保持夫妻關系,但是畢竟只是假結婚,你也有你想要的生活……所以,沒有關系,你想要開派對的話,就開吧。”甦小舞平淡的說著,緩緩的將自己的手,從他的掌心中慢慢的抽了出來。

    即使,在他們的協議結婚中,清清楚楚的寫著,雙方必須以夫妻的名義生活,並且在此期間,不得背叛對方。

    他們雖不是真正夫妻,卻也勝似情侶。

    花沐臣手心一空,沒有再握住她的手,沒有再去看她的臉頰,似乎是不忍去看︰“你的臉,有去看過醫生嗎?”

    “嗯,看過了。”

    “那治得好嗎?”

    “誰知道呢?”小舞聳了聳肩膀,閑暇的抬頭望了望掛在牆上的時鐘︰“也不早了,你早點去睡覺吧。”

    化妝鏡前,花沐臣這才慢慢看回了小舞,點了點頭︰“那你也早點休息吧。”

    “嗯。”

    花家一夜安靜的連風吹過窗簾的聲音都那麼的明顯,之前在客廳里發生過的事情,就好像不存在過一樣。

    次日醒來是,小舞下樓,原本那一片狼藉的客廳已經被收拾回了原樣,一點昨夜的痕跡都沒有留下。

    是花沐臣昨天晚上自己收拾的麼?

    餐廳的餐桌上,擺著豐富的早餐,桌子上貼了一張便利貼。

    小舞拿起了便利貼。

    ‘小舞,我去公司了,早餐冷了的話,你記得熱一下再吃。’

    看著上面的字跡,甦小舞擰起了眉頭,又掃過了桌子上早餐,來開椅子坐了下來……

    ‘鈴鈴鈴……’

    小舞一邊吃著早餐,手機鈴聲響了起來。

    接起了電話︰“喂……”

    “小舞,未茵說你回來南都了,你現在,在哪里?你的身體好些了嗎?”

    “我當然沒事啦,好著了,你不用擔心。”听得出來,電話里的未央,十分著急,她寬慰完又道︰“對了,未茵還給你捎了很多東西,我今天還有事要去忙,等晚些時候再給你拿過去吧。”

    “嗯。”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