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799章滔天罪名

第799章滔天罪名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第799章︰滔天罪名

    龍夜天也下了車子︰“現在不太平,晚上一個人,盡量少走夜路。”

    今夜等待,或許是為了見她,或許是為了送她回家,更重要的是擔憂這漫漫夜路,皇甫烈會做什麼。

    即使這一些,原本都可以交給暗影去做……

    甦小舞偏了偏頭,雖然龍夜天說的不多,但也被她看透了︰“所以,你是擔心皇甫烈會對我做什麼,特意來接我的麼?”

    自從審核的事情後,雖然皇甫烈並沒有派人跟蹤她,但大概也時時算計著該怎麼對付她,這點,小舞是十分有清楚的。

    “你不是要做我的刀嗎?我怎麼能夠讓刀斷了呢?”

    “說的也是呢,那以後我的人身安全,可就多多拜托了。”小舞學著古人作了一個鞠躬道謝的動作,多少帶著一些玩笑的意思。

    “放心,你死不了。”

    淡淡的話落,龍夜天眼楮直直的盯著她。

    小舞鞠躬抬起身子,她是在開玩笑,可卻從龍夜天的眼中看到了無數的認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她竟那麼的討厭他的認真。

    她多希望,只是玩笑,那麼至少不會讓人多去揣測什麼。

    心里就像是壓了一個大石頭一樣讓人喘氣都听不舒服的︰“那我回去了,你也趕緊回家吧……”

    再繼續這樣認真的說下去,她怕會多想什麼,所以還是趕緊離開這種氣氛為妙。

    龍夜天望著她那急著逃跑的背影,目光還是那麼的冰冷,見她回了別墅後,這才轉身上了車子。

    跑車一路呼嘯離開。

    黑夜下,花家二樓的陽台上,花沐臣穿著一身睡袍,懶散的靠在陽台邊緣望著那揚長而去的跑車,摸了摸下巴︰“小舞,在你的心中,夜天的分量到底有多重呢?”

    小舞剛回了家,就注意到了餐桌上留著的便利貼。

    ‘飯菜都放在冰箱里了,回來後熱熱就能夠吃。花字。’

    看著紙條,甦小舞緊鎖眉頭,原本就跌宕起伏的心,更加雜亂了起來,復雜的情緒也毫不掩飾的浮現在臉上。

    次日,甦小舞早早的就起了床,算算時間,她大概也只是睡了三四個小時而已。

    身為上佐,小舞的時間是自由的,也不需要那麼早早的就去軍區報道,可不過想想最近軍區這麼亂七八糟的。

    她不去心里都過意不去。

    所以還是早巴巴的起床趕了去軍區。

    一到軍區,各種奇怪的眼神都朝她看了過來,平常的時候,議論她的人很多,所以這異樣的眼光她其實是很習慣的。

    可……

    今天怎麼覺得這些異樣的眼光中還夾雜著些別的眼神?

    不禁摸了摸自己的臉頰,難道都這麼久了,這些士兵又對她臉上的傷疤感興趣了麼?要不然那麼盯著她干什麼?

    剛到武器部。

    整個武器部竟然被士兵給包圍了起來。

    “發生什麼事了?怎麼來了這麼多士兵?你們這里給包圍干什麼?”甦小舞上前問道,軍事演習嗎?可她也隱隱的感覺到了,似乎和今天那些異樣的眼光有關。

    士兵剛要回話。

    “抓住她!”突然一聲叱喝傳來。

    沒等小舞完全反應過來的時候,幾個士兵突然將甦小舞包圍了起來,一個擒拿手將她反手扣住。

    這來的太突然了,小舞看著抓起自己的士兵,一頭霧水的皺起眉頭,又朝聲音的源頭望了去。

    只見武器部里面,皇甫烈帶著大批的人走了出來。

    小舞疑惑的盯著皇甫烈,一種不安感油然而生,皇甫烈?他又在玩什麼把戲?不管是什麼把戲,這其中肯定有問題!

    盡量的壓抑住自己的好奇,小舞硬是讓自己冷靜下來︰“大殿下?不知道這大早晨的,您帶兵包圍了武器部,又讓士兵抓我干什麼呢?”

    “你是殺人嫌疑犯,我不抓你,抓誰呢?”皇甫烈笑了笑,步步逼近甦小舞。

    “殺人嫌疑犯?誰死了?”她疑惑的一愣神,瞬間有些懵圈了。

    皇甫烈身後的玫瑰立即上前一步︰“甦小舞,別裝了,昨天晚上最高軍火管制人,突然中毒死亡!而昨天晚上在這武器部里,也只有你和最高長官兩個人吧?!”

    小舞瞳孔不斷收縮,她知道皇甫烈此番出現,一定是有陰謀詭計,卻沒有想到听到的竟然是最高長官的死訊?

    孫吉,死了!!

    “怎麼可能?你說長官死了?這不可能!”小舞難以鎮定的搖了搖頭。

    玫瑰還想要說話諷刺,皇甫烈伸了伸手,阻止玫瑰繼續說下去,然後不緊不慢的拿出了一枚戒指︰“甦上佐,這是你的結婚戒指吧?”

    銀色的戒圈,上面一顆偌大粉色鑽石,這是花沐臣和她假結婚的婚戒,記得前段時間洗澡取下來後就找不到了。

    由于最近實在太忙,她也沒有仔細去找,可怎麼又會在皇甫烈的手中呢?

    皇甫烈繼續說道︰“這枚戒指在孫吉的尸體旁找到的。昨天晚上,你是唯一在場的人,物證也有了,你還有什麼要說的嗎?”

    “……”小舞沉默,看著那枚自己貼身的戒指,眸光一眯,這是赤裸裸的栽贓嫁禍,皇甫烈在什麼時候設計的這一個圈套?

    “孫吉的尸體已經送去檢查,你目前是唯一的殺人嫌疑犯,無論你現在有什麼要辯解的,等孫吉的尸體檢查完畢後,會審查你。但現在依法,甦上佐,你必須去監獄里呆一段時間了。”皇甫烈威嚴的話落。

    不給甦小舞任何解釋和拒絕的機會。

    盡管小舞也在這兒可以大聲的去辯解,去告訴大家這件事不是她干的,最高軍火人的死與她無關,她是無辜的。

    但是,皇甫烈的一句,‘殺人嫌疑犯’也足以把她給關進監獄里!

    沒錯,有在場證明,有物證,即使她沒有確定她殺了人,但‘嫌疑犯’這個罪名是暫時擺脫不掉了……

    甦小舞很清楚這一點,所以沒有一點的著急,也不想要浪費口舌。

    “呵……”小舞淡然的笑了聲,她早知道皇甫烈會動手,早知道她會用卑鄙的手段,可卻沒有想到,最高長官竟然會死?!這……難以讓人想象!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