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510章一個派對內有兌換碼

第510章一個派對內有兌換碼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510章︰一個派對(內有兌換碼)

    “啊……!啊!”

    外面尖叫聲不斷。

    冰箱面前,小舞咕嚕完一旁酸奶,又斯條慢理的找出了一個三明治,撕開包裝,一邊咬著三明治,一邊走了出去。

    剛剛干淨整潔的客廳,此時已經亂做了一團,櫃子倒著,桌子也倒著,各種杯子壺,砸碎了一地。

    斑斑駁駁的鮮血,將米色的毛絨地毯弄得很髒。

    沒有見到爆炸頭,也沒有見到冷炎,小舞四處看了看。

    ‘ 噠’房間的門打開。

    冷炎衣服整潔的走了進來,不過手背上,沾著一些的鮮血。

    小舞剛坐到沙發上,嘴里包著三明治,口齒不清的問道︰“人呢?”

    “垃圾桶里,一會兒再找人來回收。”冷炎說著,從一旁的櫃子里抽出一張紙巾,斯條慢理的擦起了手背上沾染的鮮血。

    此時,門外的兩個超大垃圾桶里、

    垃圾桶蓋,蓋著,誰也不知道,這里面正躺著三個昏死過去的人。

    屋內,冷炎伸了一個懶腰︰“哪里招惹來的人。”

    “馬路邊。”甦小舞把最後的一口三明治吞進了肚子,又開始四處找起了水喝,就跟停不下來了似的。

    冷炎撫了撫額頭︰“萬一我不在家怎麼辦?”那里面有個壯漢,力氣倒是挺大的,如果他不在家的話……想想就替她擔憂啊。

    “你床底下不是有一把ak47麼?”她回答的也干脆。

    冷炎走到了沙發旁去坐下,沒有什麼話好說了,畢竟小舞的槍法還是很不錯的︰“今天不是龍夜天的繼任大典嗎?你怎麼一個人出來了,他呢?”看看甦小舞這身行頭,顯然就是剛剛從宴會出來的樣子。

    “我中午就走了。”甦小舞悶悶的說著,喝了一口水,放下水杯,臉色變得沉重了起來……

    “怎麼了?你看起來,有些魂不守舍?”

    “我今天和……”小舞想要說和皇甫烈的事情,但是話到嘴邊又吞了回去,皇甫烈說哥哥死了,說龍夜天判了哥哥的死刑。。

    她不可能只憑一面之詞就相信,何況皇甫烈的話,怎麼值得她相信呢?她應該先去問問龍夜天才對!

    對!

    她得去問龍夜天,只要把事情搞清楚,她就不會迷茫了,也不會再多想了。

    一想到這兒。

    甦小舞就跟打了雞血一樣站了起來,一臉堅定的摸樣。

    嚇得冷炎愣了好一會兒︰“你突然這幅表情干什麼?你剛的話還沒有說完呢?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今天的小舞,怎麼看都覺得有些不對勁,平常的她有這麼神經兮兮的麼?

    “車鑰匙給我,我要出去一下。”

    “剛來你就要走?你要去哪里?”搞得冷炎一臉漠然。

    “我去找龍夜天問點事情,等我問完了再來告訴你。”甦小舞著急的說著,急的直跺腳起來。

    冷炎從抽屜里拿出了車鑰匙,丟給了小舞。

    小舞拿著鑰匙,就匆匆的跑了出門,

    “小舞,等等,你換了身衣服再走啊!”冷炎像是突然想起來了什麼,趕緊站了起身追了出去。

    不過甦小舞已經急急忙忙的跑了。

    到底是什麼事情,讓她這麼著急,剛剛沒有說完的話又是什麼?最近兩天她好像都有些怪怪的?就算是打電話也魂不守舍的?是因為軒軒的事情,還沒有走出低迷嗎?

    可看起來不像啊,不是說軒軒已經被送到了最好的醫療所了麼?那不該是這樣一幅低迷的樣子啊。

    甦小舞把手拎包丟到副駕駛車座上,已然開著車子,瀟瀟灑灑的沖出去了,繼任大典從中午就開始了的,所以下午就該早早的結束了。

    龍夜天這個時候在家吧?

    ‘茲……’

    一個急剎車,甦小舞停在了龍夜天的私宅門口,踏著高跟鞋都腳步飛快,沖了進去,隨手抓了一個女佣。

    “甦小姐。”嚇得女佣一哆嗦。

    “你們爺呢?在家嗎?”

    “爺,傍晚的時候,剛出門去了。”

    女佣說完,小舞趕緊從小擰包掏出了電話,又打了一個電話給龍夜天,關機,還是關機,剛剛出門的時候,她就打過了,他的電話一直都在關機中︰“他去哪兒了?”

    “去臣少家了,听說是臣少要給爺慶祝。”女佣木訥的說著,看著甦小舞這一臉著急的樣子,也有些慌神︰“小姐,不如去臣少家找爺?”

    甦小舞松開了女佣的衣服,臣少?

    這個名字經常听女佣提起,是龍夜天的朋友吧,呵,想不到這個冰冷的家伙,竟然也會有朋友。

    五年前,她和龍夜天結婚的那三年里,可是從沒有見過龍夜天的任何朋友,可能有,但是至少沒有來這個家里找過他。

    反正她是不知道。

    倒是這五年後回來,頻頻听人說起臣少的名字。

    “你們知道那個臣少的家在哪兒?”她都不知道臣少是誰,自然不可能知道對方的家在哪里。

    而且,感覺今天要是不見到龍夜天的話,不把事情問個清楚明白的話,這一個晚上她就會被自己的內心給摧殘死。

    “我不知道,不過爺車上的導航有臣少家的地址,要不,我送您過去?”女佣疑惑的問道,早就把甦小舞當夫人看待的佣人們,自然是,爺的任何東西,都是甦小姐的。

    家里車庫的車子,除了爺自己的不許人踫的幾輛私人車外,其它的車子都能夠動。

    小舞想了想,點了點頭︰“好,那現在就趕緊。”

    “哦,哦,好。”女佣立刻點了點頭,去女佣長那兒說明了情況,要來了鑰匙,立刻當起了司機。

    開著車子畢恭畢敬的送小舞去臣少的家。

    坐在車窗旁,小舞望著外面的霓虹燈閃爍,托著腮,車子越是快速行駛,其實她的心里,是有些緊張的。

    畢竟皇甫烈的話,就像是夢魘一樣在她的腦海里,不斷的徘徊著。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小舞不斷的告訴自己,要冷靜一些,冷靜一些。

    很快。

    車子停在了一個宅院的外,女佣立刻走下來,給小舞拉開車門︰“甦小姐,已經到了,這兒就是臣少的家。”

    小舞走下了車子,望了望周圍,黑漆漆的一片,除了一些路燈外,也看不清楚周圍的環境︰“你確定沒錯是吧?”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