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970章濃第情愛意

第970章濃第情愛意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970章︰濃情愛意

    他停止了請問,在後面摟著她嬌小的身子,腦袋輕輕的挨在了她的肩膀上,看著她傷心的側臉︰“為什麼要說對不起?讓你一個人痛苦,該說對不起的人……是我啊……寶貝,那個時候,我不該讓你們單獨上船,那個時候……我就不該丟下你,如果我能夠早點找到你多好?這些日子以來……辛苦你了……”

    不用多想,他都知道,這些日子以來,她一定是受了很多的苦楚和委屈,她一定想盡辦法去救他的母親了,然而沒有能夠成功,她一定自己痛了許久許久吧……

    小舞喘氣變得更重了一些,搖了搖頭︰“我不辛苦,我一點都不辛苦。”

    龍夜天松開了小舞,用手輕輕的讓她的身子轉了過來,兩個人面對面站著,看著她神色中的起伏,這才明白過來,這兩天她為何總是頻頻走神,總是恍惚不安。

    心疼的鎖緊眉頭……

    甦小舞緩緩抬起了頭,蒙著水霧的眼楮看向了龍夜天,沒有了秘密,眼眸變得那麼的真實,她踮起了腳尖,情不自禁的吻到了他的唇瓣上……

    眼淚帶著澀澀的咸味,就像是心中爆發的情緒一樣,可再澀咸的淚水,也抵不過這個吻的甜蜜……

    親吻久久……

    浴室中,水灑落在兩人的身上,古銅色的健碩體魄旁,她的白皙的身子顯得異常的嬌小可人……

    水花落在皮膚上,嫵媚而又充滿了誘惑力,她的身上抹滿了泡泡,白色的泡沫隱隱遮住一些部位,更加的讓人遐想萬千……

    男人高大的身子擋在了她的身前,雙手摟住了她縴細的腰身,她的細的,好像用手掌就能夠完全握住一樣。

    雙手將她腰身抬起,抵在了牆壁上的同時,異物闖了進來。

    “嗯……”濕漉漉的長發散在肩旁,她輕輕的仰頭,呼出熱氣……

    每一次的撞擊,讓她緊貼牆壁的身子上下浮動……

    “唔……”吐息中,貝齒咬住了下唇,她的雙腳緊緊的攀附著他的腰身,雙手也用力的抓著他的肩膀,當每一次浮動劇烈時……指甲總是會不經意的在他肩膀上留下絲絲的紅色印記……

    熱水下霧氣環繞,那浴室的畫面在霧氣下變的朦朧……

    溫暖的大床,小舞腦袋枕在一個手臂上,睡的十分的安穩,他溫暖的環抱,讓她感受到這些日子以來從未有過了的踏實。

    身邊的男人稍稍動了動,溫暖的懷抱慢慢的從身邊離去,小舞也從夢中驚醒,眼皮微微顫抖著,撐開眼楮朝床旁看了過去。

    帶著倦意悶悶的哼了一聲。

    床畔,龍夜天正穿著襯衣,一邊系著扣子一邊看向他︰“吵醒你了?”

    小舞揉了揉眼楮,撐著身子坐了起來︰“沒有,幾點了?”她打著哈欠看了一眼掛在牆上的壁鐘,不看還好,一看嚇了一跳,都10點了,再耗一兩個小時就中午了。

    回來兩天了,該探望的人也探望了,她也得趕緊回去武器部,上次走的匆忙,還不知道這些日子皇甫烈有沒有攪合她的部門呢。

    見小舞匆匆從床上跳下來,龍夜天單手系著袖口的扣子︰“這麼早起來做什麼?你可以繼續睡,武器部的事情,我會讓人替你看著。”

    這個男人,簡直就是她肚子里的蛔蟲,她只是想了一下武器部的事情,就被說了個徹底︰“我還是去親自看看更放心,現在大局已定,只要皇甫烈爬不起來,就是我們贏了。”

    “呵……”龍夜天淡淡的笑了一聲。

    小舞也擰了擰眉頭,她差點都忘了,這個男人一開始要奪得天下,除了野心之外,是為了母親,可現在……朱薔阿姨已然逝去了︰“如果你無心爭奪……”話未說完。

    “怎麼會呢?南都的天下就在這里,不好好俯視一下怎麼好呢?”他卻勾起了冷邪的笑意,那麼的霸道。

    依舊是充滿了野心。

    也在無形之中給了小舞一種力量,似乎只要有他在,什麼都能夠去做,無論上天入地,只要他還陪伴在她的身邊。

    紅唇勾起了笑意,至于朱薔阿姨具體的事情,龍夜天並沒有多問,小舞知道,他雖然冷情,卻不是無情,他心中的悲痛,不展露出來,不過是為了不讓她悲痛罷了。

    而沒有問細節,也是尊重她……

    小舞好幾次開口想說北都發生的一切事情,卻每每想到嵐風時,就覺心中沉重不堪,那個溫柔的師父,就像是心中的一根倒刺一樣,想到就扎的人疼……

    師父放她回來,為了讓她折磨他,或許現在的效果,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殘酷,可,多少也是有了一些成效。

    畢竟,逝去的人,是再也挽回不了的雲,飄散了,就散在了空中,只得空想回憶,留下哀傷,伸手再也無法觸及……

    他們母子還沒有正式的打過照顧,他還未叫朱薔一聲母親,這般苦心籌謀,最後全都淪為一場空談。

    龍夜天心中的悲痛,又會有多深?只是從他那冰冷無情的外貌下,總是欲蓋彌彰的藏住了所有的情緒。

    ‘叮咚,咚……’這時,樓下突然傳來了什麼叮叮咚咚的聲音。

    “誰啊?”小舞回神過來,龍夜天家已經差遣走了所有的女佣,也只有在小軒軒回來後,會有一兩個專門照顧孩子的女佣跟著,平常這屋子可不會有別人的,那剛剛的聲音……

    龍夜天已然穿好了襯衣,帶著幾分疑惑,大步的朝外走去。

    甦小舞也沒有墨跡,從一旁的架子上拿下一件絨毛浴袍,披上的那一刻小手迅速的系上腰帶,腳下蹬著拖鞋匆匆的追了下去。

    她還好奇著,是哪個吃了雄心豹子膽的人,敢闖進爵爺的家中來,可當視線真的瞧到了沙發上坐著的男人時……

    她驚喜的睜大了眼楮,這可不是吃了雄心豹子膽,這人是天生的豹子,天生的雄心,沒等走在前面的龍夜天開口。

    小舞已經蹭蹭蹭的躥下樓梯,一個飛撲入對方的懷中……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