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910章︰小舞察覺端倪

第910章︰小舞察覺端倪

    天才壹秒住,檳 ┘ 市 f。第910章︰小舞察覺端倪

    小軒軒躲在媽咪的雙腿後面,小腦袋實在是好奇,時不時的往那個偷偷摸摸的身影望了望,嘴里嘟囔的說道︰“怪阿姨。”

    小舞低頭看了看兒子,怪阿姨?玫瑰嗎?

    正想著時,那偷偷摸摸的身影到了小舞的面前,玫瑰戴著帽子,用手指打了打帽子的邊緣,露出臉蛋︰“甦小舞。”

    還真是玫瑰!

    沒想到兒子看人倒是真挺準的,人家捂的這麼嚴嚴實實的,這小家伙也能夠認得出來,小舞上下打量玫瑰這一副遮掩的摸樣︰“進去說吧。”

    弄成這樣過來,肯定是背著皇甫烈的吧,甦小舞也不為難,領著玫瑰回了屋子里去,讓軒軒現在客廳里看會兒電視。

    書房內。

    小舞倒了一杯水給她︰“坐吧。”

    來到龍夜天的家中,玫瑰多少不習慣,別扭了許久也沒有坐下去,好一會兒才扭扭捏捏的說道︰“我偷偷來找你,是有些事想要問你。”

    “關于蕭策的?”小舞笑了笑問道,至少上次玫瑰偷偷給她遞了紙條這件事來說的話,這個人對小舞而言,已經開始有價值了,雖然僅限制為蕭策,但是,玫瑰既然背叛過皇甫烈一次,那麼……

    就然露出了縫隙。【愛書屋】

    所以甦小舞此時非常樂意和玫瑰坐下來好好聊天。

    玫瑰遲疑了一下,才點了點頭︰“軍區,都傳聞蕭策死了,我知道,他一定沒死,他現在,還好嗎?在哪里?”

    從玫瑰的眼中,小舞看出了擔心。

    蕭策雖然回去風月街了,不過他估計最近沒有太張揚,沒有露面,以蕭大神那躲藏起來也讓人找不到的功力。

    估計就算是皇甫烈也不一定有下落吧。

    小舞坐到了沙發上︰“你又知道,蕭策沒死?”

    “士兵們不知道,但我們會不知道嗎?蕭策死訊,只是你和龍夜天的一個計謀而已,讓軍區大亂,讓殿下失去白虎軍區!現在你們目地已經達到了,干嘛還遮遮掩掩的。”

    “呵……玫瑰,如果不是皇甫烈抓了蕭策的話,事情會變成這個地步嗎?一切都是皇甫烈自己一手造成的。”

    小舞的話,說的玫瑰幾乎無話可說,憋了許久︰“我只想知道,蕭策現在是否安然無恙。”

    “我告訴你可以,你拿什麼跟我換?”

    “甦小舞!你別得寸進尺了!”

    “玫瑰,咱們之間沒有什麼交情,現在你有所求,不明碼標價交換怎麼行呢?”甦小舞理所應當的說著,對于某些人而又,可以講道義,但對于還是敵人的人而言,那就只需要講道理了!

    玫瑰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說吧,你想知道什麼?我只回答你一個問題!”

    “皇甫烈損了一個白虎軍區,想必一定有所籌謀吧?最近他有沒有在計劃些叫什麼呢?”小舞笑著問道。

    “沒有。”玫瑰回答完︰“好了,該我問了。”

    甦小舞不語。

    玫瑰便問道︰“蕭策現在是否安然無恙。”

    “不知道。”甦小舞冷語的回答。

    “你……甦小舞,你玩我?”

    “玫瑰,我問你問題,你回答我一個沒有,你用什麼證明皇甫烈什麼都沒有做呢?你都不把他最近做的事情告訴我,我也只能夠那麼回答了呀!”小舞說的很輕快,她不著急,就慢慢的坦白講道理。

    “呵……甦小舞,你不去做生意都浪費了!”玫瑰憤怒的呵斥了一聲。

    小舞笑了笑,表示謝意的點了點頭︰“玫瑰,我知道你心系蕭策,也只是想要知道他的現狀而已,而我,也只是想要知道皇甫烈最近的動向,大家各取所需罷了。”

    玫瑰眼珠一轉,她並不是一個背叛主子的人,只是不知道蕭策的情況,心里實在是擔憂的很。

    仔細想了想,殿下最近好像也沒有預謀什麼,就算告訴了甦小舞也沒有什麼︰“殿下最近的情緒很不好。”

    “我知道。”她點了點頭,示意玫瑰繼續說。

    “殿下,幾日來,都在處理軍區的事情,平常很忙,也沒有吩咐過我去做特別的事情,甦小舞。我沒有騙你。”

    可小舞不信皇甫烈能夠這麼的淡定︰“我知道你沒有騙我,可你仔細想想,皇甫烈有沒有做什麼、奇怪的事情呢?”

    玫瑰想了想才道︰“昨天殿下出去了一趟,去見一個朋友,見完之後,去了一趟龍家主宅。後來……回去的路上,殿下的心情似乎有所好轉了。”

    她不知道這麼說,會不會對殿下有所影響,可連她都猜測不到殿下有什麼意圖,估計甦小舞也猜不到吧。

    “龍家主宅?皇甫烈去那兒干什麼?”

    “我怎麼知道,大概失去找江夫人吧!”玫瑰隨口說著。

    小舞摸了摸下巴︰“江惠啊……也對,我都差點忘了,她是你們殿下的人。”說著,眼珠子一轉,不再追問下去了,只道︰“蕭策現在很好,他習慣了散漫的生活,現在的他,並不喜歡軍區的束縛日子,他過的很舒坦,你可以放心。”

    “那他在哪兒?”

    “哪里逍遙,他就在哪里自在。”小舞這麼回答著。

    雖然不清不楚,可也讓玫瑰的心中安穩了不少,只要蕭策沒事,她心中也就放心了,一輩子,就愛這麼一個人。

    玫瑰不希望,這個人,過的不好。

    得到了自己想要知道的,玫瑰不敢久留,便趕緊戴上帽子,立刻偷偷摸摸的離開了龍家。

    小舞站在陽台上,望著玫瑰離去的背影︰“江惠……”江惠對于皇甫烈來說只是一枚棄子而已!

    皇甫烈又怎麼會去找一枚棄子呢?而且出來後心情不錯,那一定是江惠帶給了皇甫烈什麼消息,能夠讓皇甫烈這麼的高興!

    甦小舞眼里多了深深的懷疑,她剛剛雖然在玫瑰面前做出不在意的摸樣,也是不想讓玫瑰知道她多想了,讓皇甫烈有準備的機會。

    到底,皇甫烈手中又握著什麼東西了?

    甦小舞心中十分的不安,帶著這份揣測,陪著兒子去了白臉兒的咖啡廳。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