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884章︰美男計

第884章︰美男計

    天才壹秒住,檳 ┘ 市 f。第884章︰美男計

    “我想不是……”小舞搖了搖頭︰“有可能是玫瑰自己的意思綁架了小軒軒,所以……蕭策,我知道你和皇甫烈很熟,你也和他的手下很熟,你說,玫瑰會把小軒軒帶去哪里?”

    皇甫烈的身邊,甦小舞是真不知道可以找誰打听。【愛書屋】

    唯獨只想得到蕭策,畢竟,蕭策和玫瑰他們都是相熟的,只能夠賭一把,蕭策知不知道玫瑰的住所了。

    蕭策摸了摸眉毛尾處︰“如果她沒有搬家的話,我想,我記得小玫的住所。”

    那一句話,就像是給甦小舞吃了一顆定心丸一樣,真不愧是被她奉為神的角色,果真是無所不知!

    “那你現在有空嗎?”

    蕭策笑了笑︰“既是瑾風的外甥,我自然該盡力而為。”

    小舞深深呼出一口氣,心里徹底的踏實了。

    再和蕭策一起去的路上,小舞也發了消息給紅蓮和石磊,讓他們倆別找了回去早點休息吧。

    接下來的事情,交給她去辦就好了。

    沒有耽擱。

    蕭策開車很快到了一所隱秘的小別墅前,站在大門外,按了許久的門鈴……

    “會不會不在家?”小舞正嘟囔著。

    鐵門上的對話器有了反應,從極其里面傳來了沒有睡醒的聲音︰“喂……誰呀!大半夜的來按門鈴!”

    “小玫,是我,蕭策。”

    蕭策話落。

    機器里的人沉默了兩聲,好一會兒才開口︰“蕭,蕭將軍?是您?”

    “嗯,沒打攪到你吧?我能進來嗎?”蕭策優雅的說著。

    “可以,鐵門開了。我一會兒就下樓來給你開客廳門。”噠的一聲,對方已經掛了對講機了。、

    小舞站在一旁,確定對方已經掛了極其後,才打量向蕭策︰“嘖嘖嘖……真不愧是蕭大神!”

    “嗯?”

    “這美男計用的,簡直出神入化。”

    “我衣服都還沒脫,哪來的計?”蕭策也玩笑般的回應著小舞。

    甦小舞任重道遠的拍了拍蕭策的肩膀︰“那麼一會兒關鍵時刻,恐怕就只能夠靠你脫衣服來拖延時間了,延長戰術了!”

    兩人話都說的十分輕巧,顯然小舞也只是在開玩笑而已。

    蕭策習以為常的笑了笑,他倒是特別喜歡和這小東西說這麼有趣的話題,推開鐵門兩人一前一後的進去。

    別墅里面的燈一個個亮了起來,顯然是玫瑰起床了。

    在快要走到別墅門口時,小舞和蕭策對視了一眼,他們的計劃是,如果玫瑰在家的話,那麼蕭策負責拖延住玫瑰。

    然後小舞負責在別墅里尋找,兩人分工行動,也不打草驚蛇。

    如果沒有找到軒軒,再發出信號,另作打算!

    甦小舞躲在暗處,這會兒,別墅的門開了,玫瑰穿著居家服拉開門看著門外站著的男人,臉上不小心飄上了一朵紅雲︰“蕭,將軍,真是你呀!你大半夜的,怎麼來我這兒了?”

    “半夜突然想起了一些白虎軍區的事情,苦思不得其解,所以就冒昧過來打擾了。”蕭策臉不紅心不跳,如同說順口溜似的,一句話就那麼的脫口而出了。

    躲在暗處的小舞不禁又一聲感嘆,天生戲子!

    “哦,原來是這樣,不打擾,不打擾,外面風大,進來坐吧。”玫瑰敞開了門。

    兩人進去了。

    甦小舞這才開始行動,雖然現在她是缺乏鍛煉,不如以前那般身手靈敏了,但是翻個牆,爬個壁,還是難不倒的。

    很快一溜煙墊手墊腳的翻了進去。

    這個別墅不大,估計要翻找的話,也不會很困難,畢竟兒子是那麼大的一個人呢,小舞沒有耽擱。

    一個房間一個房間的找著。

    走過二樓走廊扶梯時,她一直彎著腰,小心翼翼的移動,讓樓下的人注意不到她。

    隱隱的听著下面說的話,玫瑰的精神好像十分的好,似的!

    惹的小舞也按耐不住好奇心,腦袋稍稍探出去望了望樓下,只見蕭策坐在沙發上,而玫瑰坐在蕭策的對面。

    雖然他們之間的對話听不清楚。

    而且玫瑰的聲音太小了,她平常說話的時候,聲音有這小的嗎?還有一直低著頭……鳳眸一轉。

    甦小舞正思慮著。

    這會兒,蕭策似乎注意到了二樓探出腦袋來的小舞,抬眸瞪了一眼她。

    兩個人視線交匯,小舞來不及多想,嘴角咧了咧歉意的笑,趕緊趁著玫瑰還沒有看上來的時候,偷偷摸摸的往別的地方躲了開。

    樓下還在聊著天,小舞一個房間一個房間的找著,很快,走廊的房間找了大半,心中多少都有些失望。

    如果軒軒不在這兒的話,會在哪兒?

    失望的又要關上一個房間的房門時……

    漆黑的屋子中,隱隱約約的看到床上躺著一個很小的身影,她眸光一怔,那鼓起來的……立刻打開了屋子里的燈,迅速走了過去。

    大床,軒軒雙手和雙腳都被捆綁著︰“軒軒……”

    她趕緊的將繩子從兒子身上解開。

    軒軒正在睡覺,不過也睡的很輕,當听到媽咪的呼喊時,困倦中撐開了眼楮,看到床畔的媽咪︰“媽……唔!”

    小家伙還沒有完全喊出來的時候,小舞就眼疾手快,趕緊捂住了這張要嚷嚷的小嘴,這會兒,蕭策還在樓下應付玫瑰呢。

    要是這小家伙嗷嗷出來的話,估計樓外面都得听听到了。

    “噓。”

    “嗯。”小軒軒小聲的悶哼了一聲用力的點了點腦袋。

    小舞這才把捂在他嘴巴上的手一點點的放下來。

    小軒軒眨巴著眼楮,用蚊子一樣的聲音問道︰“媽咪,你是怎麼找到我的呀?”

    “就這麼找到你的唄,你有沒有身上不舒服?”說著,小舞開始檢查起兒子身上有沒有傷口,有沒有被虐待。

    “沒有,那個怪阿姨就問我爸爸是誰……”

    “那你怎麼說?︰”

    “我沒告訴她。”

    “然後呢?”

    “她就拔了我頭發。”說著,小軒軒捂住了捂腦袋的地方︰“她還問我,爸爸是不是蕭叔叔。”

    “……”

    甦小舞沉默了片刻,也沒有在繼續多想,拉起了兒子,還是先離開這兒再說,一起出了房間,他們得去有陽台的臥房,才好翻出去。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