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802章線索浮現

第802章線索浮現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第802章︰線索浮現

    還有龍夜天的表情!當她和暗影說起朱薔阿姨時,暗影都尚未露出過那種神情!

    可為什麼龍夜天會露出來?

    為什麼那一瞬間,她覺得龍夜天才是朱薔阿姨的兒子呢?

    錯覺嗎?

    懷疑在她的腦海里揮之不去,甦小舞揉了揉太陽穴,想的腦袋都有些疼了,可還是撥不開面前的迷霧。

    監獄外邊。

    “爺。甦小姐怎麼樣了?”青蓮迎了上來。

    “找幾個靠得住的人,在監獄周圍注意著。”龍夜天吩咐了一句,也回頭望了望監獄的大門。

    剛剛那輕柔哼唱的旋律還在腦海里徘徊,他完全可以去見7號牢房里的人,但他不想因為一時的情緒而讓以後多了一絲一毫的風險。

    他要讓人一點懷疑上他的機會都沒有,所以,不見是最好的……

    “爺?怎麼了嗎?”青蓮見龍夜天一副若有所思的摸樣,有些疑惑的問了一句。

    “沒事。”龍夜天轉過了頭,大步的走了車子,他只是想起了小舞剛剛懷疑的眼神,不知道她會不會多想。

    *

    在牢房里,小舞不吵不鬧的,就跟沒事人一樣,吃過了監獄里送來的晚飯,剛想再睡上一覺。

    “咳咳咳咳。”隔壁牢房里傳來了咳嗽聲。

    小舞立即站了起身,趴到了小窗口處︰“阿姨,您沒事吧?”

    “無礙,在這種地方呆久了,身體難免會烙下一些病根。”

    “阿姨,你放心吧,相信總有一天你的兒子會把你救出去的。”小舞說著,腦海里一轉,出現了龍夜天和暗影兩個人的摸樣,懷疑揮之不去︰“對了……阿姨……除了那十字架項鏈外,你兒子身上還有什麼記號嗎?”

    朱薔搖了搖頭。

    “哦……”小舞無奈,大概只是她多想吧。

    “我記得他剛出生的時候,就特別的白淨。”朱薔繼續說著︰“如果偏要說記號的話,我記得他腹部左邊,有一顆很小的痣。”因為對兒子的記憶,只有那麼一點,所以他身上的每一處,朱薔都記得十分清楚。

    “痣?”甦小舞的腦海里立刻搜索了起來,龍夜天的腹部左邊有痣嗎?該死!為什麼想起來的全部都是他的腹肌?

    小舞拍了拍自己的臉蛋,簡直越活越色了。

    算了,如果她真的懷疑的話,哪天看看龍夜天身上有沒有痣不就是了!

    “怎麼了嗎?你不是已經把我兒子找到了嗎?怎麼還問這個?”隔壁傳來朱薔阿姨的疑惑的聲音。

    “沒有,我就是想要再確定一下。”

    “呵……你這小姑娘倒是真用心。”

    兩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說著,不知不覺的她又和朱薔阿姨熟悉了許多。一聊又是幾個小時,聊到她這會兒真是困了,剛躺回了床上。

    ‘ 噠’

    監獄的房門開了,小舞眼楮都還沒有閉上,就看向了那站在門口的人,一身干練的軍裝,沒有劉海,短發全被梳起,露著額頭一眼就給人十分霸氣的感覺。

    這麼快就來了啊……

    小舞打了一個犯困的哈欠,看到門口進來的人,沒有一點的驚訝,反而自信滿滿︰“大殿下這麼晚了還過來看我呀?”

    “你費勁心機的讓龍夜天親自來找我,就為了讓我來見你,說吧,你想要說什麼。”皇甫烈悠然的說著,走了進去里面,直接不客氣的坐到了椅子上。

    白天的時候,龍夜天特意去找了他,只為了讓他來見她。

    呵……

    估計也只有這個女人有那個面子請得動龍夜天了。他也考慮過不來見甦小舞,不過人都已經被關入死牢了,諒她也耍不出什麼花樣來。

    小舞坐在床上,伸了一個懶腰︰“大殿下打算什麼時候放我出去?”

    “呵……你就是要對我說這些嗎?你可是殺了最高軍火人的頭號嫌疑犯,在事情沒有調查清楚之前,不是你要求我千萬不要放你出去嗎?”

    “大殿下,明人不說暗話,這件殺人事件到底是怎麼回事,我想你心知肚明吧?栽贓也好,嫁禍也罷,無所謂,不過我不想在這兒久留,請大殿下在三日內查清楚事情真相,還我清白,放我出去!”

    小舞干脆的說著,那自信滿滿的樣子,如果玫瑰在這兒的話,鐵定是一頓諷刺了。

    皇甫烈眼底閃過了疑惑︰“你不覺得,你和我說這些話太可笑了嗎?甦小姐,你的智商是被人吃了麼?”

    呵……說來也可笑,他親自設下陷阱殺了孫吉,又嫁禍給甦小舞,就是要讓她死。真相?無論怎麼查證真相,也只能夠是一切都是甦小舞所謂。

    “可笑不可笑,殿下看看這個就知道了。”小舞從口袋里掏出了一個小布袋子,朝皇甫烈丟了過去。

    皇甫烈接住布袋,打開。里面只放著一張紙條,陰沉的眸光一掃紙條上的內容,他瞬間臉色大變。

    小舞的唇角也勾起了笑容︰“當年您還只是玄武軍區將軍的時候,為了擴張自己的勢力,和西城的幾個政治要員一起密謀了不少軍火上的生意呢!你們所做的生意,這上面都寫的一清二楚。”

    皇甫烈在西城早有勾結的政治要員,否則上次也不會用反間計,再度害了她的哥哥。

    皇甫烈看著紙條上寫著的罪狀,輕輕的將紙條握緊︰“這是瑾風的字跡……”

    “呵。”小舞輕笑了一聲,這個錦囊是哥哥在離開南都時交給她的,哥哥告訴她,如果以後皇甫烈要害她的話,在危難之際,這個錦囊可保她一次安然無恙︰“大殿下,你和西城的人政治要員合作做了一些生意,算不上什麼大事,也不是什麼大罪過。但是,您想過,這些東西要是被西城的國王看到了,他會如何想嗎?身邊的政治要員和外國將軍早就有所密謀,想必一定會讓慕容陛下十分心寒吧?”

    皇甫烈眼色一沉,瑾風啊瑾風,你人都走了,竟然還留下了這麼一個東西?你還真是夠心疼你這妹妹的啊!

    呵……

    皇甫烈很清楚,這個把柄說大不大,說小不小。他剛和西城關系友好,這原本十分利于未來稱霸四大軍區。

    如果在這個節骨眼上和西城國王鬧了別扭,可是極大的不利!

    “三天內,我會還你清白,讓你光明正大的離開監獄。”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