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804章︰抓奸在床

第804章︰抓奸在床

    天才壹秒住,檳 ┘ 市 f。第804章︰抓奸在床

    “哦,是邊境恐怖分子鬧事的事情。【愛書屋】”

    “嗯?都這麼多天了,那件事還沒有解決嗎?”

    “是啊,恐怖分子假扮了南都軍人向鄰國投擲了炸彈,這會邊境正打的厲害呢。”暗影說著,無奈的搖了搖頭。

    甦小舞愣了愣︰“怎麼鬧得這麼大?這是要弄到兩個國家開始打仗這麼嚴重嗎?”

    “嗯。現在還沒有正是開戰,只是還僵持著……協調不下來的話,可能會引起不小的戰亂,到時候爺恐怕都得親自過去一趟。”

    “龍夜天要親自去邊境?”甦小舞睜大了眼楮,老爺子和朱薔阿姨那個年代是戰亂年代,如今早已經和平相處了二三十年了,這會兒又起戰亂,讓人心都有些緊了,這要是只是一場小摩擦的戰亂還好,若是大了……

    “還不好說,看戰況吧。”

    “也是,戰場上瞬息萬變。”甦小舞也沒有再多問下去,便離開了青龍軍區趁著天還沒有黑,回了花家。

    在監獄的里三日,為了不讓花花擔心,她也特意讓龍夜天帶話給了花花。不過即使如此,花花也去監獄看望過她很多次,甚至是有次差點要陪她一起住在牢房里面。

    要不是苦口婆心的勸了好久,才勉強讓他離開。

    細細數數這些日子以來,花沐臣待她是真心的好……

    一邊想著,甦小舞垂眸,視線落到了無名指上戴著的戒指上,瞧著婚戒,她的思緒一閃,這婚戒是被玄武軍區的人還回來的。

    那次洗澡後,她這戒指取下來放到一邊,就不見了。

    按常理說,這枚戒指就算丟了,也是丟在花花的家里的某處,可為什麼又會落到皇甫烈的手中,成為他指責她的罪證呢?

    甦小舞怎麼也想不通,到底這枚戒指是怎麼落到皇甫烈的手中的?

    在丟了戒指的那段時間里,有誰來過花花家嗎?

    紅蓮和石磊來過一次,洛琪也偶爾會來,不過可以肯定的是,絕對不會是他們幾個人。

    其余的,甦小舞也不記得有誰去過了……

    一邊想,一邊若有所思的回了家。

    客廳里的燈亮著,不過卻十分的安靜,花花應該在家吧?小舞沒有再繼續多想大步的朝樓上走去。

    走過客廳沙發時,她又聞到了那股淡淡的香水味道……

    走上樓梯,穿過長廊,甦小舞走到了花沐臣臥室的門口,門縫中隱隱約約的泄出燈光,也沒有多想,起手按下了門把。

    推門進去︰“花……”唇起,甦小舞還沒有喊的出名字,目光就被臥室床上刺眼的畫面吸引了。

    昏黃的燈光下,那張偌大的床上,花沐臣正壓在一個女人的身上,雙方糾纏著。兩人的衣服都很凌亂,看起來像是正準備要發生‘那種’事情似的。

    小舞站在門口,手還推在門柄上,眼楮直直的盯著大床,腦子都像是瞬間被那一幕給掏的空了一樣。

    床上正準備行房事的兩人也被開門聲吸引。

    花沐臣率先偏過了頭,當目光落到了門口站著的女人身上時,濃眉輕擰︰“小舞……”

    鳳眸微怔,眼楮還睜大著,視線從花沐臣的身上一點點落到他身下的女人,這熟悉的側顏,是夏夢?

    躺著的夏夢也緩緩扭頭,落到甦小舞的身上時,她不但沒有絲毫的緊張,眼里反而閃過了驚喜,早就巴不得甦小舞能夠知道她和沐臣的事情︰“甦姐姐……你,你怎麼回來了?你,你別誤會。我們沒有做什麼!”

    掩飾住眼中的驚喜,夏夢故作緊張的推了推花沐臣。

    花沐臣也順勢坐了起來,理了理還沒有脫去的衣服,風輕雲淡的說道︰“對呢,小舞,別誤會,夢夢扭著腰,我替她揉揉而已。”

    甦小舞身子僵硬在了房門口,視線一直盯著夏夢,只見夏夢的上衣已經被撕開,甚至隱隱約約的出內衣……

    呵……

    耳邊還環繞著花沐臣的話,扭著腰了?揉揉,這只是在揉揉腰而已嗎?原本的只是震驚,這一刻心情變得復雜了許多。

    花沐臣一邊整理著衣服,一邊朝小舞走了去︰“小舞,你從監獄里出來了,就代表著無罪釋放了吧?太好了,你沒事我就放心了。”

    “嗯,我累了,先去歇息了。”小舞點了點頭,什麼都沒有再多說,不等花沐臣走近自己,扭頭就大步的離開臥室。

    夏夢和花花?

    那這些日子以來,屋子里留下來的香水味,都是夏夢留下的嗎?

    想到這兒,她的心里就像是被擰了一下,並不是在意夏夢和花花的事情,而是在意,花沐臣的欺騙。

    花花,我們是協議結婚啊!

    你和夏夢的事情完全可以告訴她的,為什麼要騙她呢?甚至被她親眼看到都要用,揉腰這類的謊話來瞞她?

    雖然這些日子以來,耳釘,香水味,夏夢,都讓她產生過一些疑慮,但她都相信著花沐臣,相信他如果喜歡上了別的女孩,會告訴她,她說也過會祝福他的呀!

    那為什麼還要欺騙呢?

    甦小舞大步的回了自己的臥房,甩門要關上時。

    ‘啪!’

    門還沒關上,就被人從外面一只大手擋住了。

    甦小舞回過了頭,只見花沐臣站在臥房門口處,一只大手擋在了門旁,唇角勾著壞笑︰“小舞,你才剛回來,怎麼就急著要回房睡覺呢?還沒吃晚飯吧?”

    兩個人的視線交匯,小舞的眉頭一直擰的緊緊的,可門口的男人,卻像是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一樣,表情依舊和平常一樣。、

    這讓人的情緒,更加復雜了起來,對視了幾秒,甦小舞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紅唇輕啟︰“花花,我們解除結婚協議吧。”

    “恩?”花沐臣這才有了表情,眼里帶著疑惑︰“為什麼?”

    “為什麼?我們的婚姻是假的,只是因為那一紙協議而已。只要解除了,你和我就沒有所謂的婚姻關系了,那樣你也可以和夏夢正大光明的在一起了。”她從容而又果斷的說著。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