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825章小舞的推測

第825章小舞的推測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第825章︰小舞的推測

    甦小舞的反應巨大,嚇得身邊的下屬都一愣一愣的,反應了好久才道︰“邊境的情況,我們也不知道啊,不過最近看政治上,听一些政界的元老說,還算是穩定。”

    辦公室里死一樣的寂靜。

    甦小舞一字不吭,只是呆呆的站在辦公桌前,腦子里在飛快的閃過無數個假設。

    皇甫烈一定是有目的的!

    絕對不可能是去救援的,那麼……難道他是去殺人滅口的嗎?

    細數來,龍夜天去邊境已有半月了,呆的越久,皇甫烈的心里越是不安定吧!所以這次派玫瑰前去……

    一定沒有那麼簡單!

    想到這兒,小舞繞過辦公桌,快步的就跑了出去。

    “上佐,上佐……”下屬站在辦公桌旁自個兒愣著神,完全不明白這甦上佐是突然怎麼了。

    小舞快步沖出了辦公室,直接往玄武軍區的總部跑去,腳步飛快,眼看就要走到玄武軍區時,她的腳步放慢了下來。

    等等……

    她現在去找皇甫烈有用嗎?就算去找他攤牌,找他興師問罪,也不過都是她個人的情緒和胡亂猜測而已!

    甦小舞腳步徹底的停了下來,她不能夠去找皇甫烈,即使找了他也不會有什麼結果,可玩意她沖動行事,最後被皇甫烈倒打一耙,讓他抓到把柄讓事情變得更復雜就糟了。

    剛剛下屬說,皇甫烈昨天就已經派人前去邊境救援了……這都已經過了一天了,玫瑰的人已經到了邊境了吧……

    小舞捂緊了胸口的地方。

    心髒在躁動不安著,一種難以言喻的害怕涌上了心頭,她猜測皇甫烈一定是打著救援的旗幟,實則殺人滅口的。

    邊境那兒,沒有藥物,沒有武器!!如果被皇甫烈的軍隊圍攻了,最後再直接把事情嫁禍給北都。

    那麼……誰也不會知道真相。

    怎麼辦?

    難道她就只能夠在這兒干等著嗎?有誰能夠幫她把這個消息告訴龍夜天?

    她緊張的臉色蒼白,轉身大步的離開玄武軍區附近。

    ‘鈴鈴鈴……’

    電話鈴聲突然打斷了甦小舞的思緒,她掏出了手機,看了看來電顯示,花沐臣?記得夏夢說他去旅行了,這會兒回來了嗎?

    “喂……”

    “小舞。”電話里傳來花沐臣沙啞的聲音︰“你在哪兒?我找你有事,你有空來我家一趟嗎?我有話要和你說。”

    電話里的聲音十分的平穩。

    小舞眸光一轉︰“有空,正好,我也有事情要和你說。我一會兒就過來。”正好,可能弄到邊境消息的人,或許只有花沐臣了!

    將手機放好,小舞匆匆的了開了軍區,現在正是下午臨近傍晚的時候了,火辣辣的太陽已經被陰雲遮住了大半。

    天色陰沉,小舞很快就來到了花家,到了門口。

    ‘叮咚……’

    ‘叮……’門鈴聲剛響了一聲,就被人從里面拉了開。

    “花、”小舞一個字剛剛脫口而出,這才看清楚來開門的人,並非花沐臣,而是……夏夢!

    夏夢穿著一身性感的蕾絲睡裙拉著門站在門口,頭發慵懶的撒著,一副剛剛睡醒的摸樣︰“甦姐姐……你來了呀!沐臣在樓上書房等你呢。”

    敞開著門。

    兩個人面對面站著,鳳眸落在面前女人身上時,眉頭擰了擰,眼里多了一些的厭惡,她並未多理會夏夢。

    大步的朝屋內走了進去。

    小舞筆直的上樓。

    夏夢站在客廳里望著甦小舞的背影︰“甦姐姐,你知道沐臣叫你來干什麼的麼?”

    小舞停下了腳步,冰冷的眸子輕輕回了回,落在夏夢的身上,黑幽的瞳色下一片冰冷的死寂。

    夏夢走到了樓梯的把手上,手優雅的放在了上面︰“我和沐臣說了,你把我從公司里趕出去的事情,他很生氣。”

    “所以呢?”小舞不以為然的輕笑了一聲。

    “所以?呵,甦姐姐難道還不明白什麼意思麼?我就是提醒你一下,免得一會兒沐臣發火起來……你承受不了。”

    “謝謝。”她悠然自然的微微點頭,便高貴的轉了回眸子,大步的朝樓上走去。

    望著甦小舞的背影,夏夢手緊緊的握住了扶梯的把手,她討厭透了這個女人總是那副淡定從容的表情!

    為什麼?為什麼甦小舞就不能夠露出一點點驚訝和失落的表情呢?

    為什麼這個女人總是那麼從容的應對,讓人一點爽快的感覺都沒有!

    夏夢狠狠的咬住了貝齒,明明是件該高興的事情,可卻硬生生被弄成了不甘心……

    ‘噠!’

    夏夢用力的一腳踩在了地磚上。

    書房中,小舞扣了扣門,推門而進。

    花沐臣正坐在書桌前擺弄著筆記本電腦,听到開門的聲音,抬了起頭︰“咳咳,小舞,你來了呀。”

    甦小舞朝書房里走了進去,腦海里想起夏夢說的話,難道花沐臣叫她過來,真是為了那件事嗎?

    小舞只是點了點頭,不語。

    花沐臣站了起身,手放在唇邊又咳嗽了幾聲︰“咳咳咳咳。”

    “不舒服?”小舞偏頭看了向他。

    花沐臣放下了手︰“呵……小舞,你在關心我麼?”

    一如既往邪魅的話,又讓她的臉色恢復了平常,對于花沐臣,如今她實在是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了,唯有沉默。

    花沐臣唇角勾著笑容,多情的眸中閃爍著魅惑︰“我出去旅行了幾天,回來後,听夢夢說了不少的事情,小舞,听說你去公司把夢夢趕了出去……”

    當花沐臣說這句話的時候,甦小舞心中一沉,沒有想到他竟然真是為了和她說這件事!

    鳳眸瞬間銳利了幾分︰“對,是我做的。”

    “小舞,你為什麼要那麼做呢?夢夢好歹是我親自帶進去公司,你這樣當著所有人給她難堪,我很難做啊!”花沐臣兩道眉毛一擰,面色帶著柔和與愜意。

    他柔媚的話,無奈的像是棉花,可這棉花里,又像是藏著刀子。

    甦小舞仍舊面不改色︰“夏夢在你的公司,做了什麼你不知道嗎?”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