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892章︰撒旦甦瑾風

第892章︰撒旦甦瑾風

    天才壹秒住,檳 ┘ 市 f。第892章︰撒旦甦瑾風

    抓著甦瑾風,火飛兒快步的就往旁邊的院子走去。

    這院子里有一個後門,穿過後門,是一棟公寓,拉著他進了公寓,快步的上了樓梯,還好不高,也就5樓。

    一直拉著他沒有松手,直到開門進去,火飛兒打開屋子里的燈︰“你在這兒避一下難吧。他們應該不會找上來。”

    “這是……”

    “我家!”火飛兒說著,轉了過身子。在屋子里明亮的燈光中,她突然注意到地上有血跡,猛地才抬起頭看向他的身體,只見他腹部的地方已然被鮮血染紅︰“你受傷了?”

    “呵……小傷而已。”甦瑾風說著,已經不客氣的走了進去,一邊走,血滴了一路……

    火飛兒低頭看著那滴了一客廳的血跡,眼楮眨巴了眨巴,小傷?流這麼多血的是小傷嗎?擰眉再抬頭看向那個奇怪男人。

    他已然倒在了沙發上,看起來有些無力的摸樣。

    火飛兒眉頭擰的更深了,把腰間掛著的畫取下來放到一邊,從自家櫃子里拿出了醫藥箱放到了桌子上︰“你自己處理一下吧!”

    “好。“甦瑾風啞啞的說著,解開了襯衣的扣子,從醫藥箱里拿出了究竟,小刀,鑷子……然後對著自己的腹部的地方。

    火飛兒只是站在一旁看著,槍傷,這個男人得罪了什麼人?

    一邊想著,只見他自己用酒精消毒,用刀子割開傷口,鑷子取出里面的金色子彈,動作熟練而又快速。

    而且,全程沒有哼一聲,連聲音都不多喘一下。

    惡魔!

    火飛兒那一刻,腦子都有些懵了!他是惡魔?羅剎?竟然一聲不看,她看著那種場面腳都有些軟了。

    然而,甦瑾風卻斯條慢理的將自己的傷口處理好︰“你家的醫藥箱里,東西倒是挺全的。”

    “……”火飛兒吞咽了一口唾沫,還沒有從剛剛的震驚中完全的緩過神來,所以一時也沒有回答。

    “剛剛謝謝了。”

    當甦瑾風說到這兒時。

    火飛兒才緩了一口氣︰“不客氣,我們就當是扯平了。”

    “嗯?我們見過嗎?”甦瑾風單手托著腮,墨色的眸子中帶著疑慮。

    當這句話落,飛兒心中一愣,她幾乎是忘不了酒店里的那一幕,然而對方確是什麼都不記得!

    真是可笑、

    眼底閃過了一絲情緒,飛兒很快將情緒收回了眼底︰“沒有。大概是我認錯人了。”隨口說著。

    既然別人都不認得她了,她也沒有必要在去多提,那天的事情,反正也不是什麼很好的記憶。

    甦瑾風墨色的眸光上下打量著她,視線落到了她手腕上戴著的鑽石上︰“鑽石已經瓖嵌成手鏈了麼?呵……這樣大概就不會再弄丟了吧……”

    悠哉悠哉的話在耳邊飄過。

    火飛兒猛地抬頭對上他的視線︰“你,記得!”

    “這麼有趣的緣分,我怎麼會那麼輕易忘記呢?”他笑著說著。

    此時,火飛兒的腦子里只有無數串字‘被耍了’‘被耍了’‘被耍了’她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一個陌生的男的,給耍了!

    “哼呵,早知道你這麼硬氣,剛剛就不該救你。”

    “這個世界沒有早知道,你還是救了我,我該怎麼報答你呢?”甦瑾風雙手敞開,放在沙發上。

    火飛兒了倒是也沒有客氣︰“簡單,在你走之前,把我的客廳清理干淨,就可以了。”指了指那從玄關到沙發上的血跡。

    實在是簡單到不行的報酬,估計從未有人這麼對他開過口,也從未有人敢讓甦瑾風做這種事情。

    墨色的眸子看了一眼地上的血跡,然後點了點頭︰“就這樣嗎?”

    “就這樣。”

    “你不好好想想要別的?”

    “你能給我什麼?”火飛兒倒是直爽,看著他笑著說道。

    “那就要看你想要什麼了。”

    “哦?”

    “在我離開之前,好好想想吧。”甦瑾風微笑的說著。

    火飛兒一個側身坐到了沙發上,她的坐姿十分隨便,這是一張單人沙發,她雙腳搭在沙發的邊緣上︰“嘿,你叫什麼名字?”

    “甦瑾風。”

    “甦、瑾風?”一邊念著他的名字,倒是一個好听的名字︰“我叫火飛兒。”

    “嗯……飛兒……”

    火飛兒皺了皺眉頭,也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眼里帶著好奇︰“看你的樣子,是玩黑道的嗎?黑幫追殺?”

    他只是笑了笑。

    火飛兒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在那兒酒店里,這個甦瑾風肯定也是進去找沈偉那個黑幫老大的吧,所以他應該也是黑幫的︰“你為什麼被追殺呢?”

    閑著無聊,問了一句。

    他悠悠道︰“你覺得呢?”

    “該不會是像電影里演的那樣,上了什麼黑幫老大的女人,所以被追殺吧?”沒辦法,瞧著他那帥氣的臉蛋,實在是讓人很難不往那方面聯想。

    甦瑾風笑著,點了點頭。

    火飛兒哦了一下,眼底帶著一些驚訝︰“為了那個,連命都不要了,真不懂你們怎麼想的。”她手支撐著腦袋,實在是不理解那些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的說法。命沒了,不就什麼都沒有了嗎?

    甦瑾風笑著︰“你想試試嗎?”

    “不必了。”火飛兒起身,伸了一個懶腰︰“你在客廳里休息吧,什麼時候願意離開就離開,記得把地給我擦干淨。我困死了,晚安。”

    說著,她伸著懶腰,回了屋子里去。干他們這一行的,從來都不怕別人偷家里的東西,畢竟同行麼!

    偷走了,如果不重要,就當是同行照顧,如果重要,就偷回來,就當是切磋一番。

    所以火飛兒毫不在意的就回了屋子里,房門一鎖,視若屋子里毫無一人一般,和周公開開心心的約會去了。

    清晨,朝霞像千萬把劍透過樹梢。

    映入了她房中的床上,火飛兒打著哈欠起床,坐了起身,身子突然踫到了什麼,嗯?她皺著眉頭偏頭望向了床的另一邊。

    不看還好,看了心里咯 了一下。

    只見甦瑾風正閉著眼楮睡在她旁邊呢。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