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901章他的輕吻

第901章他的輕吻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第901章︰他的輕吻

    “呵!不就是一個丑女麼?”富家千金眼神都快飛到天花板上,過于氣憤而雙手環抱在胸前︰“你還能把我怎麼樣?”

    甦小舞淺淺的笑了笑,並未去理會那位小姐,柔和的目光看了看周圍的店員們,對著他們微微點頭頷首,目光中帶著淡淡的謝意。

    然後轉眸看回了龍夜天︰“夜天,我們走吧。”

    “不玩了?”龍夜天冷漠的偏了偏頭︰“不像你的性格呢……”

    小舞單手環繞著他的手臂︰“那你的意思就是我的性格,是在這兒跟人吵個不死不休嘍?”

    “呵,走吧。”

    “嗯。”

    她抬頭看著他。

    他低頭俯視這她。

    兩個人相視一眼,又將目光轉回了大門口出。

    然後挽著手,並著肩膀離開了絕色店。

    甦小舞的目光沒有回頭去望一眼,走的瀟灑,如果她願意,隨隨便便幾分鐘就能夠讓那個富家千金知道什麼叫輕重。

    然而,似乎沒有必要了,要是那樣鬧下去,蕭策這店估計幾天就得關門了,她又何必為了一個根本不值得一提的陌生人,而讓自己朋友的店弄出一堆麻煩呢?

    至于龍夜天……還會不會做什麼,就只能夠看那個女人的運氣了!

    小舞和龍夜天離去了,而那富家千金還有些恍恍惚惚的沒有回過勁來︰“喂……”

    “小姐,別喊了,我們甦小姐有心放過你,你又何必再往槍口上撞呢?”遞卡的店員輕蔑的說著。

    “放過我?”

    “就是啊,瞧瞧人家那氣度,要是真想要弄死你的話,你早已經被大卸八塊了,哪里還可能在這兒嚷嚷啊?”

    “呵!!”富家千金一副不相信的說著。

    “你跟他那麼客氣干什麼?你不如告訴她,她剛剛看中的人是,兩大軍區的將軍,南都的爵爺更直接一點。”這時,穿著花衣裳的牛郎店員帶著些奚落的說著。

    “爵爺?”富家千金望了過去,瞳孔不斷的放大,在南都里,即使沒有見過,但誰沒有听過爵爺這個稱謂呢?

    下一秒的慌了,剛剛那個男的,是爵爺?伯爵嗎?!

    臉色被嚇得鐵青。

    旁邊的店員卻還不停的說著︰“呵,我看啊,你還是趕緊回家拜拜佛,希望人家能夠大人不記小人過吧!”

    各種各樣的聲音都有,即使甦小舞放過了這個富家千金,可店員卻沒有要罷休的樣子,往死里奚落了一番後。

    一句話“送客!”

    絕色店,看似是普通的風月場所,看這些店員都是蕭策手底下的人啊,哪個是吃素的呢?一個個要爺們起來的話,分分鐘就能夠讓你知道,什麼叫做世道!

    夜晚的雨下的很大,雨刷不停的在掛,但是依舊模糊的讓人看不清前面的路,坐在副駕駛的位置上。

    甦小舞單手托著腮,一直用手托著臉望著車窗外的雨點,漆黑的夜,玻璃窗戶映出她左臉的傷疤。

    鳳眸微微眯著,細細的打量著自己的左邊臉蛋,不禁的皺了皺眉頭。

    龍夜天單手開著車,眼角的余光不斷的朝小舞的身上看去,見她皺眉,他的眉頭也皺了起來。

    ‘滋……’

    突然一聲急剎車,就像是車輪打滑了一樣,猛地讓人身子朝前一傾,車子一下停在了馬路邊。

    沖擊力將小舞從自身的思考中抽脫出來,一下扭頭看向龍夜天︰“怎麼了?雨太大不好開的話,就在路邊停一會兒吧。”

    龍夜天並沒有回答,手從方向盤上放了下來,側身看著小舞。

    她眼楮也盯著他︰“嗯?”

    “……”他不語,也只是盯著她。

    小舞不禁的笑了笑︰“你這麼盯著我干什麼?該不會是車子拋錨了?”帶著幾分笑意說著。

    而這時,龍夜天突然伸手抓住了小舞的領子,一把將小舞扯到了自己的面面前來。

    “龍夜天,你干嘛呢?”副駕駛和駕駛位有一段距離,她身子被扯過去時,也有些扭著了,姿勢實在是不怎麼舒服。

    當小舞疑惑的盯著他,不明白他突然之間想要做什麼時。

    龍夜天再度將她的半個身子拉近自己,俯下身,他腦袋偏了過去,冰冷的唇瓣蜻蜓點水的落在了她左邊臉頰那塊丑陋的疤痕上!

    甦小舞整個身體震住了,忘記了身體扭著的不舒適感,她左邊臉頰的皮膚很敏感,敏感到,他的吻能夠清晰的讓她感覺到。

    心恍恍惚惚。

    腦子也恍恍惚惚。

    只是低頭,眼角的余光看向什麼身旁的龍夜天,一種心酸和悸動感莫名的在胸膛徘徊著,他什麼都沒有說。

    可是小舞就已經能夠感覺到他的用意。

    她的左臉,就連她自己會覺得丑陋,更別說,親吻了。

    他的薄唇這才緩緩的從她的臉頰上離開,大手順勢捧起了她的右臉︰“小舞,你知道我多喜歡你這道傷疤嗎?”

    甦小舞的眼中多了些水霧,或許她真的有些被他感動到不行了︰“你是欣賞水平有問題嗎?這麼丑的東西,你也喜歡……”

    啞啞的說著,每一個字,喉嚨都在疼痛。

    “嗯,喜歡。因為,這樣就沒有別人,用貪戀的目光去看你了……”兩個人的臉蛋湊得很近,他的額頭輕輕的挨在了小舞的腦門上,聲音很低沉,也很溫和。

    小舞眉頭擰了起來︰“你這句話,我該生氣好?還是該笑呢?”

    “小舞,不要在意自己臉上的傷疤,在你身上,它很美麗。”黑眸帶著柔情,指尖輕輕掠過她的傷疤。

    天知道,龍夜天每一次看到這道傷疤時,有多麼心疼,那一次的大火在他腦海里揮之不去。

    那一次她的奮不顧身,讓他怎麼也忘不了。

    甦小舞笑了笑,然後點了點頭︰“嗯。”雖然傷疤她已經慢慢不在意了,但誰能夠說完全不在意呢?

    當別人的話,說的太多了,總會有些影響。

    師父說的沒錯,女為悅己者容……她也會自私一下,自私的想要把自己最好的,給自己最愛的人。

    或許……她確實該在不忙的時候,等皇甫烈消停下來的時候,去北都呆一段時間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