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911章︰預知危險

第911章︰預知危險

    天才壹秒住,檳 ┘ 市 f。第911章︰預知危險

    “白叔叔,你為什麼要叫白臉兒啊?”小軒軒趴在櫃台處,美滋滋的和白臉兒聊天。

    白臉兒刮了刮軒軒的鼻梁︰“喏,我可只告訴了你們母子倆啊,我的真名叫做,白羽。”

    “羽毛的羽嗎?”

    “嗯。”

    “白叔叔為什麼要改名呢?白羽多好听?”小軒軒問的還挺正經的。

    可小舞一來了咖啡廳,就心不在焉的坐在轉椅上托著腮,苦苦的冥想著問題,這越是去想吧,心里越是疑惑。

    頭疼的支了支額頭,或許去一趟主宅能夠從江惠那兒打探出一些什麼東西來。

    想到這兒,小舞一刻都不想要耽誤,起身︰“軒軒,我們回家吧。”

    “啊?媽咪,這才剛過中午,我還想玩一會兒呢。”軒軒抓住了白臉兒的胳膊,不情願的說著。

    “小舞,你有事的話,你去忙,把軒軒交給我就好了,晚些我送他回去。”白臉兒見甦小舞今天一直都心不在焉的,心想她大概有什麼事要去做。

    小舞思慮了一下,看了看兒子那不情願走的表情,沒有辦法這才點了點頭︰“那好吧,軒軒,你要乖些,別給你白叔叔添麻煩知道嗎?”

    “嗯嗯嗯,媽咪你放心吧。”

    小軒軒腦袋點的比誰都快要快。

    甦小舞快速的離開了咖啡廳,路過超市的時候,買了一個口罩戴在臉上,很快到了龍家主宅。

    已經很久沒有來這兒了,這個宅院,沒有什麼變化,就是看起來冷清了一些,躲在花草中間。【愛書屋】

    小舞觀察了一下周圍,再來的時候,她腦子里已經模擬過了千百種的對話,認真的思慮著,哪一種方式更能夠從江惠的嘴巴里套話出來。

    沒有那定好注意,小舞也沒有妄自行動,而是在花叢中里敦子,心里繼續琢磨。

    她正想著。

    突然听到外面有倉促的腳步聲,小舞腦袋探了起來,只見江惠正匆匆的朝正門口去,腳步走的很急。

    干嘛呢?

    躲在花叢中間,小舞小心翼翼的移動,追隨著江惠的腳步。

    不一會兒,只見江惠停在了門口,此時門口還停靠著一輛車子,小舞打量了過去,從車上下來的人不是別人,正是皇甫烈!

    呵……

    還真撞一塊兒去了。

    小舞不敢靠的太近,也听不到他們兩個人在那兒說什麼,可見他們嘴巴一張一合的,表情也十分的嚴肅,絕對有問題。

    皇甫烈這個大忙人,昨晚來過一趟,今天還又來一趟,這顯然不對勁,這兩人一定是有什麼特殊或者是重要的事情商量。

    只見皇甫烈和江惠一邊聊,一邊進了花園,卻沒有進客廳里,而是從正花園繞去後花園的地方,而且還不許女佣跟著。

    這倒是便宜了甦小舞,抓著這個機會,小舞悄悄的跟在了兩個人的後面,如果只是江惠的話,她還敢湊前去點。

    不過有皇甫烈在的話,小舞不太敢湊近,只能夠遠遠的看著兩人的背影,穿過後院,穿過祠堂。

    走了大概有十多分鐘,江惠竟然把皇甫烈帶去龍家的墓園里?這是鬧哪出?

    甦小舞越想越是疑惑,躲在一刻大樹後面,遠遠望著他們倆,卻見他們去了一個墓碑前,繼續談話著。

    談話談了許久,那兩人才從墓園的另一個條路離開,小舞沒有急著跟上去,而是在確定兩人離開後,迅速走去了那兩人呆過的墓碑前。

    ‘愛妻,張氏之墓。國樹立’沒有名諱的墓碑,墓碑上的碑文也不多,甚至是沒有照片,小舞看著墓碑。

    這是……愛妻?老爺子立的碑?

    這是龍夜天名義上母親的墓碑!江惠怎麼會帶著皇甫烈來龍夜天假母親的墓碑前說那麼久的話?

    想到這兒,小舞的心有些慌了,一種不好的預感涌上來,有些猛烈。有種可怕的猜測,在腦海里徘徊不去。

    難道說……

    朱薔阿姨的事情,泄露了?

    甦小舞找不到任何理由說服自己,皇甫烈和江惠為什麼要來龍夜天假母親的墓碑前談話,什麼事能夠後這個名義上的母親掛鉤,除了龍夜天當的身世外,就沒有了呀!

    而且……

    玫瑰說,皇甫烈昨夜和江惠聊過之後心情不錯,以皇甫烈現在的情勢,如果不是想出對付夜天的辦法,又怎麼會喜出望外呢??

    甦小舞環望了一眼四周,此地不可久留!她帶著滿心的懷疑,趕緊匆匆的離開了龍家主宅。

    而主宅的某條小路上。

    “墓碑上連個全名都沒有,看來龍家老爺子,是誠心不讓我們調查龍夜天生母的事情。”皇甫烈輕笑了一聲,心中又多了一些把握。

    “殿下,如果龍夜天真是朱薔的余孽,那……”

    “那麼,他就死定了!”

    “那我們龍家呢?會不會受到牽連?”江惠多少也要為自己那剛滿3歲的小孫兒考慮考慮。

    “當然不會,江惠,只要你這一次舉證龍夜天就是老爺子抱養的孩子,就是朱薔的骨肉,那麼……事成之後,我答應你的一個都不少!”

    江惠思量了許久,她本不想再惹是生非,可想到兒子死時的慘象,還是點了點腦袋︰“殿下,準備何時籌謀這件事呢?”

    “已經在行動了,很快……很快了……”皇甫烈說著,目光眺望向遠方,很快了,很快就能夠和龍夜天一絕生死了。

    成敗,就在此一舉。

    皇甫烈心中至少也有大半的把握,不過,他籌謀著一切,卻沒有防備甦小舞的乘虛而入!

    小舞匆匆的回了家,因為心里太過緊張而大喘著氣,她越是去想,就越是覺得事情恐怕真的和她想的一樣。

    不管怎麼樣!

    不管皇甫烈是不是知道了朱薔阿姨的事情,他們都要趕緊做些什麼,至少要防患于未然,不能夠讓事情變得糟糕起來!

    如果皇甫烈真是有所行動的話,那麼就算不惜一切代價,也必須把這個漏洞給補上,那個秘密,絕對不能夠外泄!

    甦小舞紅了眼楮,有些嗜血,雙手握緊了拳頭,眼中堅定無比,心中著急的情緒按捺下去,可以阻止的!

    一定有辦法阻止!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