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834章溫潤如玉

第834章溫潤如玉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第834章︰溫潤如玉

    如今整個軍區都是亂糟糟的。】

    因為這一場邊境的戰役,白虎軍區賠了夫人又折兵,目前完全處于失控當做,對于龍夜天來說,是個奪走白虎軍區的好機會。

    而朱雀軍區也因為這次龍夜天的臨危不亂,更加的忠心耿耿,在軍區中,他的勢力也在一點點的穩固著。

    “爺。”青龍軍區里,暗影手里拿著一份資料過來︰“在邊境,秘密把武器送來給我的人是誰,已經查到了……”

    暗影將一份文件擺放到了龍夜天的辦公桌上。

    龍夜天卻沒有理會,只是自顧自的繼續處理著別的東西。

    暗影有些好奇的盯著龍夜天︰“爺,您怎麼不看?您不好奇嗎?”

    “有什麼好奇的,難道不是花沐臣的人麼?”龍夜天微微抬眸,平淡的目光看著暗影…

    暗影愣住了,他是查了才知道,那個秘密把軍火武器給他的認識花先生的商團,可沒有想到,爺竟然已經猜到了!

    “爺,您怎麼知道的?”

    龍夜天放下了手中處理的文件︰“南都負責運輸的向來是花氏企業,你這次回來的這及時,也只有他花家能夠做到如此。”

    “哦……”暗影點了點頭。

    看了看放在桌子上的資料,長指輕輕的敲著桌子,眼中帶著疑惑︰“暗影,你沒有覺得臣的行徑很奇怪?”

    “嗯……是挺奇怪的,花先生必然是知道公司里有人攔截的軍火才會後來秘密送軍火給我。可……為什麼花先生要找別的商團隱瞞呢?他怎麼不直接用花氏集團的名義送過來呢?搞得這麼神神秘秘的做什麼?”

    暗影確實摸不著頭腦,花先生和爺這幾年的關系向來很好,雖然因為甦小姐起過一些爭執,但是只是在感情方面,這並沒有影響過他們只見兄弟的情分。

    可偏偏這次花先生暗中行動,讓人費解。

    “他想要隱瞞什麼?”龍夜天手指輕輕的敲著桌子︰“去……讓人仔細深入調查一下。”

    “是!”

    傍晚,小舞利落的整理完手頭上所有的事情,一個人離開軍區,恐怕短時間內是不會回來了……

    剛走出軍區大門、。

    “听說,你要走幾個月……”背後突然傳來了冰冷的聲音。

    甦小舞听得出來那個聲音是誰,停下了腳步,卻遲遲沒有回頭︰“嗯。”

    “發生了什麼事?”

    “……”甦小舞沉默了,龍夜天一定還不知道花沐臣的事情,她也不知道該說不該說,停頓了許久。

    “和臣有關?”

    小舞點了點頭︰“我先走了。”依舊是沒有回頭,她大步的急著離開,卻在往外面又走了幾步時。

    停下了腳步,慢慢的轉了過身。

    龍夜天還站在身後不遠處的地方,那冰冷的眼神,正瞧著她。

    所以一轉身,小舞的視線就對上了他的視線,僵硬的對視了好幾秒,彼此看著對方,世界都仿佛只有他們兩個人了。

    朱唇輕啟︰“現在白虎軍區大亂,皇甫烈雖然接管白虎軍區多年,但是根基並沒有想象中的那般嚴固,這或許是你的一個機會,趁著白虎軍區失控時……做好準備。←百度搜索→【ㄨ書?閱ゃ屋”

    龍夜天那雙冷眸變得柔和了許多,微微點了點頭。

    小舞也點了點頭,說完了內心的擔憂,她沒有猶豫的轉身大步的離開了……

    一個人回了公寓,她也要好好的整理一下,這要出去那麼多天,是不是要帶很多行李?算了,還是什麼都別帶了的好!

    心里一邊琢磨著,一邊拿出鑰匙打開公寓的門。

    門剛推開了一些,就隱隱的看到了屋子的沙發上正坐著一個人,她立即走了進去︰“誰?”

    沙發上的男人,身著一身白色休閑衣服,衣服連著帽子,那白色的帽子遮住了他的眉眼,側面望過去,一點也看不清他的摸樣。

    聞聲,白衣男子緩緩的偏了過頭,帽子的陰影擋住了他的神色,不過可以清楚的看到他那高挺的鼻梁和薄若櫻花的唇瓣。

    見到他的半張臉,小舞立即乖了起來︰“師父,是您呀!您怎麼每次來都不提前說一聲,直接就到屋子里來了。”

    歐……

    嚇死她了!

    師父每一次來都來的這麼的突然,而且每次都不知道用了什麼辦法直接到她屋子里來坐著……

    美輪美奐的唇瓣輕啟︰“我看有時間,就早些過來了,配方呢?”

    小舞走了去沙發那兒,在口袋里摸到了紙條,卻沒有急著拿出來︰“師父,我能問一句,您拿這個配方做什麼嗎?這可是南都十大機密的藥……”

    她難免還是有些多慮,畢竟事關重大。

    師父沒有回答,帽子的邊緣遮住眉眼帶著溫和,唇角也勾著宛如春風般的微笑,靜靜的看著小舞。

    他的眼神,沒有任何威脅,沒有任何的嚴肅,還是如平常那般溫柔。

    可小舞卻身子微顫,沒有再追問下去,從口袋中掏出了紙條,遞了過去︰“這是我抄寫的配方備份。”

    師父緩緩的伸出了手,他的手掌十分的漂亮,每一根手指都非常的縴長,接過了她手中的紙條,隨手收了起來。

    ‘呼……’小舞松了一口氣。

    “過來。”師父輕輕的勾了勾手指,示意小舞俯身過去。

    小舞眼底閃過了疑惑,卻也彎下了腰身,湊了過去。

    “再近些。”他溫溫的聲音,淡的像風一樣。

    甦小舞擰起了眉頭,再往師父的面前俯身湊得更近了一些。、

    “近些……”他卻依舊要求著。

    小舞沉了一口氣,硬著頭皮再湊過去了一些,自己整個人都快要湊到師父的身上去了︰“師父……您這是要干什麼啊?”

    ‘撕拉……’

    漂亮的手指起手將小舞臉上遮掩的蕾絲扯了下來,溫和而又深邃的美眸看著她臉上的傷疤︰“可會疼痛?”

    原來師父是要觀察她臉上的傷疤啊!

    小舞搖了搖頭︰“偶爾會疼。”

    “跟我回去,我替你好好瞧瞧。”

    “師父,我最近有事,不能夠回去……不過謝謝師父的關心。”小舞站直了身板,無奈拒絕了師父。

    師父並未是生氣,只是微微點頭︰“既然你沒有空,那就罷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