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838章叫小妮的姑娘內附閱餅兌換碼

第838章叫小妮的姑娘內附閱餅兌換碼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第838章︰叫小妮的姑娘(內附閱餅兌換碼)

    安靜的屋子里。

    突然,隔壁房間的門被推開,咯吱的聲音打斷了屋子里的寂靜,兩人的目光都超房門打開的地方尋望了過去。

    那是一個小小的身影,穿著蓬蓬裙,一頭黑色的長發,齊齊的劉海霞烏黑的眸子雖然水靈卻好像沒有焦距。

    小姑娘粉嫩的臉蛋上沒有表情,她雙手伸著,摸著旁邊的牆壁往前走著。

    “小妮,你怎麼到這兒來了。”嵐風起身朝小女孩走了過去。

    小姑娘雖然看的很模糊,但是听覺卻很靈敏,一下就察覺到了聲音的源頭,粉撲撲的小臉蛋立刻望了過來。

    坐在床邊的花沐臣視線也對上了那個小姑娘,邪魅的桃花眸微微一怔,他從床上走了下來。

    “她……她的眼楮怎麼了?”花沐臣看著嵐風將小女孩抱了起來,眼底帶著疑惑。

    嵐風單手抱著小姑娘,平淡的說道︰“出生時就體弱,身體器官發育不完全,最近這一年里,眼楮開始有些看清楚了而已。”

    花沐臣朝他們走了過去,直勾勾的盯著那個小女孩。

    小女孩和嵐風一樣面無表情,但是很乖,縴細的雙手輕輕的摟著嵐風的脖子,緊緊的挨在他的胸口上。

    *

    甦小舞和花沐臣並未在北都久留,在沒有得到結果後,便乘坐飛機離開了北都,這一路小舞的眼眶都是紅的。

    盡管知道沒用,還是想要嘗試,可結論,師父對她說,他並非醫生,就算她早早的帶花沐臣去他那兒,也沒有任何的辦法,最多只是減輕花花的痛苦罷了。

    人的生命是一種很玄妙的東西,並非你想握住,便能夠握的住的……

    回到南都的時候,已經是半夜了。

    “花花,你餓了嗎?要不要吃點什麼?”一回去,小舞就卷起了袖子,要去廚房做東西吃。

    花沐臣搖了搖頭︰“不了,都這麼晚了,去睡覺吧。”

    “哦……好吧。”小舞點了點頭,這才沒有多問下去,坐了大半天的飛機,回到家中確實也累了。

    和花沐臣各自回了房間睡覺。

    月兒掛在夜空中,小舞很快睡了過去,然而花沐臣卻在她睡著了之後,換了一身衣服偷偷的出了門。

    一個人開著車子,呼嘯的去了另一個地方。

    “咳咳咳咳……”單手握著車子的方向盤,他目光筆直的前方,又回到了這個熟悉的城市,走過這些熟悉的路。、

    ‘滋……’

    “臣少。”

    “臣少,您來了啊!”

    伯爵的家里,雖然是半夜,但是整個宅院里都開著燈,屋子里的佣人也沒有睡去,好像都是在等著花沐臣來似的。

    一進去客廳。

    只見龍夜天坐在沙發上,架著腿,手里輕輕搖晃著一杯紅酒。

    兩個人的視線緩緩相交到一起,花沐臣唇角挑起了平常那肆意的壞笑︰“呦……你這是專程備好了酒在等我麼?”

    “呵……”他淡淡笑了一聲,拿出了另一個杯子,倒上了酒紅色的液體

    在花沐臣和甦小舞的飛機剛剛落地南都的時候,龍夜天這兒便收到了消息,即使花沐臣並沒有說過他晚上會來。←百度搜索→【ㄨ書?閱ゃ屋

    而他卻堅信著,花沐臣一定會過來,所以深夜未睡,就是等著他過來。

    花沐臣撩了撩劉海,走位依舊風騷,除了臉色不如從前那般精神外,看起來和常人無異,走到了桌子前,拿起龍夜天替他倒的那杯紅酒,剛喝到了嘴邊,眉頭皺起︰“夜天,你耍我嗎?葡萄汁?”

    “既然是病人,還是少喝酒好。”

    “嘁!誰說病人就不能夠喝酒了?”花沐臣俯下了身子,直接躲過了龍夜天手中的酒杯,咕嚕一口喝了下去,唇角還殘留著紅酒,他伸出舌頭,舔了舔唇角的美味︰“真醇,你家里果然藏了好多好酒。”

    說著,放下酒杯,花沐臣大步的就朝客廳的其它地方走去。

    龍夜天緊接著站了起身︰“你要去哪里?”

    在他的家中,花沐臣走的無比的熟悉,很快就到了一間房門口,撇頭看了看他︰“開門啊!”

    龍夜天站在門口,擰起了眉頭。

    花沐臣伸出拳頭,抵了抵他的胸口︰“怎麼?怕我你家酒庫喝空了?快點快點……”

    龍夜天深深吸了一口氣,這才在門口的密碼鎖上輸入了數字。

    推開門,這是一個巨大的酒庫,這里藏酒無數,各種珍藏都在這里,在酒庫的最中央,擺放著沙發和茶幾。

    花沐臣走過酒庫的兩邊,手也沒有閑著就像是來到寶庫一樣,這里一瓶,那里一瓶的抱在了懷里。

    抱了一懷抱的酒去到最中央的茶幾處,對龍夜天招了招手︰“過來呀,過來呀,我可是專程空著肚子來跟你喝酒的。”

    他冷面冰霜的走了過去︰“就你這幅樣子還喝酒?”

    “你這是在小瞧我嗎?”

    “……”龍夜天皺眉不語。

    花沐臣唇角勾著壞笑︰“最後一次呢,夜天……”

    突然一句話,就像是觸動了眸根心弦一樣,龍夜天垂下了眸子,像是極力在掩飾眼中的痛苦一樣。

    兩人坐了下來。

    花沐臣已經打開了酒瓶子,他這一生,一半的時候都溺在酒里,最後的最後,怎麼可以不痛痛快快的呢?

    正所謂舍命陪君子,咱們不醉不歸。

    兩個人坐下來喝了起來。

    一邊喝,花沐臣嘴角咧著笑,開始得意的炫耀了起來︰“你知道,我們去了天空之境嗎?哪里真的好漂亮哦……”

    龍夜天冷著臉,額頭閃過黑線。

    “我們還在某個鄉村里,住了好久,每天小舞都親手給我做好多吃的呢,哎呀,說起來我們家小舞真是又溫柔又賢惠呢……”

    花沐臣從一開始就不停的說,不停的‘我們家小舞’‘我老婆’‘我親愛的’各種各種,能怎麼秀恩愛,就怎麼秀恩愛。

    眼看著龍夜天那臉色從冰冷到黑線越來越多,真懷疑這麼說下去,下一步花沐臣就只要要說晚上他們是怎麼恩愛的了。

    看著龍夜天臉色越來越黑,花花的內心都在狂笑著,他真是喜歡極了看龍夜天這種有火發布出來的表情。

    ***********

    兌換碼【愛書屋】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