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933章嵐風的目的

第933章嵐風的目的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933章︰嵐風的目的

    說實話,小舞根本就想不到有任何的理由,師父會去和龍夜天作對,可一旦和皇甫烈聯系在一起的人,就像是有一根弦一樣將她往那邊引。←百度搜索→【ㄨ書?閱ゃ屋

    嵐風並未回答。

    緊張的氣氛中,小舞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呵……師父把我留在身邊,是為了什麼呢?一定有原因的吧?”

    “你認為有,那便有。”嵐風平淡的說著。

    甦小舞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好,我知道了。我不逃了,我先去睡了。”她不再追問什麼,如果師父有心隱瞞的話,又怎麼可能是她能夠問的出來的呢?

    她不能夠現在還逃走,既然師父是有原因的,那麼她就呆在這兒好好看看,師父到底是有什麼原因。

    他是否真的和皇甫烈一伙的!是否真的和龍夜天是敵人,太多的迷,都需要她去一個個的弄清楚。

    更何況……

    對方那一句‘半條命’也讓她動彈不得。讓她也不敢肆意的離去。

    走出了客廳,小舞望著漆黑的夜空,繁星閃爍︰“夜天……你現在已經很著急吧……”

    即使不能夠走,可她必須給龍夜天消息,現在的隱忍,不代表一直的坐以待斃,她一定會找到機會的!

    眼眸中多了尖銳。

    收回了看星星的視線,大步的往自己睡覺的房間走去,在一切是天注定嗎?如果事情真不是那麼簡單的話,師父……你到底在醞釀著什麼樣的秘密。

    回了臥房,小舞躺倒床上時,枕頭動了動,床畔的一個小物件掉落了下來,同心結?小舞撿起了同心結。

    那個時候為了哄老爺子,和龍夜天在姻緣寺廟里求的同心結,在行動救朱薔阿姨的時候,她就把這個同心結戴在身上,沒有想到,竟然沒弄丟……

    將同心結握在了手中,放在胸口的地方,小舞閉上了眼楮︰“夜天……你一定要等我回來。我會回來的……”

    握著同心結,她這才能夠安心的睡覺。

    迷迷糊糊的在昏睡中。

    疼……

    臉蛋上的很疼,小舞睜開眼楮,只見師父站在床旁,甦小舞蹭的一下坐了起來︰“師父!”警惕的摸了摸自己疼痛的左臉。

    還沒有撫摸上,嵐風就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不要踫。”

    手被他凌空抓住,眼角的余光看了下去,她雖然不能夠完全看見,但也能夠隱隱的見到臉上正扎著一些細針……

    師父在給她治臉?

    小舞手腕的力氣松了松。

    見她力度松開了,師父這也才松開了她的手腕。

    小舞就這麼一直坐在床上,嵐風則是一直在她的身邊給她治臉,從早上到下午,甚至是連午飯都沒有吃,臉上的細針被拔出後,嵐風在她的臉上,擦上了藥。

    “不要沾水,效果比想象中的不錯。”擦完藥後,只留下了這麼風輕雲淡的一句話,師父便離開了臥房。

    大半天的時間,兩人也沒有過什麼對話,師父也只說了這麼一句話。小舞坐在床上,起手摸了摸臉蛋,因為擦上藥的原因,有些黏黏的︰“師父到底想要做什麼!?”

    實在是讓人難以琢磨,在宅院里足不出戶的生活,沒有任何人盯著,似乎甚至是她現在逃跑師父都不會管她一樣。

    這樣的放縱,反而讓人心寒。

    時間流逝,不知不覺,小舞在這里已經住了一個星期了,日復一日,她以為呆在這里,盯著師父的一舉一動能夠知道他到底想要做的是什麼,可是,師父除了每日有時間就替她治臉以外,什麼都沒有做!

    而她的臉蛋,也在這一個多星期里的治療中,似乎有所好轉,偶爾摘下臉上貼的藥膏看看時,臉上的疤痕有明顯的淡化。

    這簡直讓小舞崩潰,他說,他有目的的把她留下來,可是就只是再給她治臉而已!到底為什麼會這樣?

    就連她淡定不下來,雙手用力的砸在了牆壁上‘咚’的一聲。

    恰好,嵐風正推開她臥房的門進來,看著她砸在牆壁上的手,只是皺了皺眉頭,便便走了進來。

    甦小舞收回了雙手,因為太用力,手指關節的地方被摩出了鮮血,並沒有太在意,看到師父她也沒有說任何的話。

    而嵐風卻從她房間藥箱里拿出了創口貼朝她走去,垂眸看了她一眼,優雅的拿起了她的手腕。

    小舞下意識的要把手縮回來︰“不用了。”

    他握的很緊,小舞幾下用力沒有把手從他的手中抽的出來,眉頭擰的更深了。

    嵐風不語,只是將創口貼撕開,貼在了她磨破皮的地方。

    那般的溫柔,簡直讓人再度瀕臨崩潰,她想了很多關于師父可能會做的事情,想了很多他和皇甫烈的事情,這些日子以來,她活在猜測當中,可是,從這個溫柔的人身上,她什麼答案都尋找不到。

    貼好了創口貼後,嵐風松開了她的手腕。

    小舞偏過了頭,不願意去看他。

    “我來是告訴你,收拾一下東西,一會兒和我出去。”嵐風這麼說著。

    小舞的臉上這才又多了一些表情,疑惑的余光轉回了師父的身上,想要問去哪里,卻不願意開口,所以只有沉默。

    *

    一個星期以來,明明什麼事都沒有發生,可對于小舞來說,是極其煎熬的,那是內心的著急和矛盾在沖擊著她的心髒。

    甦小舞痛苦著,在世界另一端的男人,何嘗不是?龍夜天從未放棄過尋找,似乎周圍都充斥著,甦小舞已經死了的聲音。

    可他還是不願意放棄,已經連續兩個星期沒有去過軍區了,龍夜天世界都黑暗了,仿佛所有的燈都熄滅了一樣。

    從沒有那麼害怕過周六日的到來。

    “爸爸,爸爸,怎麼又沒有見到媽咪呀?”小軒軒烏溜溜的眼楮轉了轉,已經連續兩個星期沒有見到媽咪了。

    紅蓮姐姐,白叔叔大家都對媽咪避而不談,奇怪,媽咪去哪里了?為什麼不回來呢?為什麼去不學校看軒軒呢?

    面對兒子的詢問,龍夜天只能夠擰眉哄騙著孩子︰“她最近都很忙,所以沒有時間回家。”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