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951章熱情的白薇

第951章熱情的白薇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951章︰熱情的白薇

    奢華的別墅,僕人女佣站了滿屋,一進到這里來,就有種以前去龍家似的鎖感覺。

    “小舞,你剛剛就吃那麼一點東西好嗎?餓瘦了怎麼辦?”白薇親切的說著,手里端著一盤水果過來放在她的面前︰“來,吃點水果吧。”

    甦小舞坐在沙發上,沒錯,這個奢華的地方就是師父真正的家!不過看起來師父極少回來這個家中。

    看著端來的水果,小舞唇角勾起了微笑︰“謝謝白夫人。”

    “跟我客氣什麼,還叫什麼白夫人啊,叫阿姨就好。”白薇微笑的看著小舞,那眼神就像是在看未來兒媳婦一樣。

    看的小舞渾身不舒服,好不自在,可也沒法失了禮數,所以總是保持著優雅的笑容︰“也不早了,我在這兒叨擾了這麼久……也該回去了。”

    說著,甦小舞站了起身。

    師父的身份算是差不多弄清楚了,他和白薇的母子關系,也算是意外收獲,可這個意外實在是有些太多了……!

    莫名其妙的就被帶到人家家里來吃了個晚飯,而且……這白夫人好像誤會了她和師父的關系……!

    此地不宜久留,還是先走為妙的好!

    “都這麼晚了,還走什麼啊?既然來了,就多在這兒呆幾天吧?嵐風也很久沒有回家了。”白薇握住了小舞的手,輕輕拍了拍她的手,不斷挽留。

    “我留下來不好吧?那個……師父……要不您留下來,我先回去了?”小舞故意將師父兩個字喊的大聲了些,回眸看向坐在沙發另一旁的冷淡男人。

    嵐風放下了手中的書籍,起身想要說話時。

    白薇立刻單手放在了鼻息下,瞬間兩眼蒙上了水霧,帶著可憐的摸樣︰“哎……我一個孤苦老人,丈夫去世,身邊無依無靠,兒子也不常回來看看,好不容易有一家團圓的機會了……哎……沒有想到只有短短兩三個小時的相聚,就又要分開了。我只是想要人陪陪我而已……”

    一邊說,白薇一邊沉痛的嘆氣起來,可憐的摸樣,讓人無法拒絕。

    更加是听得小舞大汗狂流,孤苦老人?這白薇夫人哪里看起來像個孤苦老人的樣子啊。哎……不過說的也是真的可憐。丈夫去世,兒子……

    小舞回頭看了一眼嵐風,她家師父,性子還不是冷,是連冷都沒有!!

    安靜的屋子里,人家都把話說到這個份上了!小舞再不說點什麼都不行了,況且她的手都還被白薇夫人給抓著呢,只好盯著自家師父幫腔說道︰“師父,你就留下來陪陪白夫人吧……”

    嵐風站在一旁,不語也當是答應了。

    甦小舞再看向了白薇夫人︰“夫人,那我就不打擾你們母子團聚了。”

    說著,她試圖把自己的手從白薇的手中抽出來。

    可手還沒有抽的出來,就被白薇再度抓緊了︰“誒……別啊,嵐風都留下來了,你還走什麼啊?就留下來住吧,人多也熱鬧點。”

    甦小舞臉色呆滯,眼角的余光掃了掃屋子里上上下下的佣人,這麼多人了,還不夠熱鬧嗎?

    小舞遲遲不語。

    白薇就一直抓著小舞的手不肯放︰“風兒從不怎麼帶人回來,我也沒有怎麼見到過他的朋友,何況你還叫他師父,你們關系一定很親密吧?就當是陪陪我這個老人家吧!”

    吞咽一口唾沫,完全無法拒絕!

    如果不是這位高貴的夫人長著一張傾國傾城的臉蛋的話,甦小舞怎麼也不會把這位八面玲瓏的女軍長和嵐風聯系在一起!

    這倆人的性格,簡直是天差地別!!

    無奈,拗不過人家的熱情,甦小舞只好答應今夜留下來住,然而……

    “哎呀,別的房間,我都還沒有收拾呢,小舞啊,今天晚上就委屈你在這個屋子里,休息吧。”

    白薇夫人的話,還在耳邊徘徊著。

    小舞站在一個偌大的臥室里,這個臥室收拾的十分干淨整潔,與外面奢華的客廳不同,這個屋子有一種書香氣息,簡譜又不失大氣。

    這樣一個臥房睡覺是絕對沒有問題的,可是……一雙鳳眸落在了沙發上躺坐著看書的嵐風,豆大的汗就已經布滿了她的額頭。

    為什麼,要把她和師父安排在一個房間啊?難道說,那白薇夫人還在誤會她和師父的關系嗎?!

    想到這兒,小舞就忍不住想要揉腦袋,頭疼啊!

    沙發上,嵐風手里的書緩緩放了下來,若無其事的問道︰“頭疼?”

    甦小舞這才緩神回來,徹底的從自己的思緒中抽脫後,整個人也冷靜了下來,深吸了一口氣︰“沒有,只是你的母親,讓我覺得有些意外。”

    嵐風半躺在沙發上,動作慵懶而又悠閑,手中的書輕輕的丟到了桌面上︰“我又不是從石頭中蹦出來的,有什麼意外的?”

    難得,他竟然和小舞閑聊了起來。

    小舞輕笑了笑,走近沙發︰“算一算時間,我和師父認識也有五六年了……我今天才知道,師父的名字,叫嵐風。呵……說來也好笑,我這徒弟當的失職。”

    “我既有心隱瞞你,你又怎能知道?”嵐風輕描淡寫的說著。

    “是啊,是啊!可我怎麼也沒有想到,北都的軍長,會是師父的母親!據我所知,白夫人只是暫理軍長而已,師父平常游歷在外,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才是北都真正的軍長吧!”一語道破,說的一點也不拐彎抹角,那麼的直接。

    嵐風偏了偏頭︰“知道這些,對你沒有任何的作用。”

    “沒有作用嗎?”小舞眼神變得認真起來︰“師父,北都和南都向來有恩怨,你該不會是想要吞並南都,所以才做這一系列事情的吧?”

    等待……

    她等待著嵐風的回答。

    可是,這個等待沒有著落,嵐風似乎並不想要回答小舞的問題,從沙發上站了起身,走到了小舞的面前。、

    他的身上有一股淡淡藥草的幽香,那是一種聞著讓人覺得很舒服的味道。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