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977章過去的理想

第977章過去的理想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977章︰過去的理想

    然而,他對父親一次次暴露出的野心,卻成為了他的絆腳石,一次次的慫動父親去爭天下,最後卻落得了……

    皇甫烈想到那件事,皺起了眉頭。

    曾經不好的回憶拉開……

    *

    那年,皇甫烈才17歲,早早的就已經在軍區里憑借自己的實力,成為了一個團的團長,是出了名的年少有為,他的雄心壯志,從來沒有過絲毫的遮掩。

    然而,皇甫烈從沒有想過,父親會是扼殺他理想的那把刀子,那一次,皇甫烈被父親用手銬銬起來,關在房間里,禁閉了一個月。

    “父親!為什麼?我已經一個月沒有去過軍區了,你為什麼要這麼關著我?”

    “烈,你的野心總有一天會害了你,我已經撤了你的軍餃,好不容易過了戰亂時期,現在是和平年代,像你這樣好戰份子,不適合呆在軍區里。”

    “為什麼?我不是好戰,我只是想做一件偉大的事情而已,統治四大軍區難道不好嗎?父親,你怎麼這麼懦弱?!既然站在高處,為什麼讓自己走的更高,更遠!”

    “夠了!你什麼都不用再多說了!”國王雖然也是上過戰場的人,但是卻是一個典型安于現狀的性子,對子女嚴苛,為人嚴肅。

    禁錮兩月,皇甫烈磨平了菱角︰“好,我知道,父親,我會打消統治四大軍區的念頭……你放我回去軍區吧……”

    “希望你真的有覺悟,多學學你弟弟,他的才華不亞于你,但是卻沒有爭斗之心,以後……他接管了玄武軍區,你這個當哥哥的好好輔佐他就好……”國王一句話。

    將皇甫烈打入了谷底,他並非真的磨平了身上的菱角,只是想暫時的妥協,卻沒有想到,父親竟然想把玄武軍區的位置給皇甫御……

    “好,我知道了。”皇甫烈沒有任何的忤逆,只是點頭答應,然後繼續呆在軍區里學習。他不斷的告訴自己,理由這種東西,只要你想要,就能夠抓到。

    父親既然不願意把玄武軍區交給他的話,那麼他只能夠靠自己去爭搶,隱忍多年,他為自己籌謀大業。

    按照家族的規矩,長子是第一繼承人,所以,在皇甫烈認為時機已到的時候,他親手毒害了南都的國王,也就是自己的親生父親。

    一直以來,對于這件事,皇甫烈沒有任何愧疚。

    男人,做大事者,不拘小節!

    他始終認為,是父親愚不可及罷了,四大軍區分裂本就不是什麼好事,軍區之間,各大將軍相爭,長久以往也只會拖累軍區,男兒胸懷大志,更該胸懷天下,擋路的人,無論是親人還是朋友,都不能夠心慈手軟!

    國王突然暴病,皇甫烈瞞天過海,在玄武軍區戰功赫赫的他,又是大殿下,是長子。所以順利登上寶座。

    為了不讓人起疑,皇甫烈尋遍了世界名醫為父親治病,但是,皇甫烈很清楚,這病,治不好的!

    父親身體常年累積病痛,年齡老邁,而且,下的毒,是潛伏性的毒藥,多年來,早已經和國王的身體融為一體了……

    加上精神刺激等等因素。

    所以,這是一個永遠也治不好的怪病!

    皇甫烈很清楚,當他籌謀做這件事的時候,就知道,等待父親的是死亡。

    可男人啊,為了自己想要得到的一切,能夠利用的都應該利用到底,哪個稱霸天下的人,是心慈手軟的善類?

    *

    回憶結束,皇甫烈已然離開了療養院中,當年的這個秘密,除了他的幾個心腹替他辦事知道外,沒有人知道。

    凡是有一點信不過的人,該滅口的人,早就滅口了。可為什麼甦小舞還會知道呢?難道是有人向甦小舞泄密了這件事?

    是誰呢?現在知道這件事的人,還有兩個心腹,一個是玫瑰,另一個也是玄武軍區的副將,這兩人,都是他手中的死將,隨時都可以為他去死的人,根本就不可能背叛他!

    那……

    皇甫烈實在想不通,甦小舞這死里逃生一次回來,怎麼就知道了這件事情,可怎麼聯想不到會是自己屬下背叛他……

    “殿下……”突然遠處傳來了聲音。

    皇甫烈扭頭看了過去,只見未央正站在一旁,思慮瞬間從眼中打消︰“你怎麼來這兒了?”

    “我听說,殿下回來就去了療養院的地方,就來看看。”未央平淡的說著,微風吹起她紅色的短發,冷請的臉龐,精致的五官,沒有別的表情。

    “這麼冷的天氣,你怎麼穿這麼少就出來了?”皇甫烈朝未央走了過去,一邊脫下了自己的外套,蓋在了妻子的身上……

    *

    下午,小舞早早的就從軍區離開,回家張羅起了自己的燒開大聚會,平常的話會早早的腳紅蓮來幫忙,可這一次,她卻沒有打算這麼早通知紅蓮,而是和飛兒一起張羅。

    要知道,紅蓮現在可是懷著孕的人呢,累不得!累不得!小舞也不忍心累著她這寶貝妹妹呀。

    在小舞家的院子里,人也來的差不多了,燒烤的煙霧也隨著風飄得到處都是味道……

    “紅蓮,你去那邊坐著去,你現在可是國寶,別亂動彈了。這兒我來就好了。”小舞一只手拿著刷子,一邊趕走要過來幫忙的紅蓮。

    飛兒端著串好的蔬菜過來︰“我來幫你。”

    “好啊。”小舞點了點頭。

    紅蓮沒有辦法,她不干活也閑不下來,可是他們也不給她做事情,只好在一旁的椅子那兒坐了下來︰“姐,你沒有叫未央公主來嗎?”

    “嗯,今天的場合,不適合她來。”小舞淡淡的說著,眼底帶著一些無奈,如果他們不是夫妻的話,或許就沒有這種無奈了吧。

    “策,這麼晚才來?”甦瑾風遠遠的就看到了外面剛從車上下來的蕭策。

    “呦……蕭大神來了。”小舞咧起了笑容,撇眸望了過去。

    “他就是瑾風常說的,那個好朋友蕭策嗎?”飛兒好奇的打量了起來,那個走來的男人,一身慵懶的氣質,和甦瑾風口中的形容感覺差了許多。

    “嗯,別看他氣質這個樣子,其實他這個人啊,性格極其腹黑!”小舞用經驗之談的說著。

    “嗯?那他身邊跟著的卷發女人,是他的女朋友嗎?”火飛兒好奇的望著跟在蕭策身後的女人。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