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949章小舞的用意

第949章小舞的用意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949章︰小舞的用意

    那個男人十分高大,軍裝與普通士兵的軍裝不同,小舞鳳眸一眯,雖然她沒有見過北都高級將領的軍裝應該是什麼樣的,可見男人胸口上掛著的軍徽就可以肯定,這個人的餃位一定不低!

    至少是團長,或者是更加的往上……

    當那男人走近時,在場的所有士兵,包括那個隊長都立鞠躬90度,齊聲大喊︰“副將!!”

    副將?

    甦小舞有些驚訝,北都雖然與南都不同,但是軍餃都差不多,雖然不知道北都一共有多少個副將,可如果沒有錯的話,副將可是軍長下最高的軍餃了,那可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地位。

    神秘的副將男子走近隊長,左右看了看︰“我听說,剛剛起火了?”

    “是的,副將!”

    “她,就是那個縱火犯?”副將眯了眯眼楮上上下下的打量起甦小舞來。

    “是的,副將,她對自己的行為供認不諱,目前還沒有發現有別的同黨!”

    “一個這麼弱不禁風的女人也能夠弄出這麼大的動靜?你們都是飯桶嗎?把她交給我!我自己詢問。”說著,副將走近甦小舞。

    “是!”

    那副將也沒有走上前去詢問小舞什麼,只是用眼神示意讓兩個士兵押著她往軍區里別的地方走去……

    穿過走廊,北都的軍區內部,也是大的出奇,走了許久,等到了一個安靜的走廊時,副將扭頭看向扣押甦小舞的兩個︰“你們都先退下吧。”

    “是。”

    扣押小舞的人松開了手,甦小舞身體得到了自由,疑惑的望著面前的這位副將,眼眸微眯,她到想要看看這位副將想要干什麼。

    “跟我過來。”副將說著,朝前走了兩步。

    小舞無比听話的跟了上去,壓根就沒有逃跑的念頭,沒有走幾步停在了一個房門口的地方……

    她抬頭望了一眼門口上掛著的門牌‘會客室’

    心中閃過疑惑。

    “進去吧!”副將說著,示意甦小舞自己開門進去。】

    小舞側頭看了一眼副將,這里面肯定有花樣,她不做聲,冷漠的起手,直接推開了會客室的房門。

    當房門一點點的被推開,里面的場景映入了她的眼簾中,小舞尋找一般一眼掃過里面的布置,很快一個站在窗口的人影映入了她的眼楮。

    那是一個穿著休閑衣服的男性背影,外套連帽,對方戴著帽子站在窗戶的地方……當風吹得窗簾抖動時。

    小舞走了進去,門口的副將並沒有進來,只是順帶關上了房門。而小舞的目光直直的盯著那個背影。

    一點點的走到了屋子的中間,看著那個背影,小舞面無表情,緩緩開口︰“師父……”那並非疑問句,而是機會帶著些確信。

    站在窗戶前的男人緩緩的轉了過身,帽子落下時,米金色的頭發被窗外的風呼呼吹起,淡雅的臉龐,一雙幽藍的眸子仿佛平靜的湖泊一樣。

    甦小舞雖然已經有猜到了這個人是師父了,可當真正看到這個人的臉時,心中還是驚訝的︰“師父……真的是你……”

    “dath,游戲玩的開心嗎?”嵐風悠悠開口。←百度搜索→【ㄨ書?閱ゃ屋

    “在這兒見到了師父,怎麼也開心不起來。”甦小舞輕笑了一聲,有些無奈。

    “你很聰明。”嵐風緩緩走近了小舞。

    “我的聰明及不上師父的萬分之一。”甦小舞清幽的說著,臉上無奈,心中難免還有些震撼。

    今天會上演這一出,並不是小舞知道了什麼秘密,她偷溜出去確實是為了找了龍夜天,不過除了找龍夜天以外,另一個目的,就是為了特意引身後的女佣到這軍區來。

    她什麼都不知道,她只是懷疑,懷疑著師父的身份。

    “你就不擔心,我救不了你?”嵐風輕輕問道。

    小舞笑了笑︰“擔心過,這是北都的軍區,我不但私闖了,還縱火,弄出這麼大的亂子,怎麼看都是死罪,又怎麼會不擔心呢?不過我又想了想,能夠讓皇甫烈與其聯手的人,必定不是普通的人!而且,上一次在邊境的時候,師父你突然就出現了,你一出現北都的軍隊就離開了……這不是很巧合嗎?還有,師父你平常行蹤不定,那些時間又去做什麼了呢?這些日子以來,我仔細思慮了很久,總是會把師父和軍區掛上關系。”

    所以,她就試了試,那些懷疑,足以讓她有一定的把握師父和北都軍區有一定關聯!!比起坐以待斃的猜測,她想她是時候,該行動去揣摩一些什麼了。

    嵐風淡淡的笑了,並不否決小舞的話,反而道︰“那你就不怕……我不來救你?”

    沒有否定,繼續問道的話,代表師父默認了小舞的一切猜測。

    她的心還在七上八下著,盯著那雙幽藍的眸子︰“不,你一定會來救我,就算你和軍區沒有聯系,你也會想盡辦法救我。”

    她肯定的回答,並非師父有多麼的在意她,而是,她一旦被軍區的人抓住,為了不被軍區的人殺掉,她必定報出自己在南都的軍餃。

    雖然,北都和南都向來有著敵對關系,但在沒有開戰的時候,表面上還是過得去的,至少大家平常也都是平平和和的。

    她好歹是南都武器部的最高軍火人,等同于將軍的軍餃,北都的人又怎麼會隨便殺了她呢?當然是直接聯系南都嘍。

    到時候,到時候她還活著的消息,也就不禁而走了……

    “頑劣。”嵐風只回了她兩個字。

    小舞笑了笑,雙手背在身後,雖是笑著,卻沒有半點在開玩笑的意思︰“那麼師父,還不打算告訴我你的真實身份是什麼嗎?”

    鳳眸銳利,她沒有半點的怯意。

    一個和皇甫烈有所聯系的人,一個在軍區里隨意出現的人,一個能夠讓北都副將替他辦事的人!

    是誰?

    究竟是什麼樣的身份,能夠有這麼大的權利!

    小舞的目光中帶著尖銳,她試圖去看清楚師父的真實……

    屋內兩人對峙著,甦小舞的疑問,嵐風的淡然,氣氛看起來緩和,但也早已經慢慢的凝聚了起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