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908章︰紙包不住火

第908章︰紙包不住火

    天才壹秒住,檳 ┘ 市 f。第908章︰紙包不住火

    “只要是想要知道的事情,盡量去做,就一定能知道,世界上沒有秘密,會永遠的成為秘密。”不急不緩的話,帶著深意。

    或許就有一句話叫做,有志者,事竟成。這個世界沒有做不到的事情,然而也沒有不透風的窗戶。

    紙包不住火。

    沒有什麼秘密,能夠成為永恆。

    可即使嵐風這麼說,皇甫烈卻依舊是不敢相信,他甚至是以為嵐風說錯了,是怎麼想都很難把龍夜天和朱薔聯系在一起。

    又沉默了許久,他腦海里仔細的思量端詳著︰“這件事,嵐先生,有多少把握是真的?”

    嵐風眸光淡然︰“我的把握,和你的判斷並不成正比,事情該是怎麼樣的,你該親自去查。我的說,也不過是一面之詞。”

    每一句輕描淡寫的話,都讓皇甫烈的心為之撼動,如果嵐風說的這件事,是真的話……那對他而言無疑就是個驚喜。

    查?

    對,他還有江惠這枚棋子,關于龍夜天生母的消息,或許江惠能夠知道一二呢?想到這兒。

    皇甫烈點了點頭︰“嵐先生今日的提點,我絕對銘記于心。如果未來我能夠事成的話……必定報答。”

    嵐風未語。

    皇甫烈站了起身︰“也不早了,那我就不打擾嵐先生,休息了。”

    嵐風點了點頭︰“慢走。”

    皇甫烈急切的想要去尋找消息,起身大步離開,當快要走到門口時,他停頓了一下,帶著寫猶豫的回眸。

    “殿下還有事?”嵐風撇過了眸子。

    “我很好奇,嵐先生,為什麼要這麼的幫助我?如果是為了國家利益的話,現在龍夜天佔優勢,你幫他的話,會更有勝算吧。”

    “他無需任何的幫忙,只需要和你耗下去,就有必勝的把握。那我就算替他出謀劃策幫了他,我又能夠得到什麼呢?”

    皇甫烈本來滿心疑慮,可是听了嵐風這話,心里的疑慮瞬間打消了一半,對于龍夜天而言,勝利不過是遲早的事情,所以根本就不需要和嵐風做什麼交易。【愛書屋】

    而他不同。

    他已經被龍夜天逼入了絕境。

    陰冷的眸光一眯︰“所以,你一開始選中了我,是知道我必定會走到今天嗎?”皇甫烈有些陰冷的笑了笑。

    即使嵐風聰明,可他也不笨,有些心思,別人懂,他也懂。

    “殿下何出此言。”嵐風淡淡的問著。

    皇甫烈沉了一口氣,算了,現在說這些也沒有用,他倒是真不信,嵐風是一開始就認為他會輸才選在幫助他,或許他也只是在隨便賭博一個人呢?

    他正打算離開。

    ‘ 噠’只听門開的聲音,隨著咯吱聲,里邊臥房的門被人推開了。一個穿著白色蕾絲公主睡裙的小女孩,單手抱著洋娃娃,另一只小手搓揉著眼楮走了出來。

    皇甫烈看了過去,落在那小女孩的身上。

    小妮困倦的揉著眼楮︰“爹地……”

    嵐風回過頭,也看向了她︰“小妮,怎麼起來了?”

    小妮沒有說話,沒有睡醒的摸樣,看起來甚是可愛,那肉嘟嘟的臉蛋上飄著紅雲,精致的五官,就像是一個陶瓷娃娃一樣的精致。

    圓溜溜的眼楮帶著困倦,疑惑的看向了屋子里的陌生叔叔。

    小妮盯著皇甫烈,面無表情的眨了眨眼楮。

    而皇甫烈也好奇的看著這個小女孩,擰了擰眉頭︰“你女兒?”

    嵐風只是微微頷首,便起身走到了小妮的身邊,寵溺的將小孩抱到了懷中,並未再理會皇甫烈,看著小妮,幽藍的眸中依舊溫柔︰“吵醒你了?”

    小妮搖了搖頭,沒有雙手卻慣性的用肉嘟嘟的兩個胳膊摟住了嵐風的脖子,像是怕生人一樣,將腦袋輕輕的埋入了嵐風的胸口里。

    “不打擾你們休息了,我先走了。”皇甫烈也沒有多久留,而是大步的走了酒店房間,順手關上了酒店的門。

    而嵐風也沒有多去看別的地方,單手摟著小妮進了臥房,將她放到了大床邊的小兒童床上︰“睡覺吧。”

    小妮點了點腦袋。

    嵐風那縴長的手指輕輕的拉過了被子,蓋在了她那嬌小的身子上,而後輕輕撩了撩長發,站直身板時,窗戶外面,紗窗的遮蔽下,朦朦朧朧的看到外面的夜空,幽深的藍眸還是那麼的淡然。

    他的思慮,從不表露。或許連神都看不透這個男人吧!

    *

    酒店外面,停靠著一輛轎車,玫瑰靠在駕駛位上都快要睡著了,見皇甫烈走過來,她這才提起了精神︰“殿下。”

    皇甫烈拉了車門上車︰“開車,去龍家主宅。”

    “殿下,不回皇城嗎?”

    “什麼時候,你也變得這麼多廢話了?”

    “抱歉。”

    車子一路呼嘯,龍家因為龍夜天這個伯爵的存在,依舊在貴族中有著不可撼動的地位,然而有貴族的身份,數不盡的錢財又能夠怎麼樣呢?

    這里早已經冷清的不行了,基本上沒有什麼訪客會來,雖然表面依舊輝煌,但實則也早已經落寞了。

    皇甫烈深夜的到來,打破了整個主家的寂靜,客廳里,江惠還犯著困︰“殿下,不知道殿下這麼晚來,有事嗎?”

    皇甫烈冷眼示意江惠退去周圍佣人。

    安靜的客廳里,只有他們兩個人,皇甫烈並不拐彎抹角,直言問道︰“我來這兒,就是要問你幾件事,第一,龍夜天的生母是誰?”

    “啊?呵,我哪里知道啊,那個時候,我和老爺還沒有結婚,據說是老爺和人在外面生的孩子,至于那個女人,听說是生下龍夜天就去世了。所以老爺還沒有來得及娶她。”江惠說著話,嘴里帶著一些嘲諷,她當然恨毒了那個生下龍夜天的人。

    皇甫烈托著腮,听到龍夜天這不清不楚的身世時,又對嵐風的話多了幾分的信任︰“有沒有龍夜天生母的照片?”

    “沒有。”江惠搖了搖頭︰“老爺子在世的時候,從來沒有提起過她,大概是傷心吧。呵……”

    “連照片,都沒有麼?”皇甫烈眯了眯眼楮。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