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870章︰其中緣由

第870章︰其中緣由

    天才壹秒住,檳 ┘ 市 f。第870章︰其中緣由

    這個時間點,游樂園本該是關門了。

    有夜場的也很遠。

    但到了游樂場,似乎他早有準備,雖然沒有別的人,但這里的所有設施都是開著的。在天漸漸黑下來的時候……

    過山車,摩天輪,各種娛樂設施燈也都亮了起來……

    活脫脫的將人帶入了童話世界。

    此時的游樂園里,除了工作人員,還有這三人外,另外卻還有一個女人躲在暗處,偷偷的觀察著那游玩的三人。

    玫瑰不敢靠近,因為她知道自己靠近了,以蕭將軍的洞察力,一定能夠感覺到她的存在,所以她只敢遠遠的望著……

    望著那愉快的三個人,也不知道他們說了什麼,只覺得他們齊樂融融的玩的十分的開心……

    “該不會,那個孩子,真是蕭將軍和甦小舞的孩子吧?”玫瑰雖然覺得自己的想法很天馬行空。

    甦小舞現在明顯就和龍夜天有一腿,孩子也應該不是蕭將軍的。

    可是……

    她明明听到了什麼爸爸之類的話!

    還有這個孩子也四五歲了,會不會是,以前甦小舞和蕭將軍之間有什麼呢?越是這麼去想,玫瑰心里就揪了一把……

    三人玩的不亦樂乎。

    甦小舞非經心機後,總算是把兒子給玩累了,看著小軒軒趴在蕭策的背上睡著了,她心中就欣慰不少,這個臭小子,總算睡著了。

    “今天謝謝你了,陪這個臭小子,玩了這麼久。”

    “沒什麼,畢竟是瑾風的外甥。自家人不用客氣。有時間多帶他來和我玩。”蕭策偏寵的說著。

    “嗯,我來背吧。”小舞伸出了手,意圖把孩子抱回來。

    “走吧,我送你回去。”蕭策卻沒有松手,而是大步的朝游樂園外面走去。

    小舞只好跟了上去。

    到了車上,蕭策將小家伙輕輕的放到了後車座的位置,車開的也很緩慢很平穩,絲毫沒有打攪到那個小家伙的熟睡。

    一路上。

    甦小舞都托著腮︰“蕭策,以前皇甫烈應該沒有少邀請你回去軍區吧?”

    “嗯?是的。”蕭策毫不避諱的回答,不過眼角余光看向小舞時,多了一抹另眼相看,這個小東西,真是聰明的不可收拾。;

    明明他就沒有跟她說過關于皇甫烈的什麼事情,她卻能夠猜得到。

    小舞也沒有把蕭策當做外人︰“為什麼以前皇甫烈找你,你不堅持不回去,現在卻又要出手幫忙呢?”

    像蕭策這樣的治軍人才,又重情重義,皇甫烈肯定想要蕭策的幫助吧,這點,甦小舞從來都是這麼認為的。

    只是不明白,蕭策為什麼回心轉意。

    蕭策單手抓著方向盤︰“所以說,有些情誼,你不懂。”

    “所以不懂就問啊!”

    “牙尖嘴利!”

    “謝謝。”

    蕭策開著車子,一路都是沉默,開著車子開了許久才道︰“原因有很多吧,有些東西,太復雜,也不好說,不過有件事情,倒是可以說說。”

    “嗯?”

    想必這件,能讓蕭策說出來的,一定也是重要的原因之一吧?

    小舞提起了興趣。

    他慢慢道︰“我和烈認識的比較早,年少時一起做過不少事。”

    “不少壞事吧?”小舞咧著笑,帶著幾分戲謔的問著。

    “呵……什麼才叫壞事呢?”

    “我就隨便說說而已。開個玩笑。”

    “呵,最多也就是調戲調戲良家婦女罷了。”蕭策倒是也給面子,半真半假的說著。玩笑話罷,轉回正題︰“以前訓練的時候,都比較苛刻,就連我,也有次差點不小心丟了性命。”

    “所以……救了你的人,是皇甫烈嗎?”

    “對。”

    “難怪。”小舞淡淡的說著,這下可以明白蕭策對皇甫烈,為什麼討厭不起來了,他沒有辦法討厭曾經的兄弟,也沒有辦法討厭救過自己的人。

    “所以說,很多事情,並非那麼簡單的。”

    “嗯。”小舞點了點頭。

    很快,蕭策把小舞送回了公寓的地方。

    小舞開門下車,一看是回來公寓也愣了一下,沒辦法,是讓她這些日子都是住在龍夜天那兒。

    一下回來自己的小窩,倒是有些愣了。

    不過並未多說,下車將熟睡的兒子抱了下來︰“蕭大神,慢走哦……”

    “嗯?”蕭策本想開車離開,听到小舞的稱呼,一下愣了神。

    小舞心里一哆嗦,怎麼直接把心里的稱呼,給喊出來了!如今再見小舞的眼里,這個男人絕對擔當的起‘大神’的稱呼。

    想想,此人不僅僅手上功夫厲害,治軍厲害,最牛逼的是,還腹黑!

    嘴巴更厲害,總是一副慵懶的樣子,卻說話總能夠說到點子上,而且還風趣幽默。

    而且知識淵博,而且……明明很年輕,卻總給人很老辣的樣子、

    甚至,看似不沾女色,可卻是風花雪月中的風雲人物。此等神人,怎麼可以不奉為神呢?

    所以,小舞默默的對他有了新的稱呼‘蕭大神!’

    蕭策嘴角挑著慵懶的笑意︰“我可以認為你這稱呼是在夸我麼?”

    “當然。”

    “榮幸。”蕭策回的也快︰“再見,小東西。”油門一踩,蕭策開著車子,揚長而去。

    目送蕭策離開。

    小舞看了看懷中熟睡的兒子。

    “唔……”

    兒子困倦的悶哼了一聲,小舞的眼中也多了母性的柔光,抱著兒子上了樓,費勁的用單手推開公寓的門。

    “回來了?”一開門,一個男人正坐在她家的沙發上。

    他聲線冰冷,面色冷淡。

    小舞愣了一下︰“你怎麼在這兒?”

    “等你。”

    “你怎麼知道蕭策會把我送回來公寓呢?”小舞納悶的看著龍夜天,朝沙發那兒走了近︰“你讓人跟蹤我?”

    “你猜……”

    “懶得猜。”

    小舞沒有再說什麼,先把小軒軒抱進了臥房,把兒子放好了,剛出來……

    龍夜天就在門口一把摟住了她的腰身,冰冷的臉上帶著笑意︰“玩的開心嗎?”

    “還好。”小舞淡淡的說著,突然覺得他放在自己腰間的大手用了用力氣︰“哎呀……你干嘛呢?”

    擰了擰眉頭。

    他卻還是,那副表情。

    小舞鳳眸一轉︰“嗯?該不會是,吃醋了吧?”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