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898章︰蕭策的意願

第898章︰蕭策的意願

    天才壹秒住,檳 ┘ 市 f。第898章︰蕭策的意願

    不顧雨下的多大。【愛書屋】

    小舞橫著就沖到了蕭策的面前,一身瞬間被大雨打是了,她伸手擋在了他的胸口︰“還好你沒有走,嚇死我了,嚇死我了。”

    蕭策被她突然沖出來的落湯雞摸樣,也嚇了一跳,上下打量了她的行頭︰“小舞,你這是干什麼呢?穿成這樣就出來了。”

    此時,甦小舞哪里還有心情回答這些閑的蛋疼的問題啊!!也上下看看蕭策這要出去的摸樣,立刻警覺了起來︰“你這是要準備哪里?”

    “去見個朋友。”他淡笑著回答。

    “皇甫烈?”小舞皺起了眉頭,如果蕭策回答是的話,那麼……就代表玫瑰這張紙條里指的就是蕭策!

    蕭策慵懶的笑著︰“怎麼,難道你也想跟著我一塊去麼?”

    “我不跟你去,但是你也不能夠去。”甦小舞決斷的話說的十分的堅定。無論是真,是假,不去就是最安全的方法。

    蕭策偏了偏頭︰“為什麼呢?”

    “我覺得,可能會有危險。”

    “嗯?能有什麼危險?”

    “蕭策……你心里應該很清楚的,那時皇甫烈請你回去,只是暫時的,當你礙眼了之後,他就會一腳把你踹開。而且……是無所不用其極的把你踹開!”甦小舞是一點都不會相信皇甫烈會真的有情誼一說。

    甚至是皇甫烈找蕭策回去的那個時候,她心里也就這麼想過了,所以才會提前和玫瑰說了那些話。

    可現在,她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大手落在了她的腦袋上,蕭策輕輕的拍了拍她濕漉漉的頭發,只是笑了笑並未說話。

    小舞握緊了拳頭,蕭策什麼話都不回答,反而讓她更加著急了起來,不說話算什麼意思?他到底是去還是不去?

    “你是不是,不信我?”她啞語的開口。

    “我怎麼會,不信你呢?”

    “那你還去?”直直的盯著蕭策的眼楮,從他那雙眼楮里看到的是淡然,那根本就是沒有打算回頭的意思。

    蕭策沒有回答小舞,只是扭頭看了看身邊替自己打著傘的店員︰“去給甦小姐倒杯熱水,找身干淨的衣服。”

    “好的,店長。”那人還沒有了把傘遞給蕭策。

    小舞就抓住了蕭策的衣袖︰“是玫瑰讓我轉告你的,鴻門宴,勿去!蕭策,皇甫烈當初怎麼對待我哥的難道你忘記了嗎?我知道你們是兄弟,是朋友!可是當年他不照樣要逼我哥哥到死地!你……難道也要去送死嗎?”

    一直沒有說玫瑰出來,無疑是因為,玫瑰選擇把紙條丟給她,而不是直接去找蕭策,絕對是有原因的。

    恐怕玫瑰不想要暴露自己。

    而她原本也想要替玫瑰隱瞞,可是……她怕自己勸不動蕭策。

    蕭策低著頭,看著被小舞緊緊抓著的衣袖,起手,輕輕拍了拍她緊抓的手背,抬眸帶著無所謂的笑︰“小舞,放心吧,不會有事的。烈……不會……那麼做的……”說到後面的時候,蕭策的眉頭也皺了起來。

    “你的眼神並不堅定,你也在懷疑,你也在揣測,你知道,皇甫烈會這麼做,他會!”

    “如果他真的要那麼做的話……”蕭策啞啞的說著,到這兒時,他笑了,眼里帶著悠閑︰“那就讓他那麼坐吧,當初,我欠了他一條命,如果他想要拿回去的話,那麼就拿回去把。”

    當蕭策說出這種話時。

    小舞緊抓他衣袖的手無力的松了開︰“你……這是要自尋死路嗎?”

    完了!

    這一刻,她知道自己勸不動蕭策了,不禁的喉嚨酸澀,竟有些為了他想要哭,看過了太多的生離死別,她已經不想要身邊的人再離她而去了……

    一開始,小舞敬重蕭策,到後來,變成了知己,到現在她真的把他當做是像哥哥一樣的人……

    蕭策大手一伸,單手摟住了小舞的肩膀,將她拉入了自己的懷中,像是大哥哥一樣輕輕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如果我死了……小舞,恐怕就要勞煩你替我跟你哥哥說一聲……抱歉了…”

    “蕭、蕭策……你、何必如此?”

    “人生如歌,就算別人唱的再難听,硬著頭皮也得曲兒听完了。”

    “難道你就不可以,為了自己自私一下嗎?”她心痛絕望的閉上了眼楮。

    一身的濕漉漉,將他身上休閑的便裝也沾染濕了。

    他嘆了一口氣︰“那我可以要一個自私的要求嗎?”

    “嗯?”

    “我如果死了,記得每年給我上三炷香。”

    “蕭策!”

    蕭策笑了,那雙眼楮還是那麼得意慵懶,帶著隨意和倦意,將世界所有都看淡,總是無所謂的摸樣,他唇起︰“小舞……”

    聲音突然變小了。

    當小舞想要湊近听他要說什麼時。

    ‘啪!’大掌一個用力的手刀狠狠的,毫不客氣的落在了她脖頸的後面。

    “你……”小舞瞳孔一顫,睜大了眼楮,她毫無防備,隨之傳來的是酥麻的疼痛感,腦子暈眩。

    雙眼不自主的閉了上,然後整個人瞬間無力的倒了下去。

    蕭策用臂彎接著她柔軟的身子,看了一旁的店員︰“還愣著干什麼?敢甦小姐扶進去包廂里。”

    “是。”

    接過了店員手中的黑色雨傘,順手將癱軟的小舞也交給了身旁的人、

    “店長,鑰匙。”

    蕭策看了一眼鑰匙,接了過來,又看了看睡著了的小舞︰“好好照顧好她,找個人把身上的濕衣服換下來。”

    “好的。”

    蕭策大步的朝停車位走去,似乎想到了什麼,腳步停下扭頭︰“要找女的給她換!”

    店員本來要摟著小舞回去店里的,可是一听到店長的話︰“啊?可是,我們店里沒有女性啊?”

    “不會找顧客嗎?”

    “哦。是。”

    打著傘,不再回頭,走去了車子的旁邊。雨點落在雨傘上的聲音響的耳朵都噪的,蕭策打開了車門,收起傘,鑽入了車子了。

    沒有絲毫的猶豫,開車揚長而去。

    ‘噠噠噠,噠噠噠……’

    雨一直沒有停下來,反而越下越大,疾風呼嘯著,馬路上甚至沒有多少車子,更被說行人了。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