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829章懷念曾經

第829章懷念曾經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第829章︰懷念曾經

    甦小舞走過草坪,周圍停落的鴿子因為她的腳步和慌亂的張開了翅膀,噗噗的到處亂舞了起來。

    這里漂亮的一發不可收拾。

    她走近古樸的教堂,偌大木門虛掩著,小舞伸手輕輕推開了木門。

    望著這不大的教堂,空蕩蕩的,在教堂的最前面有一個天使的雕像,熟悉的畫面,熟悉的場景像是把她拉回了多年前。

    ‘甦小舞小姐,您是否願意嫁給龍夜天先生。’

    ‘我願意。’

    耳邊仿佛響起了多年前的話,小舞一步步朝教堂內走去,身上的衣服好似也變成了當年的那一身婚紗一樣。

    這個教堂很小,周圍沒有什麼座椅。

    小舞一邊走,手指一邊撫摸過旁邊的椅子,她仿佛看到了,老爺子,江惠,龍一凡,哥哥還坐在這上椅子上似的。

    “來了?”突然,冰冷的聲音將甦小舞從懷念中拉了出來。

    小舞猛地尋著聲音的源頭望了過去,只見龍夜天從教堂的一邊走了出來。←百度搜索→【ㄨ書?閱ゃ屋

    她停下了腳步。

    而龍夜天卻筆直的朝她走來,停在了她的面前︰“懷念嗎?”

    “怎麼會想約我來這個地方?”確實很懷念,18那年,她第一次穿上了婚紗,走進了這個教堂。

    在寥寥數人面前,舉行了無比簡單的婚禮!

    沒有想到,這麼多年後,她還會走進來這個教堂里面,。

    龍夜天側身優雅的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夾著腿,單手托著腮︰“小舞,你忘了送你走的那天,我說過了什麼嗎?”

    “嗯?”小舞擰眉偏了偏頭。

    仔細想了想,這才想起來,在邊境龍夜天把她給送走的時候說過,他安然無恙回來的時候,會找她要答案!

    安靜的教堂里,偶爾能夠听到外面鴿子撲哧著翅膀的聲音,小舞直直的盯著他……

    龍夜天悠閑的在口袋中摸了摸,再伸出手來時,里面多了一枚鑽戒,他已經無法做到在放任她不管了。

    即使可能會有危險,都想要把她拉回到自己的身邊!

    冰唇輕啟︰“戴上,以後你就是我的女人。←百度搜索→【ㄨ書?閱ゃ屋”

    小舞看著那枚鑽戒,心中不禁泛起了漣漪,呆呆的看著龍夜天,曾經的地方,曾經的感情。

    她和他確實有太多說不完的過去了。

    她也清楚的知道,當初他推開她是迫不得已……可是……

    轉眼間,小舞彷徨的眼中多了一絲堅定,她顫抖的抬起了左手的無名指,指尖還帶著一枚粉色鑽石的婚戒。

    抬著手,小舞看了看自己無名指上的婚戒,又看向龍夜天,啞啞的說道︰“這里已經有戒指了,恐怕是不能夠戴你的那枚了……”

    “你確定嗎?”

    “我確定!”

    “你真的那麼愛他嗎?”龍夜天的聲音也戴上了一些沙啞,劍眉緊緊的擰起,那雙冰眸中,情緒太濃太濃。

    甦小舞唇角勾起了笑容︰“我現在還不能夠離開他。”

    短暫逗留,短暫的回憶。

    甦小舞沒有猶豫的拒絕,便轉身離開了教堂。

    當走出教堂門口的那一刻,眼中的水霧蕩漾,可離開的每一步都走的十分堅定。

    “咦……甦小姐,您這才進去幾分鐘,怎麼就出來了?”外面車旁的青蓮疑惑的望著甦小舞。

    小舞只是點了點頭,走上馬路邊時,攔了一輛的士上車離去。

    教堂內。

    龍夜天單手依靠在椅子上,輕輕的轉著那枚被拒絕了的婚戒,黑眸中沒有了冰冷,可也看不出別的神色,像是有些無可奈何?

    在感情的世界里,是沒有輸贏的……

    贏的是感情……

    輸的也是感情!!

    伴著黃昏,甦小舞一個人走在回家的路上,天邊夕陽斜照,淡淡的橙紅色,染紅了歲月,染紅了心事,也染紅了公寓周圍的花草樹木。

    小舞帶著重重心事上了六樓,還未走到自己家門口時,就見到家門口外站著一個女人,那女人身穿長裙,悠閑的趴在陽台的扶欄上,見到有人上樓來,女人偏過了頭,朝小舞望了過去。

    “甦姐姐,你回來了呀,我可在這里恭候你多時了!”夏夢微微一笑,眉眼之間都帶著悠閑。

    小舞朝家門口走了過去,沒有多看夏夢一眼,而是拿出鑰匙一邊家門一邊說道︰“你來干什麼。”

    夏夢從奢侈的小提包里掏出了一份用牛皮紙袋裝著的文件,親切的走到了小舞的身邊,將牛皮紙袋往小舞的面前遞了遞︰“甦姐姐,我給你送離婚協議來了,沐臣說,這上面他已經簽字了。就等你簽字你們倆就離婚了。你趕緊,簽個字吧。”

    甦小舞斜眸看了看那個牛皮紙袋,收回了眼神,沒有理會夏夢,推門自己進了家門。

    在家門快要關上的時候,夏夢趕緊的擋住門,跟著進去︰“誒……甦姐姐,別墨跡耽誤時間了好嗎?你趕緊簽完,我們也好了事。”

    夏夢拿著文件追到了沙發的地方。

    小舞伸了一個懶腰坐到了沙發上︰“你回去吧,這東西,我是不會簽的。”

    “嗯?喂!甦小舞你什麼意思?你不是已經答應沐臣離婚了嗎?怎麼又突然改口了?簽字,簽字!”夏夢急了,將牛皮紙袋丟到了小舞的懷里。

    甦小舞拿著那個牛皮紙袋,她很清楚,這里面裝的不是離婚協議,而是解除合約的協議,看來夏夢什麼都不知道。

    雙手拿著紙袋,小舞唇角勾起了無奈的笑容,打量著手中的文件,似乎並沒有打開紙袋的意思。

    手指微動。

    ‘撕拉……’

    就直接冷漠的連紙袋將里面的文件都撕了。

    看著東西被撕成兩半,夏夢睜大了眼楮,嘴巴也不可思議的張大︰“甦小舞,你,你干什麼!你這個人怎麼可以這樣!你為什麼要撕了它?你明明說過簽字的,都這個時候了,難道你還想要死皮賴臉的纏著沐臣不放嗎?!你還要不要臉啊!”

    小舞從容的撕了文件後,隨手將文件丟進了垃圾桶里面,鳳眸一斜朝夏夢看了去,果決的開口︰“夏小姐,我要怎麼做還輪不到你來評說!!”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