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917章生死抉擇

第917章生死抉擇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917章︰生死抉擇

    電話中,玫瑰顯得格外謹慎,點了點頭︰“殿下,今晚是不是有大行動?”

    “當然了,這可是決定我們以後的行動,記住,謹慎行事!”

    “是!”掛了電話,玫瑰心中多了猜忌,殿下這幾日對有些神神秘秘的,大概是在醞釀著什麼大計劃吧。

    不過,對于玫瑰而言,蕭策早已經全身而退了,所以她也無需在顧忌什麼,接下來只需要替殿下好好的辦好事就行了。

    玫瑰沒有在那條街上久留,而是快速的離開去辦皇甫烈交代給她的事情了。

    然而,殊不知在露天咖啡廳的角落里,蕭策並沒有走遠,他身子輕輕斜靠在小胡同的牆壁上,遲疑了許久才拿出了電話,撥出去了一個號碼。

    ‘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鈴……’

    南都另一個與極其偏遠的城市中,龍夜天正親力親為的給兒子整理著宿舍。

    小軒軒拿著那一直響個不停的手機,趕緊匆匆的遞過去龍夜天的身邊︰“爸爸,你電話一直在響。”

    龍夜天隨手接過了電話,連來電顯示都沒有看一眼,就接了電話︰“喂……”

    *

    明明早上的天氣不錯,可下午轉陰之後,天氣就一直陰沉沉的,沒有半點要好轉的樣子,灰蒙蒙的天,好像隨時都要下雨一樣。

    傍晚的時候也沒有夕陽,天色比平常黑了許多,看起來就跟深更半夜似的。這樣的天時地利,就好像是連老天都要幫忙一樣!!

    方便了甦小舞和一行人的行動,平常沒少去死牢里逛游,她好歹也是入過兩次牢房的人了,對立面的情況更加的輕車熟路。

    士兵換班時間是死牢戒備最松的時候。

    “我的貓,我的貓進去了!”突然,穿著一身蓬蓬裙的慕容未茵闖入了死牢的大門口,指著里面就喊了起來。

    “監獄重地,閑人不可靠近!”

    “閑人,你們知道我是誰嗎?我姐姐可是你們大殿下的妻子,那只貓是我從西城帶過來的。我父親說,那只貓代表著南都和西城的和平,它要是怎麼樣了,你們擔當的起責任嗎?”慕容未茵一番問罪。

    讓看守的人都懵了,趕緊找來上司,上司自然是認得慕容未茵的︰“原來是西城的公主殿下,失敬失敬……我剛剛已經听說了,不過看門的獄警說,沒有看到你的貓。”

    “我的貓,我和剛剛親眼看到我的貓進去了!你們趕緊給我找啊!”未茵撅著唇,那公主脾氣犯起來,真不是一般人能夠承受的。

    獄警們哪里耽擱的起,趕緊的吩咐人四處開始替慕容未茵找貓咪。

    一個西城的刁蠻公主,足以將監獄攪合一通,而此時,甦小舞早已經帶人進去了死牢里面。

    熟悉的7號牢房。

    “咳,咳咳咳咳……”床上,朱薔咳嗽著,看起來十分的憔悴。

    小舞趕緊走到了床邊︰“阿姨……你怎麼樣了?”

    朱薔撐開了眼楮︰“是你……你是來,看我的?”

    “不,阿姨,我是來接你出去的。”

    “什麼?你瘋了?你知道救我出去,一旦被察覺的話,你也是株連的罪名!”朱薔虛弱的說著,可聲音中也帶著堅定。

    “阿姨,我們已經沒有退路了,你的秘密已經泄露了出去,現在咱們不走,最後也是一起死。現在走,或許我們還能夠博一線生機!”甦小舞用極其堅定的話說著。

    朱薔遲疑了許久,眸光顫抖著︰“不,我不走,我不能夠拖累了你們。我早已經想過了,如果……事情暴露的話……”她的眼中多了一絲死亡的氣息。

    小舞急了︰“阿姨!不可以!你還沒有和你的兒子見過面,你怎麼可以那麼想呢?!”她怎麼看不出來朱薔眼中尋思的意思。

    苟且偷生的活著,只為了見兒子一面,如果見不到,反而變成了拖累的話,她寧可去死!也不會做拖累了孩子的人。

    朱薔撐著身子坐了起來,眼底沒有任何生機的搖了搖頭︰“我活著,也是苟延殘喘罷了……”

    “你的兒子,一直在想辦法救你,如果他知道你發生意外的話,一定會痛不欲生的。阿姨,我們都還沒有放棄您,您何必自己放棄自己?而且……您,還有孫子……”說著,小舞皺起了眉頭。

    說起來,這是甦小舞知道龍夜天身份後,第一次和朱薔阿姨的見面,這個人,不在是陌生人,也不是普通的朋友。

    而是她摯愛的母親。

    她兒子的親奶奶!

    “孫,孫子?你說我有孫子?我有孫子?咳咳咳咳……”朱薔激動了起來。

    “這里不是說話的地方,等我們出去之後,有的是時間再詳細談,總之,阿姨你先把披風披上。”甦小舞說著,拿過了一件黑色連帽披風,蓋在了朱薔的身上。

    “咳,咳咳。”朱薔咳嗽了幾聲,她確實被說的心動了期待了,可是︰“我殘破之軀,現在身體沒有多少力氣,別說逃亡了,或許連跑步我都跑不遠。”

    小舞卻早有準備的,從一旁的袋子中拿出了注視著針管,在針管中吸入了一種液體︰“這個東西,可以讓人在短時間內,精力充沛,會稍微麻痹疼痛神經,只是用後的幾天,需要臥床幾日。”

    “這沒關系,我這身體,不臥床也干不了別的。”

    小舞點了點頭,撩起了朱薔阿姨手臂上的衣袖,一針扎了下去,針管中的液體慢慢的流入了對方的身體內。

    完事後,將針管掰斷,放了專用的口袋中︰“我們趕緊走吧。”

    “等等,有刀子嗎?”

    “嗯?”小舞疑惑的了悶哼了一聲,也從口袋中掏出了一把匕首。

    朱薔結果了刀子,右手持刀,撩起了左手胳膊上的衣服,一直撩起到肩膀的位置,她咬著牙一刀刺了下去!

    鮮血順著白皙的手臂流了下來,那一刀下去很狠,瞬間一道大大的口子。

    畫面血腥的連小舞都不禁的皺了皺眉頭︰“阿姨……你……”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