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787章︰是福不是禍

第787章︰是福不是禍

    天才壹秒住,檳 ┘ 市 f。第787章︰是福不是禍

    或許對于龍夜天而言,他生氣的不是青蓮擅自做主,不是青蓮漠視軍規,而是青蓮的做法,根本就是在了她下火坑。

    這是在,害她!是在讓她出來當槍靶子。

    劍眉越擰越深,青蓮說的話雖然沒有錯,如果有武器部的上佐當做樞紐的話,確實會讓他的行動更加便利,但這個人,是誰都好,唯獨不能夠是甦小舞。

    小舞沉了沉氣,開口道︰“就算我什麼都不做,皇甫烈也會想要對付我,她想鏟除我的心,從哥哥的事情上早就有了,無論我做與不做結果都一樣,那我為什麼還要置身事外呢?明明有更好的方法,該利用的,不就應該利用到底嗎?”

    “你在慫恿我利用你?”

    “有何不可?如果我是刀,就不該在那兒丟在一邊的角落里等著慢慢生蛂C”說到底,其實根本沒有誰在利用誰。

    如果對于龍夜天而言,她是刀,能夠砍向皇甫烈的話。

    那麼對于甦小舞而言,龍夜天也是刀,他們之間,在對付皇甫烈的事情上,都是站在同等的位置上的。

    而同樣的,小舞在答應青蓮做這件事情之前,早已經想到過了後果會是怎麼樣,得罪皇甫烈,惹怒白虎軍區,激怒玄武軍區,都非常人能夠承認後果。

    小舞繼續說道︰“有些事情,總更需要一個人來開個頭去做,這一次,朱雀軍區拔得頭籌,龍夜天,你該高興才對。”

    “你知道,你這樣做會很危險嗎?”龍夜天的憤怒終究還是在這個女人的堅韌柔情間慢慢的減少了許多許多。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

    淡淡的一句話落下,甦小舞早已經看透了一切,明白這福禍之間的真理,有些事情,如果注定是禍,你是無論如何也躲不掉的。

    ‘喝呼……’

    龍夜天長長的呵出一口氣,隨手將手里捏著的斷筆丟到了一旁,憤怒過後,卻又不得不承認甦小舞說的每一個字都是那麼的有道理。

    沒錯,即使她什麼都不做,那也是皇甫烈的眼中釘肉中刺了……

    繞過辦公桌,龍夜天朝小舞走了過去︰“為了對付皇甫烈,你還真是不折手段。”

    “他害我和我哥哥分離五年,他親手害死了冷炎,如今他依舊不放過我們兄妹,這樣的血海深仇,你覺得我不,不折手段可以嗎?”小舞無奈的輕笑了一聲,當一個人肩膀上背負的東西多了。

    那就用不著你去學習什麼,壓力會逼迫你成長。

    龍夜天伸出手,手掌情不自禁的去撫摸她的臉蛋,不過指尖還沒有觸踫倒時,他克制的將手一轉,落在了她的發絲上︰“青蓮,我會讓人從輕處理。”

    小舞腦袋輕輕一動,發絲瀟灑的從他的掌心中離開︰“真不知道像你這麼冷血的人,手底下的人怎麼還都對你這麼忠心耿耿的。”

    不得不說,這也算得上是一種人格魅力了吧。

    她不是龍夜天的屬下,自然也看不到那種魅力,只清楚,這個男人一定有著常人不能所及的手段。

    龍夜天放下了手︰“最近這幾天,臣在做什麼?”

    “不知道。”

    “不知道?”

    “花花也好像一直都很忙的樣子……”說回私事,她臉上的表情稍微柔和了些許。

    龍夜天鷹眸一眯,忙?那個家伙還能忙什麼?該死,該不會還在外面鬼混吧?

    殊不知,這邊想著。

    另一邊,南都那條繁華的街道里,這里日日歌舞升平,有‘絕色’這樣的公關店,也有奢華的滿是美女的夜總會。

    包廂里。

    女人們環繞在花沐臣的身邊,夏夢坐在了花沐臣的腿上,長裙遮著腰下的地方,坐在他腹部之處,手搭在他的肩膀上,不斷的扭動著小蠻腰。

    “嗯……唔,沐臣。”

    從夏夢的唇中不斷哼嚀出聲音。

    而這個包廂里,除了她們以外,還有許多的男男女女,而且都衣衫不整的在做著歡愛的事情……

    各種激烈的都有。

    這仿佛如同一個墮落的魔窟一樣,歡愛隔絕了外面一切的一切,這里的每一個人都沉醉其中,幾乎忘卻自我,與外界隔離。

    在這樣的夜總會里,這樣特殊的派對,十分的常見,所以進進出出的服務員,也早已經習慣成了自然。

    “蕭先生,您放心,這瓶酒從上個世紀保留至今,味道必定甘甜。”走廊過道上,夜總會經理手里捧著一瓶珍貴的紅酒在一旁不斷的說著。

    一身休閑懶散的衣服,蕭策額前的劉海微卷,慵懶的搭在身上,此時他的摸樣,看起來就像是一只慵懶的貓咪一樣。

    蕭策看了看經理手中拿著的酒,只是點了點頭,剛想要說什麼,眼角的余光不經意間瞄到了一旁的包房。

    進出的服務員輕手輕腳的開門出入。

    而透過那微微虛掩開的門能夠清楚的看到包廂內一片荒唐的場面,那種本事蕭策看膩的場景,對于他而言沒有一點的吸引力。

    服務員離開包廂,順手要關上包廂房門時……

    蕭策的目光也稍稍一轉,原本要徹底轉移開的視線,卻被包廂內的一個男人吸引住了視線。

    慵懶而又隨意的目光一顫︰“花沐臣?”他怎麼會在這種地方?做這種事?

    ‘啪!’

    蕭策擋住了要關上的包廂門,直接將廂房門推開。

    一旁的經理有些沒有緩過神來,趕緊上前︰“蕭先生,怎麼了嘛?”

    蕭策對經理視若無睹,把房門敞開,帶著懶散的目光直直的盯著沙發上的和女人纏綿的男人……

    這里的男男女女都沉醉在了歡愛中,根本沒有人注意到這個突然闖入的男人。

    經理手里抱著紅酒跟在蕭策的身後,他自然也習慣這種場面,真是這樣闖入來打擾也有些莫名其妙的。

    可也不知道蕭策要做什麼,只能夠乖乖的站在他的身後等著、。

    蕭策直步走到了花沐臣面前,兩個人只隔著一張桌子的距離,然而他們仍然沉醉其中,依舊沒有人注意。

    “花家的少爺,真是風流中人的,家里有著嬌妻,這會兒還有閑工夫出來尋歡作樂麼?”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