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955章心碎的結果

第955章心碎的結果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955章︰心碎的結果

    在白薇家的日子,一晃已經過去了三日,而師父……依舊如初,每天給她的臉頰換藥。

    時不時小舞摘下臉上的蕾絲看看,有了水珍珠的療效後,她的臉頰已經開始愈合的差不多了,用不了多久的時間,大概她就能夠像以前一樣了吧。

    這三日來,小舞什麼都漠不關心,只是迎合著白薇,做一個很好的晚輩,和她一起游樂。

    至于……

    北都的另一處。

    “我知道了,我這會盡快回來。”龍夜天簡單的幾句掛了電話。電話是暗影打來的,內容大概是軍區里出了事情,需要龍夜天回去處理。

    龍夜天撒手軍區不管已經有近一個月了,現在小舞還活著,也多少讓他有了一些別的精力。

    雖然看了紙條,他依舊打算在這兒找到小舞為止,不過現在出了事情,他確實該回去一下了……

    “龍夜天,你要回去了嗎?”未茵疑惑的看著龍夜天,這些日子以來的熟悉,也讓她和龍夜天的關系走近了不少,時不時會以名字稱呼。

    “嗯,有些事情,我的回去處理。至于你想回去還是留下,你自己決定。”他淡淡的說著,語氣和平常一個模樣。

    未茵早已經習慣了他這種冷淡的態度,雙手背在身後,咧出了漂亮的笑容︰“我繼續在這兒找吧,要是有別的消息的話,我先第一個通知你。”

    “如果有什麼事的話,你可以直接聯系我的下屬。”畢竟是西城公主,龍夜天事事也都會照顧著她。

    “嗯,好。”

    沒有多留,雖然他這一次沒有把小舞帶回來,但至少,有了確切她的消息,飛機遠離了北都……

    白薇家中的庭院,甦小舞站在花園里,望著天空飛過的飛機,看了那個紙條,夜天也應該早就回去南都了吧?

    心中思慮著,眼角的余光注意到了從屋內走出來的白薇,她一身干練的女士軍裝,十分的英姿颯爽。

    小舞轉身︰“咦?白阿姨,您這是……”

    “哦,軍區有點事,我去處理一下。本來說今天下午帶你出去逛逛的,下次吧。”白薇眨了一下眼楮,看了一眼手表,似乎趕時間,就趕緊跟小舞做了一個拜拜的手勢,匆匆離開。

    而小舞站在庭院中,純良無害的笑著,揮著手,做著拜拜的手勢看著白薇出去,無害的笑容慢慢的添加了別的情緒。

    終于!

    等到白薇不在這別墅里,不在她身邊的時候了,這三天,她每一天都在等著這個時機!小舞轉身立刻回了別墅里。

    這屋子里佣人每天的作息她也都弄清楚了,什麼時候有人澆花,什麼時候有人在幾樓掃地都弄得清清楚楚。

    走上二樓,小舞往書房的地方望了一眼,師父也在書房里看書,平常沒有人打擾他的話,一時半會兒不會出來!

    她心中的疑惑,那個古怪的房間終于可以去看個究竟了。

    極其小心的到了三樓,她非常小心的走到了古怪房間的門口,手輕輕的按了按門把,她還想著有沒有鎖門時。

    誰知道一推門就開了!

    屋子里一片黑壓壓的,只有她開門的時候才有外面的光線映射進去,站在門口,望著里面,小舞隱隱的看到了屋內有個身影躺在地上。

    她小心翼翼的走進了屋子,手在牆壁上摸索了一下,打開了屋子里的燈……

    這是個幾乎密封的屋子,沒有窗戶,難怪會那麼黑漆漆的了,當燈光將屋子的每一個角落都照亮時。

    小舞的目光也落在了地上躺著的那個人身上,那場景幾乎可以用震驚來形容,只見那人衣服有些破破爛爛的,狼狽的趴在地上,她的雙手,雙腳,分別用四根鐵鏈拴著,長長的鐵鏈子連著牆壁的那頭,將女人自由束縛。

    女人狼狽的趴在地上,頭發凌亂,听到動靜時,身子微微抖了抖。

    甦小舞也緩緩朝女人走去,好奇的目光打量著那個狼狽的女人︰“請問……”

    女人听到聲音時,抬起了腦袋,凌亂的發中,小舞一點點的看清楚了她的摸樣,柳眉下眼神空洞無神,鼻梁高挺,嘴巴上被人貼著膠布。

    “唔!”女人看到甦小舞的第一眼,睜大了眼楮,悶悶的支吾了一聲。

    小舞身體僵硬住了,那一刻她的心都在顫抖著,她不知道看到這個人,自己該是高興呢?還是傷心呢?

    “朱薔阿姨……真的是你……”小舞都快要哭了,幾步踉蹌跑了過去,蹲下身來,扶起了朱薔阿姨。

    當小舞抓住朱薔阿姨的手臂時,能夠明顯的感覺到阿姨瘦了許多,還有面色遠遠比之前還要憔悴。

    小舞不敢相信的搖著腦袋︰“怎麼會變成這樣?怎麼會這樣!阿姨……你怎麼會被關在這里……”

    她心都疼了,看著朱薔阿姨如此的落魄,有些難受了起來,趕緊將她嘴巴上的布條撕開。

    “咳……”朱薔用力的咳嗽了一聲,蒼白的嘴唇,染上了咳出的血跡,被鐵鏈拴著的手一點點撫摸上小舞︰“小舞……是你……真的是你……那夜,我以為是我幻听。”

    “是我,是我,阿姨,我也沒有想到,你真的會被關在這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他們對你做了什麼?”小舞心疼的不敢用力扶著朱薔,深怕自己手指用力了一些,就會弄疼了對方。

    “咳,咳咳咳,孽……都是孽!”朱薔眼中迸射出的是哀傷,無奈。

    小舞眸光顫抖,吸了吸鼻子,此時情緒再激動,腦子也是清醒的,聯想到了之前白薇說的那一切,一個孽字,道清了一切,她啞啞的開口︰“當年和您相愛的北都將領,就是……白薇的……丈夫吧?”

    朱薔紅了眼眶,眼淚唰唰的落下︰“我沒有想到他已經去世了那麼多年,30多年了!我竟最後一面都沒有見到他,他就那麼走了,到底是孽緣,是孽緣啊!”

    沙啞的低吼著,痛苦讓眼淚奪眶而出。

    長輩曾經的感情她無法做什麼評論,孰對孰錯,都是過往,只是眼下該怎麼辦?瞧瞧朱薔阿姨此時的摸樣,一定在這兒受了不少的委屈和痛苦。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