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788章︰蕭策的諷刺

第788章︰蕭策的諷刺

    天才壹秒住,檳 ┘ 市 f。第788章︰蕭策的諷刺

    慵懶的聲音不小,帶著滿滿的諷刺聲,在這些充滿男女歡愛的聲音中,顯得格外的明顯……

    終于歡愛中的人們都抬起了頭,疑惑的望向了聲音的源頭。

    離得最近的花沐臣自然也听到了,他的手輕輕搭在坐在懷中女人的肩膀上,偏了偏頭,看向說話的男人︰“嗯……我說是誰呢?原來是蕭先生!”

    花沐臣和蕭策,雖然兩人平常都沒有什麼交集,但是即使只有數面之緣卻也對,對方格外的熟悉。

    這也是兩個人的身份所致,花沐臣是花氏企業的繼承人,這顯赫的身份擺在哪里,不都是讓人眺望的。

    而蕭策雖然隱居,但像花沐臣這種人,自然知道他是上一任白虎軍區的將軍。

    兩個人同樣有著非同凡響的背景這是其一。

    其二,他們熟悉對方的原因,大多數是因為,這兩個人都是這風花雪月鼎鼎大名的人物,花沐臣就不必說了,花蝴蝶一個,曾經身邊女人無數,又是個帥氣多情的公子!在南都的娛樂場所,那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至于蕭策。

    風花雪月最頂端的‘絕色’店,店長,出入各種娛樂場所那是人家平常生意上來往的常事。

    身上有著一些神秘色彩,而且又帥又有魅力,對于玩樂的事情上,看起來絲毫沒有任何的興趣,但出手必定驚人!

    這倆人,可都是這種場所里的風雲人物啊!

    “呵,花先生,我還記得上一次遇見你,是在你和小東西的婚禮上,這才多久呢?就耐不住寂寞出來偷腥了?”蕭策懶散的說著,可那慵懶的眼神卻藏著滿滿的嘲諷。

    花沐臣笑著︰“呵……這難道不是很正常麼?”

    他理所當然的說著。

    蕭策偏了偏頭,瑾風不是說花沐臣很愛小東西麼?呵……看來愛這種東西,果然是靠不住的。

    包廂里。

    認出蕭策的人不少,甚至是有衣衫不整的女人朝他走了過去︰“蕭先生……”就像是八爪魚一樣攀附上他的身體。

    花沐臣唇角勾起了魅惑的笑意,似乎是想看看蕭策要不要一起加入。

    可誰知,那原本慵懶的目光微眯,偏頭,看向了那個攀附到身上的女人︰“讓開。”

    “呃……”女人愣了一下,依舊沒有動靜。

    蕭策目光越發的銳利。

    女人看的有些怕了,誰不知道在這條街上,蕭策是有什麼樣地位的人,悶悶的哼了一聲,乖乖的離開了她的身體。

    “噗呵……”花沐臣笑了笑,樣子更加隨意︰“蕭先生既然沒有興趣,還留在這兒做什麼呢?”

    蕭策轉過身,從經理的手中將那瓶價值連城的紅酒接了過來︰“風花雪月之地,除了做這種事外,還有更加風雅的事情,不知道花先生,賞不賞臉……”

    花沐臣看著蕭策手里的紅酒︰“蕭先生用這麼珍貴的酒招待我,我怎麼可能拒絕呢?”

    “這里人太多了,我不喜歡。”蕭策淡淡說著,一掃這里所有的男男女女,難得那雙慵懶的眼神里多了一些不耐煩。

    經理立刻會意。

    走了上前︰“各位先生,小姐,真是抱歉打斷大家的娛樂,還請大家移動貴步,我們替各位準備了更好的廂房。”

    “玩的正開心就讓我們走?”

    “還沒有盡興呢?”

    認得蕭策的都默不吭聲,不認得的閑著就甩了幾句話出來,一副不情願的摸樣。

    花沐臣依舊單手靠在雙腿上坐著的女人身上,腦袋輕輕偏著︰“吵什麼吵?我要和蕭先生把酒言歡,難道你們還打算在旁邊嘰嘰喳喳嗎?滾……”

    一句話落,包廂里終于徹底的安靜了下來,沒有一個人再敢吱吱呀呀一聲,都乖乖的閉上了嘴巴,紛紛開始起身整理身上的衣服,陸陸續續的離開包廂。

    “沐臣……那我呢……”坐在花沐臣懷中的夏夢,背對著蕭策,始終沒有回頭去看來人是誰。

    “寶貝,你呢……”沒等花沐臣的話說完。

    “也一起滾。”只听背後蕭策冰冷的聲音傳來,似乎這個包廂里最刺眼的莫過于花沐臣懷中的女人了。

    夏夢心里一沉,扭頭不爽的想要和背後的人對峙,他們夏家好歹也是名門,竟然有人對她這麼大呼小喝的?

    側過身子。

    “你是……蕭將軍?”當夏夢看到背後的男人時,有些驚訝,這個人她記得,還在上學的時候就見過面了,爺爺常常說,蕭策在軍區,可讓軍區永不腐朽。

    這個人以前不是白虎軍區的將軍嗎?

    蕭策看著花沐臣身上坐在的女人,先是愣了愣,而後才覺得有些眼熟,仔細一想從這張俏麗的臉上立刻回憶起了往事︰“沒想到,竟然是夏家的小千金。”

    當年,蕭策還是白虎軍區任職的時候,那時,朱雀軍區還在夏勇的手里,夏勇是個極其有胸懷的老將,所以他與夏家的來往也算是密切,自然我也認得夏夢。

    “蕭將軍,好久不見呀。”夏夢淡淡的開口。

    “我已經不在是將軍,夏小姐也不用這麼稱呼我。”蕭策說著,不禁感嘆了一句︰“真是時移勢易啊!夏家當年也算是名門了,卻沒想到落寞後,夏家的唯一的子孫,竟然走上了這麼一條墮落的路。真是悲哀……”

    听著那話,夏夢心里難免一塞,墮落?她承認,她確實是墮落了。夏家千金?呵……家門被滅後,她就已經沒有了千金的光環,現在的一切,都是被現實的殘忍給逼的。

    什麼教養?什麼規矩?什麼矜持?

    當你失去一切後,那些都是個屁而已!

    只要真正抓到手里的,才是自己的,墮落又如何?至少抓住了愛,至少……還有她的身邊還有花沐臣,她現在很享受這樣的‘墮落。’

    “蕭將……哦不,蕭先生,我只是單純的和愛人在一起,我不認為這是悲哀。”

    “愛人?把別人的丈夫稱作是愛人,難道不悲哀麼?小夢,你還小,現在回頭還來得及。”蕭策話語中帶著一些勸說,這顯然都是看在了夏家的面子上。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