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931章小舞和嵐風

第931章小舞和嵐風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931章︰小舞和嵐風

    甦小舞目光追隨著師父的背影直到屋子的門關上的那一刻,她的眉頭才又皺了起來,看著這個久別了的屋子。

    小舞側著身子,手枕到了腦袋下面,她需要好好的整理一下自己的思緒,總覺得有些亂糟糟的。

    爆炸,被救,親友下落不明,師父……

    這一切切都不像是能夠聯系到一起的東西,首先,游輪為什麼爆炸?是意外嗎?如果是意外的話,北都的潛水艇也是意外出現?

    的確,這些用意外是能夠說的過去,可為什麼北都的人救了她,自己卻又在師父這兒呢?小舞雖然心里清楚。

    自己這師父,高深莫測,神通廣大。他到底有多少的本事,有多少讓人不知的東西,也成迷。

    小舞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呼出,太多的疑惑在腦海里成迷,她又有些想到了那日小軒軒對自己說的話。

    還記得未央摔傷的時候,她帶著軒軒去皇城里看未央的時候,小家伙回來說,在皇甫烈那兒看見了師父……

    說實話,當時她有些半信半疑,軒軒不會莫名其妙的撒出這種謊言,可師父和皇甫烈……呵,難道要她去猜想,師父和皇甫烈有關系嗎?

    小舞無奈的支撐了腦袋,這種東西,越是去想,腦袋就越是疼的厲害,閉目養神想了想,在床上躺了許久,這才打起了一些精神爬了起床。

    躺了一個星期,整個身子骨都是酸軟的,手腳有些發麻,小心翼翼的活動了許許久才一點點的恢復力氣。

    熟悉的宅院,很快走到了餐廳的地方。

    偌大的餐廳,一個身著女佣衣服的人正在擺放著飯菜,女佣似乎注意到了甦小舞,抬頭看了向她。

    歐式的女佣長裙,戴著圓框眼鏡,那是一個看起來十分樸素女佣,她秦雪,自從五年前她認識師父的時候,秦雪就在身邊照顧師父的起居了。

    這些年來,這個女人看起來都十分的中規中矩,從不多話,只做事,而且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都分的清清楚楚,這偌大的宅院,雖然只有她一個女佣,卻也被她照顧的緊緊有條。】

    將飯菜擺放好後,秦雪沒有逗留,低著頭慢慢退離開了餐廳。

    走近餐桌,看著滿目琳瑯的飯菜,小舞默默的嘆了一口氣,眉頭擰了起來,緊接著,听到了腳步聲,這才回神朝聲音看了過去,是師父緩步走了進來。

    “師父。”小舞低了低頭。

    “你幾天沒有進食了,一直站著做什麼?坐吧。”嵐風走到了餐桌的一旁坐了下來。

    時間就像是回到了那五年的時光一樣,她並沒有什麼不習慣,坐了下來拿起了筷子開始吃了起來。

    手中拿著的筷子有些猶豫,吃進嘴里的飯菜也覺無味。

    幽藍的眸子落到了她的身上︰“你想說什麼?”只是一眼就看透了她的心思。

    小舞眉頭擰的緊緊的︰“我有些好奇,為什麼我會在師父這里。”

    或許是她心中懷疑太多,以前她從不會過問關于師父的神秘,可這件事情來的實在蹊蹺。

    “比起在這兒,你更想要葬身大海?”他放下了手中的筷子,只是平淡的看著小舞。

    “好吧,我換一個方式問師父。游輪為什麼會爆炸?”鳳眸變得尖銳了起來,她總覺得師父知道什麼,這件事,並非那麼簡單。

    嵐風沉默了一會兒︰“你真想知道?”

    “師父會告訴我嗎?”

    “有什麼不可以的?”嵐風起身,朝餐廳的架子上走了過去,很快架子上拿出了一張報紙,回來遞給了小舞。

    他總是那麼平淡,那麼的無害,讓小舞心中有些彷徨,接過了報紙,看了看日期,這應該是前幾天的報紙。

    頭條正是講訴爆炸的消息。

    鳳眸迅速掃過了報紙上的幾行字,‘貨輪爆炸原因是系統故障。直至今日依舊沒有發現任何生還者,游輪上所有人全部遇難。’

    各種分析,最後的結果都在新聞上寫的清清楚楚的。甦小舞擰起了眉頭,游輪出現了系統故障爆炸了?

    真是這樣嗎?

    沒有生還者,也就是說她被救了的事情,外界並不知道!除了她秘密獲救外,沒有找到別的生還者,也就是說……洛琪和朱薔阿姨……都……遇難了?

    心中微微顫抖,龍夜天……她立刻想到了他,他一定以為他們都死掉了,現在一定急瘋了吧!

    抓著報紙的手抖動的更加厲害,指甲差點把報紙戳破。

    恍惚中,小舞突然感覺到身邊有人湊近,她猛地扭頭,只見師父站在了她的左側,一點點的俯身走到了她的耳邊。

    他的手指撫摸到了她的耳垂,小舞皺起了眉頭︰“師父……”

    嵐風的手指依舊輕輕撫弄著她左邊的耳垂,沒有別的表情,他的湊近帶著些奇怪的氣氛,突然的,指尖多了什麼閃爍的東西。

    耳垂一涼,一枚耳釘戴入了小舞的耳朵上。

    只听‘噠’的一聲,耳釘合緊,小舞一下睜大眼楮,在嵐風站直了身板時,她手指趕緊摸了摸耳朵的地方,那是一枚藍鑽耳釘,晶瑩透亮的藍鑽看起來閃爍,但是耳釘的背後卻和普通耳釘塞不一樣。

    後面是機械設定,戴上後就自動上鎖,沒有密碼的話,這個耳釘是取不下來的,以前小舞跟著師父學習的時候,在學習比較嚴密的時期,她不能夠和外界有任何的聯系,師父就會給她戴上這個。

    這個看似漂亮的耳釘,後面的機械里,有干擾信號的功能,近距離內,手機,電腦,都會沒有任何的信號。

    小舞趕緊摸住了左邊耳朵的耳垂︰“為什麼給我戴上這個!”

    嵐風站直了身板︰“在外面玩夠了,就該收收心回到我身邊了。”

    “師父!”小舞一下站了起身。

    “吃飽了就早些休息。”嵐風話落,掃了一眼桌子上的飯菜,他轉身要離開餐廳。

    小舞摸著耳朵上的藍鑽,如果這個時候她和外界失去了聯系,不就是在告訴外界,她死了嗎?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