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840章再見了,小舞

第840章再見了,小舞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第840章︰再見了,小舞

    花沐臣一直摸著她的臉頰︰“我差點,都忘了,這輩子還有事情要囑咐你呢。”

    小舞盯著他。

    花花還是笑著,用沙啞的聲音說道︰“你知道嗎?愛來時如花開絢爛,愛走時如花落荼靡,所以如果你身邊有能夠陪你一起風雨同舟的人,一定要好好珍惜。不要再錯過,要好好的和你愛的,愛你的,一起好好的活著……”

    小舞,我已經無法陪你一起風雨同舟了……

    我知道,你心中的人始終是別人,所以這生我已經不再奢求。

    小舞,你知道嗎?

    即使我們之間沒有愛,我依舊是那麼的幸福,我一點都不後悔。不管讓我選擇多少次,我都會愛你。

    因為,愛人和被愛之間,愛人是刻骨的,這份刻骨彌足珍貴,

    午後的微風吹過,樹枝被吹得搖擺,枝頭上粉色的花朵,隨風飄落……

    落在了她的肩頭,落在了他的身上。

    花沐臣的笑容,帶著壞意,帶著溫柔︰“對了……對了……有樣東西,你該還給我了……”他的手慢慢的從小舞的臉頰上垂落下來。

    一點點的摸向了小舞的左手。

    他的皮膚格外的冰冷,小舞低頭看著他的一舉一動。

    花沐臣手緩緩的撫摸到了小舞的無名指上,指腹滑過上面的粉色鑽戒,一點點用力的將戴在她手指上的戒指拿了下去……

    當婚戒完全離開小舞的無名指時……

    花沐臣笑著,握緊了戒指,他終于把自由還給她了……小舞……謝謝你這些日子以來的陪伴……

    “小舞,你記得,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你和我說的第一句話,是,什麼嗎?”他沙啞的開口。

    甦小舞顫抖了,她感覺到了他的憔悴和無力,強忍著內心的酸楚開口︰“學長好……”

    “嗯,學妹真乖……”

    花沐臣啞啞的說著,伴隨著滿足的笑容,那一雙多情的眼楮一點點的閉上,手無力的垂下!

    “花、花花!”

    甦小舞看著花沐臣突然閉上的眼楮,腦袋嗡的一下,趕緊按住了他的肩膀,不停的喊著︰“花花!花沐臣!花沐臣!不……花花……不要走……學長……”

    他安靜的躺在她的雙腿上,臉上帶著笑容,可是眼楮卻怎麼也睜不開了,也沒有辦法再回應她的呼喚了。←百度搜索→【ㄨ書?閱ゃ屋

    他走了……

    他還是走了!

    他還是丟下一切離開了這個世界!

    甦小舞大哭了起來,哭的撕心裂肺。

    她抱住了他的身體,哭的說不出任何的話來,眼淚落在了他白淨的臉上,他已然沒有任何的生機。

    呼吸,停止了……

    心跳,停止了……

    他真的,走了……

    生命是多麼脆弱的東西啊,它要走,根本就挽留不住,只能夠在那兒無奈的看著他死去……

    此時的校園是那麼的安靜。

    那顆開滿粉色花朵的樹下,她抱著他哭泣著……

    當初的故事,經歷種種,緣起緣滅,都在這里……

    或許就像是花沐臣說的,老天多給了他十年的生命,讓他尋找她,如今找到了,他也該走了……

    即使殘忍,卻讓人無悔。

    校園大門外,龍夜天靠在門口的石柱上,點燃了一根煙放在唇間,深吸一口,他垂下眸子,閉上眼楮,將悲傷掩藏……

    *

    花沐臣的離去,轟動了南都,乃至于整片大陸

    要知道,花家財團的勢力向來影響著整個世界,繼承人的離去,也讓人不禁為花家的未來唏噓。

    不過好在的是,花沐臣還有一個弟弟,年僅14歲,大哥的離去,將花家的這份重擔,全部沉沉的壓在了那位少年的身上。

    幾日後。

    在南都舉行了一場極為隆重盛大的葬禮,來參加葬禮吊唁的幾乎都是各國的貴族權臣……

    這場葬禮上,甦小舞被安排在了花沐臣朋友的席位上,因為在幾日前,花家已經對外公開了兩人只是舉行婚禮,並未真正結婚的關系。

    這是花沐臣臨終對家族的囑咐,他不想成為她人生的污點,所以道清了兩人的關系,還她清白和干淨。

    “甦小姐。”花母身著黑色的衣裙,緩步的走到了甦小舞的身邊。

    “伯母。”小舞恭敬的低了低頭。

    花沐臣的母親是個很漂亮的女人︰“謝謝你這些日子以來陪伴著我的兒子。”一邊說著,婦女的眼淚又落了下來。

    小舞趕緊掏出了紙巾遞了過去,忍著心里的難受開口︰“伯母,請節哀。”

    “嗯……嗯……”花母輕輕擦著眼淚,看著面前的女人,溫柔的一笑。

    “母親。”突然,一個身著黑色小西裝的少年走了過來,那少年長得異常帥氣,外貌上隱隱的有花沐臣的影子。

    “隱臣。你怎麼過來了?”

    花隱臣走到了花母的身邊,一雙漂亮的眼楮抬頭看向了甦小舞。

    小舞也盯著這個少年,她還是第一次看到花沐臣的弟弟,以前听花花說過一下,不過因為花家教育的問題,這個少年極少出來露面。

    看著少年,甦小舞露出了溫柔的笑容。

    葬禮繼續進行著,花沐臣安靜的躺在特制的棺木里,雖然數日過去,身體依舊保持原樣,他安詳的閉著眼楮‘睡’著。

    雙手一直緊緊的握著,掌心里是一枚粉色的鑽戒。

    在花沐臣留下的囑咐中,他希望帶著這枚戒指入土。

    同時,在舉行這場葬禮之前,他還做了身體器官移植手術,將自己的眼角膜捐獻給了不知名的人。

    誰也不知道,他為什麼要這麼做,連花家的人都不清楚。

    不過,人的這輩子多少都會藏著許多的秘密,花沐臣又何嘗不是呢?他欺騙了所有人,欺騙所有人自己必死無疑,絕不做手術,也絕不接受治療延長生命。

    殊不知。

    他的病確實很嚴重,嚴重到就算做手術,也只有百分之10的存活率,可他卻騙了所有人,告訴別人手術無任何成功幾率。

    他可以選擇繼續貪念這人世間的繁華,至少以花家的勢力能夠讓他再活著2,3年,雖然接受化療這些很痛苦,但至少還活著。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