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769章高人相助

第769章高人相助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第769章︰高人相助

    白天在武器部忙完了自己手頭上的事情,小舞看著那條十字架項鏈,總覺得有牽掛。

    所以離開軍區後,立刻找了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去了死牢。

    現在的天氣已經慢慢進入炎熱了,然而死牢卻還是一片冰冷陰涼。

    朱薔坐在床邊,手里緊緊的握住十字架項鏈︰“對,沒錯,就是這條項鏈……就是這條項鏈……!兒子,我的兒子啊。他現在,可還好?”

    “嗯,他很好。”小舞點了點頭,在把十字架項鏈交給朱薔時,就已經把事情原委都告訴了朱薔。

    朱薔眼眸顫抖,淚水不斷的盈眶落下︰“我知道,他來見我,可能會連累他。所以,他不來也罷了。只要他安好我就心安了。”

    小舞一臉肅然站在旁邊,這個時候,連安慰的話,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其中感受,也只有自己才會明白。

    朱薔哭泣了許久許久,這是甦小舞接觸這個阿姨這麼多次以來,唯一一次看到了她的軟弱……

    “對了,小姑娘,你剛剛說他現在是青龍軍區的副將,為什麼我兒會進入軍區?”

    “哦,我剛忘了說,從孤兒院領養走您孩子的人,是上一任青龍軍區的將軍,龍國樹,後來他把您的孩子交給了自己的副將收養,所以他現在就成了青龍軍區的副將。”小舞把原話說了出來。

    雖然她有時候也會去仔細分析這些話,可確實是沒有任何的破綻,事情看起來,的確是如暗影說的那樣。

    只是小舞心里有些疑惑,也說不清楚自己的疑惑到底是什麼。

    “國樹……呵……原來是國樹,他又何苦這麼照顧我呢?我明明負了他!”朱薔的眼淚再一次落下。

    “阿姨,你和老爺子很熟嗎?”

    “青梅竹馬,指腹為婚。”幾個字道完一切,朱薔痛苦的搖了搖頭︰“我以為他一直恨我,恨我當年辜負了他的情誼,所以我被關在這兒30年,他從未來看過我一眼!!可是我沒有想到,原來他不僅不恨我,還暗中照顧了我的孩子!”

    那一刻,甦小舞終于知道,為什麼老爺子會那麼巧合的領養了朱薔阿姨的孩子了,原來老爺子竟然和朱薔阿姨有過這麼一段情緣。

    可如果老爺子對阿姨這麼情深意重的話,為什麼將孩子交給副將收養,而不是親自收養呢?

    難道是為了避嫌嗎?

    對于當年的事情,甦小舞作為晚輩,沒有什麼好評說的,只能夠靜靜的站在一旁听著。

    “阿姨,時間不早了,明天朱雀軍區還有登位大典,我也得早些回去準備明天典禮的事情,有時間我再找到機會再來看您。”

    “等等,你說明天是朱雀軍區的登位大典?那接任朱雀軍區將軍的人是……”

    “是老爺子的大兒子,龍夜天。”

    “哦……”朱薔點了點頭,頓了頓又問道︰“我看你在說登位大典的時候,眉宇間帶著些煩惱,是有什麼困難嗎?”

    “阿姨還真是會察言觀色,是啊,確實有些麻煩,這也不知道明天的登位大典能夠順利進行。”

    “為什麼?”

    “因為皇甫烈啊,他聯合朱雀軍區的劉副將,還不知道明天會在軍區里弄出什麼ど蛾子呢!”

    “劉副將?劉明嗎?”朱薔問道。

    “不是,這個副將20出頭,叫劉鈞。”

    “那大概也是劉明的兒子或者孫子吧。劉明以前在我手底下做副將的時候,也是一個忠義的人,怎麼到了子孫這兒,竟然和別人苟合起來了?”朱薔無奈的搖了搖頭,又問道︰“軍區里,一般都有兩名副將,另外的副將是誰?”

    “姓張,叫張昆,已經60多歲了,快到退役的年齡了。”

    “張昆?我有些印象,我在位時,他還不是副將。他可和皇甫烈連手了?”

    “據說是沒,不過他年齡大了,似乎不打算插手這件事。”甦小舞帶著一種請教的語氣說著……

    朱薔轉身,從床頭取出自己的筆記本,在本子上寫了一些什麼,又將兩張紙撕了下來遞給甦小舞︰“你替我找到了我兒子,那位龍夜天更是國樹的兒子,我能夠幫你們的不多。你把這兩張紙條,一張紙條,給那位張副將,另外一張紙條,你給那個劉副將的……我也不知道是爸爸還是爺爺。總之叫劉明,你找找吧,如果他還活著的話,給他。這或許能夠幫到你們一些什麼……”

    小舞接過了紙條,想到朱薔畢竟是上上任朱雀軍區的將軍,或許真能夠有點什麼用︰“好,謝謝阿姨。”

    “不客氣,應該的……”朱薔點了點頭,手里拽緊了十字架項鏈︰“不知我有生之年,還能不能夠見到兒子……”

    一聲感嘆,格外傷情。

    小舞也百般無奈,幾句話別後,離開了死牢。

    手里緊緊的握著那兩張紙條,眼底閃過了狡黠……

    *

    軍區每一任將軍的繼任大典,都格外的隆重,來應邀參加典禮的人,也都是南都貴族,或者上流人士。

    加長的轎車上,甦小舞一身淡藍色的禮服,頭發並未盤起,能夠稍稍遮遮左邊臉頰的傷痕,再藍色蕾絲的裝飾品一遮住,就看不到臉上的傷疤了。

    “你不是對軍界政界的典禮毫無興趣的嗎?怎麼這次會應邀來參加這個典禮?”甦小舞疑惑的看向了身旁的花沐臣。

    花沐臣架著腿,悠然的聳了聳肩膀︰“陪你來啊。”

    小舞擰了擰眉頭,起手摸了摸貼著蕾絲的臉頰,要以夫妻的名義出雙入對時,她才會介意這臉上的傷疤,給花花帶去不好的影響。

    要別人看待花沐臣,娶了一個毀了容的妻子?

    很快,車子到了舉行典禮的地方。

    小舞和花沐臣一同下了車子,他們來的不算早,此時大堂里面已經來了不少的人了……

    “甦姐姐……好久不見啊。”突然一道身影映入了小舞的面前,只見一個穿著短禮服的少女緩步跑了過來,到了跟前便親昵的拉起了小舞的雙手。

    “夏夢?你怎麼也……來了?”

    “嗯,我也收到了請柬啊!現在,朱雀軍區的兵符已經在別人手中了,我自然也不擔心被追殺什麼的了啊。所以這次來,也算是代替我死去的爺爺,看一看,新的朱雀軍區吧。”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