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512章她是爵爺的……加更

第512章她是爵爺的……加更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512章︰她是爵爺的……(加更)

    她今天沒有心情和人瞎墨跡,只想趕緊解決。

    這時。

    剛剛的開門的黃裙女人,從一旁拿來了一瓶威士忌,另一只手拿著一個杯子緩緩朝小舞走來︰“要我們告訴你,爵爺在哪里,也不是不可以,你先喝,喝得爽快的話,我們告訴你。”女人一邊說著,一邊把威士忌往杯子里緩緩倒去,準備倒滿一整杯遞給小舞。

    不等那個人倒滿杯子。

    小舞直接走了過去︰“羅羅嗦嗦!”一把奪過了酒瓶,小舞對著酒瓶子,直接吹!

    她沒有那個閑情墨跡,更加沒有那個閑情扯別的,不就是喝酒嗎?喝!

    ‘咕嚕……’

    ‘咕嚕……’

    好爽的樣子,不禁的一圈的女人都有些驚訝了。

    那可是威士忌啊,一口氣喝一杯,都會讓人有些暈暈的,何況是直接對瓶子吹,這件事就是要要命吧?

    “真夠拼的,竟然為了見爵爺,連命都不要了。”

    “哇靠,這喝完啊?”

    這可不是啤的,對著瓶子一口氣吹,誰都想得到,絕逼會醉,一定會醉死的!

    ‘咕嚕!’

    整整一瓶,甦小舞一口氣喝了下去,手里的空瓶子往那個黃裙女人的懷里遞了回去︰“該喝的,也都喝了,這回可以說了吧?”

    嗆口的酒,剛剛喝下去的時候,只覺得喉嚨辣辣的,可是喝完了沒有一會兒,就能夠感覺腦袋有些沉。

    不過還能夠勉強的保持清醒,她還得問龍夜天事情,可不能夠醉。

    黃裙女人有些傻了,沒有想到這個女人會這麼的干脆,一口吹的,勇氣值得人佩服︰“好吧,告訴你就告訴你,爵爺和臣少在……唔……”

    黃裙女人還沒有說完。

    旁邊的卷發女人一下捂住了黃裙女人的嘴巴,小聲道︰“別告訴她。”

    黃裙女人睜大了眼楮,有些措手不及的瞥了一眼捂住自己嘴巴的卷發女人,支支吾吾的掙扎了幾下,對方才放開她的嘴巴。

    圍在小舞周圍至少也得有個十幾個人,有的女人看到人家酒都喝了,自然酒不出聲了︰“你們看著辦吧,反正我無所謂。”

    一部分的女人陸陸續續的回到沙發那兒,該坐下的坐下,該喝酒的喝酒,不過也不斷的用余光去看那兒的情況怎麼樣了。

    然而剛剛阻擋黃裙女人說話的卷發女人還有個別的幾個人依舊擋在小舞的面前︰“小姐,要是誰和點酒就能夠不知天高地厚了,那這天豈不是都要被翻過來了麼?”

    “你想怎麼樣?”小舞也直接的很。

    “我不想怎麼樣啊,雖然不是臣少請來的人,既然酒喝了,就當你是來玩的,大家坐下來來還可以,你就別往上打主意了。”卷發女人唇角挑著笑容說道,她們這些人,被臣少叫過來玩,並且都也只能是玩玩而已,有時候想單獨說上兩句話都不行,現在一個女人鑽出來就說要去見爵爺,呵……哪里可能有這麼好的事哦。

    小舞眯了眯眼楮,看清楚了這個卷發女人的意圖,十分的明顯,就是不想讓她去見龍夜天,以為她要搶佔先機什麼的。

    果然……

    好好說是沒用的。

    甦小舞深深吸了一口氣,腦袋已經越來越暈了,她再不見到龍夜天恐怕自己真的暈過去了︰“龍夜天!”

    “還叫!你這個女人怎麼這麼的不知好歹?快,捂住她的嘴巴。”卷發女人說著,已經首當其沖的去了小舞的面前。

    起手去捂小舞的嘴。

    另外也有幫她的,直接揪住了小舞的胳膊。

    甦小舞皺起了眉頭,腦袋用力的一甩,甩開了那女人的手,又推開另一個女人,該死!她真不想這麼鬧!

    可卻無可奈何︰“龍夜天,叫你啊,你在的話听到的話,就趕緊出來!”

    “按住她,按住她!”卷發女人帶領著身邊的人喊著。

    轉眼之間,變成了一副幾個女人撕斗的畫面,個別的女人揪著小舞不放,而甦小舞並沒有還手,也不願意大打出手,只是閃躲著那些人,打算自己去找龍夜天。

    瞬間。

    派對亂成了一團。

    就連那些不打算插手的人,也根本無暇喝酒聊天,女人麼,最喜歡八卦撕逼了,這兒這麼熱鬧,當然是看的眼楮都發亮了。

    客廳里,瞬間一片吵鬧,、這吵鬧,還和之前的熱鬧不一樣,顯然就是听得出來是在打起來的節奏。

    “我說,貝比們,讓你們玩的開心點,你們未免也玩的太開心了吧?嗯?怎麼還打起來了呢?”突然一個男人站在了二樓的扶梯上,他單手托著腮,望著下面一片熱鬧的畫面。

    小舞抬頭望了去,或許是距離有些遠,或許是喝多了酒,酒勁有些上來了,她抬頭時,腦袋有些暈乎乎到了,看不清楚那個在樓上的人臉蛋,只看得到他有一頭炸眼的紅發。

    那紅發和慕容未央那酒紅色顏色還不同,這個是,火紅火紅的。

    “臣少……”

    “臣少……”各種女人嬌媚的聲音傳來,女人們千姿百態的對著二樓的男人招了招手。

    花沐臣托著腮︰“貝比,怎麼弄的這麼亂呢?”

    “臣少,這兒有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一進來就吵著腰間爵爺,我們正收拾著她呢!”卷發女人義正言辭的說著,她離甦小舞站的最近,幾步垮了過去,揪起了小舞的胳膊,深怕臣少不知道是誰不知道天高地厚。

    花沐臣眯了眯眼楮,距離有些遠,看的也並不清楚,不過……似乎不認識?“這貝比是誰啊?沒見過呢。”

    “臣少。這個女人好不要臉的,吵吵嚷嚷的叫爵爺的名字!”卷發女人憤憤不平的職責著。

    小舞用力的甩開了卷發女人的手臂。

    “啊……”卷發女人故作要被甩的險些摔倒的樣子,退後了幾步才站穩腳跟︰“臣少,您看這個女人麼……”

    花沐臣支撐著腦袋,他最討厭處理女人之間的紛爭了︰“算了算了,你們自己解決吧,吵得我腦袋疼。”

    卷發女人見狀,立刻閃到小舞的面前,用力的推了一把甦小舞︰“听到了嗎?臣少都叫你不要再吵了,你要是還要臉的話,就閉嘴。”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