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895章︰特殊的玉石

第895章︰特殊的玉石

    天才壹秒住,檳 ┘ 市 f。第895章︰特殊的玉石

    這樣下去可不行!

    她得自己緩緩,才能夠睡個好覺,要是他每天精力都那麼好的話……

    “長官。白虎軍區剛剛來人,說有一批藥劑好像出了點問題,您要不要親自過去看看?”屬下耳畔的話,將小舞從自己的世界抽脫出來。

    “哦,好,我一會兒過去。”

    也好,去了蕭策那兒,就趕緊回家補一覺吧,這樣恍恍惚惚,渾渾噩噩的可沒有精神做別的事情。

    白虎軍區內。

    已經有武器部的人在這兒處理東西了,只是一個個都還沒有拿定主意而已,甦小舞一來看了眼,並不是什麼大事情。

    三下兩下就統統解決了。

    “嗯,挺有本事的麼,這麼快就解決了。”蕭策走了過來,手悠閑的在小舞的肩膀上搭了一下。

    小舞打了一個哈欠︰“沒事了?沒事了我回去了。”她犯困的伸著懶腰要走……

    當甦小舞起手時,蕭策目光一晃,落在了小舞左手戴著的手環上,那漂亮的手環,上面的寶石格外的晃眼。

    猛地!

    蕭策握住了小舞的手腕︰“等等,還有別的事情,你跟我來。”

    “嗯?”

    小舞還沒有反應過來,就已經被蕭策連拉帶拖的拉進了他的辦公室里面︰“蕭策,怎麼了?什麼事?”

    “今年的新茶,你要不要嘗嘗?”蕭策說著,拿起了一罐茶葉。

    甦小舞鳳眸一眯,帶著些平淡︰“不會吧,你這麼急匆匆的拉我過來,就是來給你品茶的麼?”

    “不賞臉?”

    小舞笑了笑︰“蕭大神的邀請,怎麼可能不賞臉呢?”

    兩人坐了下來,一盞茶後,蕭策的眸光卻時不時的落在小舞的手環上。

    甦小舞是何等的聰明,又怎麼會在意不到蕭策的視線都在自己的手腕上,笑著道︰“其實,你叫我來,不是叫我品茶的,是品手鐲的吧?”

    一邊說著,小舞輕輕的在空中晃蕩了兩下手腕上的鐲子。

    知道瞞不過他,蕭策也笑了笑︰“以前沒見你戴過這個東西,不介意給我看看吧?”

    “當然不介意。”小舞立即取了下來,遞給了蕭策。

    蕭策眸光輕輕的看著手鐲上的寶石︰“這枚玉石很珍貴呢,看這上面的紋理,這麼的特殊,應該是新品種,這東西誰送你的?”

    “未央。”小舞托著腮,隨口無心的說著、

    “真不不愧是未央公主,出手就是闊綽,我對玉石感興趣的很,借我研究一下怎麼樣?”蕭策輕輕撫摸上面的玉石,慵懶的問道。

    小舞連想都沒有想,便道︰“果然是跟老頭子一樣。”隨口丟了一句閑話。

    “呵…那謝了,我會盡快還給你的。”

    “不急,你慢慢研究吧,我困死了,我要回家了。”小舞站了起身,今天一天,哈欠都不知道打了多少個了。

    拿到了東西的蕭策,終于沒有再阻止小舞離開的腳步,只是笑了笑對他做了一個拜拜的手勢。

    小舞伸著懶腰離開了蕭策的辦公室。

    當走出他辦公室時,甦小舞那懶散的表情消失了,犯困的眼神中瞬間多了一絲尖銳,回眸看了看關上的辦公室門。

    摸了摸自己的手腕。

    她剛剛雖然當著蕭策的面什麼都沒有問,也什麼都沒有說,可是卻隱隱的感覺到了,蕭策似乎拿那個手鐲有的事。

    “未央……”輕輕的念叨了一聲。

    那個手鐲是未央給她的,難道會有問題嗎?還是那上面的玉石上有問題?

    直覺告訴她,絕非這麼簡單而已。

    不過她剛剛之所以沒有多問蕭策,只是因為蕭策他自己都沒有多說,小舞也覺得自己沒有必要多問。

    如果蕭策要說的話,肯定會主動說的。

    既然他剛剛用別的理由掩藏過去的話,那就隨他吧,何必所有事情都弄得那麼僵呢?

    笑了笑,收回了眼中的凌厲,小舞繼續伸著懶腰離去。

    而辦公室內,蕭策拿著那個手鐲,手指一直輕輕的撫弄著上面的玉石,不一會兒,他從抽屜里拿出了工具。

    將玉石從手鐲上撬開,只見玉石下面瓖嵌著一個小小的芯片,微型跟蹤器!

    慵懶的眸光變得凌厲了幾分,它直接用鑷子將里面的芯片夾了出來,放在桌子上,仔細的端詳了一下。

    而此時。

    在玄武軍區中。

    玫瑰匆匆的跑入了皇甫烈的辦公室內︰“殿下。不好了,剛剛感應到微型跟蹤器失去聯絡了,應該是被人從手鐲里面取出來了。”

    “嗯?甦小舞這麼快就發現了?”皇甫烈眉頭擰了擰,那枚玉石有會產生磁場,可以隔離別的機器的檢查。

    也就是說,跟蹤器藏在里面,別的機器是感應不到的。

    那麼……甦小舞是怎麼發現的呢?

    玫瑰遲疑了很久,一直低著腦袋沒有吱聲,察覺到玫瑰的異樣,皇甫烈抬起了頭“還有什麼事?”

    猶豫了許久,玫瑰才道︰“檢查到,跟蹤器最後的位置是在……在……”

    “哪兒?”

    “白虎軍區的將軍辦公室里……”

    當玫瑰話落時,皇甫烈眸色稍稍暗了下去,站了起身,拿起了一旁的外套,大步的朝外面走了出去。

    “殿下,您要去那里?”玫瑰緊接著要跟上去。

    “不用跟著!”一句話將玫瑰的後話堵了回去。

    皇甫烈大步的離開自己的辦公室,臉色盡是嚴肅和冰冷,很快到了白虎軍區的辦公室外面,叩了叩門,然後推門而進。

    辦公室里,蕭策坐在轉椅上,雙腳很懶散的直接放在了辦公桌上,看著推門進來的人︰“烈,你來的倒是挺快的呀。”

    “呵,策,看來你在這兒等了我許久了哦?”皇甫烈順手關上了辦公室的門,大步的朝辦公桌那兒走了過去。

    蕭策並沒有改變姿勢,雙手放在身前,十指懶散的交叉在一起︰“也沒有等多久。”

    當皇甫烈走近時。

    他那嚴肅的眸子垂下,落在了辦公桌上的銀色手鐲上,玉石和手鐲已經分離了,手鐲里面瓖嵌的芯片,也都不見了。

    看著桌子上的手鐲和玉石,皇甫烈沒有任何的驚訝,抬頭︰“策,果然是你做的。”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